(作者:富權)


 

新一波人事案或將影響民進黨政治生態

  蔡政府上台後,狀況百出,凸槌連連。但她生來「命好」,「萬千寵愛在一身」,比連在路上一隻螞蟻被汽車碾死了也被罵得狗血淋頭的馬英九要幸運得多了;也由於此前發生狀況的多是屬於行政事務,因而所有指責都被林全替他抵擋著,不像國民黨執政時期那樣,各種事務的批評烈火都「一步到位」地就燒到了馬英九的身上。但現在連她盯得很緊的人事領域也頻頻告急,使她的「好日子」就要過去了。在焦頭爛額下,她昨日下達了多項人事命令,先後任命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顧立雄為「行政院追查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總統府」副秘書長曾厚仁改任「國安會」副秘書長;原「國安會」諮詢委員姚人多接任「總統府」副秘書長,馬英九政府時期的前「經濟部長」鄧振中為「行政院」政務委員。與此同時,接受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的請辭,但據說是蔡英文為「滅火」而主動要求他辭職以作切割。另外,民進黨前秘書長王拓也在昨日逝世。
  江春男的辭職,被形容為推倒民進黨人事佈局的第一張骨牌,迫使蔡英文又要對相關涉外人事進行重新佈局。酒駕雖然不是什麼大罪,但江春男既然是社會公眾人物,就應高標準看待自己,更應以「司馬文武」的凌厲筆鋒進行自我批評,因而他的辭職被其唐侄兒、國民黨「立委」江啟臣形容為「司馬文武戰勝了江春男」。他回复平民身份後,是否會恢復撰寫其在台灣《萍果日報》的專欄文章,尚未得知。
  姚人多與曾厚仁的人事互調,據說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主要考量在於「國安會」人事,「外交」領域的含量過於單薄,僅得秘書長吳釗燮一人在處理,負擔過重,因而將職業外交官出身的曾厚仁轉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可以分擔他的部分工作。其實,蔡英文心目中的「國安會」秘書長是邱義仁,而吳釗燮的最佳位置則是「總統府」秘書長。但因邱義仁在「巴新案」中對黃志芳的表現極度反感,大有「不共戴天」之況,而「國安會」與「新南向辦公室」都在「總統府」大樓內辦公,因而就「有黃無邱」地婉拒接任「國安會」秘書長,而原定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吳釗燮,由於「國安會」缺乏「外交」專才,只好「屈就」「國安會」秘書長。蔡英文無奈之下,只好邀請在李登輝時期的後期,她任「國安會」諮詢委員時的老長官、時任「國安會」副秘書長的林碧炤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由於林碧炤也是一名「老藍男」,因而不啻是在「總統府」埋下一枚「藍色釘子」,總有一日會「出包」。
  擁有英國博士學位的姚人多,因為文筆極佳,點子又多,因而被蔡英文延攬為其重要的「文膽」。蔡英文在重要場合的演講稿,包括勝選當晚及「五二零」就職典禮的講稿,都有姚人多的參與。蔡英文曾說,姚人多是使她動念參選民進黨主席的關鍵人物。現在讓他就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就使她有更多機會在蔡英文身旁輔助,並含有強化蔡英文在「總統府」內政治團隊的用意。而鄧振中是重要經貿人才,曾任駐美國代表處副代表、駐世界貿易組織副代表、「陸委會」副主委、「經濟部長」、福建省政府主席等職,對兩岸事務和國際經貿談判都很熟悉。本來,他曾被規畫為派駐印尼的代表,為「新南向政策」擔任「橋頭堡」操盤角色。後來不知如何未有按此計劃安排,而現在讓他出任「政務委員」似乎是專注經濟及國際商貿方面的工作。
  「立法院」於七月二十五日臨時會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之後,有一些人抱著「復仇」心理,意圖染指該位子,因而對媒體放風。而作為外省人後代的顧立雄,雖然在「立法院」審議「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草案時花了極大力氣,將十一個法案整合為單一法案,但也完全想不到是他自己出任該位。即使是在昨日中午接獲前往「總統府」的指示時,他還以為「只是隨意聊聊」,不料蔡英文和林全當面就希望他能接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主委一職,讓他頓時「不知道該如何say no」。而從質詢的「立委角色,轉換成備詢的主委角色,顧立雄說他已經做好「戴著鋼盔」的心理準備,尤其是面對國民黨。
  看來,顧立雄已經做好了被人「猛K」的心理準備。實際上,這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有許多悖理之處,處處漏洞。他當辯護律師時,是「無罪推定論」亦即「疑罪從無從輕論」的信奉者,實際上他在為陳水扁的貪腐案作辯護時,就是以此理論作辯護。但「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卻是實行「有罪推定論」,並與民進黨所尊崇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揭櫫的「不得自證無罪」精神相違背。而且,還「溯及既往」,一直追溯到一九四五年。真要執行起來,不要說是追查不易,而且也與許多法律原則衝突,尤其是《民法》系列法律上的「免訴期」產生矛盾,讓他難以下手。
  但卻偏是,這個「溯及既往」的追查,將相對清晰可查的二十多年前李登輝「用奶水餵大民進黨」,運用黨產透過「黑金」途徑暗中資助某些民進黨人的事實,可能會被揭露曝光。這對那些老一輩民進黨人尤其是「台獨」人士而言,可能會造成較大的傷害,並將嚴重損挫蔡政府執政的正當性。屆時倘若果然出現這種情況,就將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不信?等著瞧。
  顧立雄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並被安排在安全名單內,因而不費吹灰之力當選。他遺下的空缺,將由郭正亮遞補。本來,郭正亮是排序第二十一位,而民進黨獲分配十八席,因而遞補不易。但在此前,因為鄭麗君、李慶元先後「入閣」,而由李麗芬和施義芬遞補,今次就輪到郭正亮了。
  其實,郭正亮已經出任過兩屆「立委」。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的「立委」選舉中,在台北市南區當選。其競選總部在大同區,筆者曾經此探訪過他,並因而成為好友。本來,由於他在撰寫了《民進黨轉型之痛》一書,推動了民進黨的轉型,及協助當時的黨主席許信良主「中國政策大辯論」後,並以「大膽西進」一戰成名,為陳水扁當選「總統營造了有利氛圍後,以當時陳水扁「四不一沒有」及希望能在兩岸關係領域中佔有重要位置的心態,正好為其所用,因而就有他被委任為「陸委會」副主委之說。但由於「見光死」,陳水扁另行委任了台灣大學三民主義研究所(現改名為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陳明通為副主委。
  郭正亮的意識形態與許信良近似,長期投入對兩岸關係的研究,並曾頻密到大陸地區出席研討會等活動,因而被民進黨的「親中派」與「反台獨派」。實際上,他不但擔任《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經常撰寫發表一些「反獨」理念的文章,在民進黨中可說是一小股清流;而且還曾在兩年前,與吳子嘉、童振源等人一起,籌劃過「凍獨提案」,交由民進黨黨代表向「全代會」提案。
  郭正亮加入民進黨「立法院」黨團運作後,可能會對那些荒腔走板的民進黨「立委」,起到一點兒緩和平衡的作用。但畢竟他是文人,而且是「不分區立委」,說起話來的底氣不如那些選任「立委」那麼有「民意基礎」,而且也是「草莽英雄」,可能將是「杯水車薪」,那就只能是「盡人事」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10 03:37: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