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已經棄選為何又說義不容辭?

  本來已經在國民黨中央「總統」初選申請提名登記截止日的前兩天,以「道歉聲明」方式宣佈棄選的王金平,昨日又在被媒體詢問如果被國民黨徵召參選「總統」的態度時表示,「義不容辭」。他說,身為台灣人當然要關心台灣未來的生存與發展;身為國民黨員對黨的決策當然義不容辭。媒體再追問是否被徵召就願承擔此責任?他停頓了下說,就是義不容辭。不過,媒體在詢問這個問題之前,是先行詢問有關於有部分國民黨員有意要求黨修改黨章讓王金平繼續擔任「不分區立委」以留在「立法院」的問題,王金平表示「不清楚」,媒體再詢問上述的「假設性問題」的。但惟其如此,就可以推測,王金平對國民黨中央願意為他再次修訂黨內規章,讓他再次參選「不分區立委」,已經完全絕望,但又不願返回高雄市家鄉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倘要繼續留在政治舞台上,就惟有力求「再上層樓」,爭取參選「總統」了。
  然而,王金平此前信心滿滿地準備參加黨內「準備」初選,並已打算挑定「黃道吉日」到黨中央領表,但卻在最後關頭,突然發表「道歉聲明」宣布棄選,是因為馬英九擔心如果王金平當選,對他的清算會比蔡英文更加徹底,所以透過管道向王金平陣營表達,最多只能當副手;倘王金平執意要選,將會拋出許多他的「黑材料」,因而最後導致王金平棄選,並在「道歉聲明」中不斷申明維護黨的團結。
  既然如此,為何現在又會變卦,公開表達自己希望能獲得黨中央徵召參選「總統」的意願呢?須知道,「徵召」者,是「總統」參選人,而非當初有人向他放風的「副總統」位子,因為按照慣例和國民黨中央的「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初選的標的是「總統」參選人,待初選(含徵召)完成並確定「總統」參選人後,再由其挑選「副總統」搭檔人選,因而「副總統」人選並不屬於「徵召」的範疇。因此,王金平昨日「義不容辭」的表態,是針對「總統」參選人,而非「副總統」搭檔人選。否則,就不會在獲知他「最多只能當副手」的信息後,決定棄選了。
  因此,王金平現在的「捲土重來」,可能是以下的原因:一、是在獲悉馬英九不排除將會後退一步,願意接受「吳王配」的內幕消息後,公開表態以促使馬英九正式作出決定。實際上,近日台灣政壇上就盛傳,馬英九雖然反對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但他卻對吳敦義在被徵召出選「總統」後,邀請王金平擔任其副手卻是支持。馬英九的考慮是,在確定由吳敦義出選「總統」後,在副手挑選上,王金平的加分遠大於朱立倫,因為王金平在中南部的人脈關係遠豐富於朱立倫,而這正是破解蔡英文「南部票倉」的關鍵所在。再加上吳敦義的絕佳選戰能力,尤其是擅打負面文宣戰,一定不會讓蔡英文輕鬆過關,因而「吳王配」可以一搏,而且有助於炒熱選戰,拉抬藍營「立委」選情。而且以私人關係來說,吳王情誼也優於吳朱關係,因此吳敦義的幕僚也一直鎖定「吳王配」是「夢幻組合」。
  馬英九最後能夠接受王金平擔任吳敦義的副手,顯然是被他「團結」的一番話所攝動。實際上,盡管他極為不滿及防範王金平,但倘一意孤行,將王金平一擼到底,可能將會得罪一大票黨內「挺王」人士,從而促使國民黨發生重大分裂,不但喪失政權,遭到早己磨刀霍霍的民進黨「算總帳」,為陳水扁「報仇」,而且也成為破壞國民黨團結的「罪魁禍首」,因而不能將王金平「趕盡殺絕」。何況,過去兩次最為激烈的「馬王鬥」,包括二零零五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及前年的「九月政爭」,都是國民黨的「內鬥」,不會影響國民黨的執政地位;而今次的「阻王」,則已超越了「內鬥」的範疇,極有可能會在國民黨已經風雨飄搖之下。更「雪上加霜」,丟失執政權,並令馬英九本人遭受司法報復,那才是馬英九所害怕的。
  至於「王金平對馬英九的清算更甚於蔡英文」之說,或許連馬英九自己也不會相信。因為以王金平不與人結怨的態度,不至於此。不過,倘馬英九真的「讓步」,可能會與王金平私訂「君子協定」,保證不迫害馬英九,相反還要保護馬英九,即將是「司法關說」,也不避嫌了。何況,「副總統」只是「備位元首」,沒有實權,也不用擔心王金平是有否會推翻馬英九的政策,甚至是迫害馬英九。
    王金平在獲知「高層」有「吳王配」的意圖及意願後,倒是樂於接受,但擔心一旦國民黨中央按照初選制度走到底,就將是由洪秀柱獲得「總統」參選人提名,而她則不一定會邀請自己當其副手,因為畢竟現在自己是「立法院長」,而她是「副院長」,哪有反超越的道理?
  因此,必須搶在國民黨中央進行「總統」初選民調之前,以自己明確表態的方式,促使馬英九固定「吳王配」的決心,以免洪秀柱弄假成真,斷了自己後路。可以相信,王金平昨日「義不容辭」這番話,表面看是爭取獲得徵召「總統」參選人資格,其實要的是「副總統」搭檔人選,因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馬英九並不放心也決不會讓他作「總統」參選人。他只不過是要以「徵召」為藉口,提醒馬英九。並催促其搶在洪秀柱獲得正式提名之前,確定「吳王配」。
  二、洪秀柱即將弄假成真,「高處不勝寒」,或希望真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她就可全身而退,而這正是王金平得以「乘虛而入」的絕佳機會。實際上,盡管洪秀柱鬥志可嘉,人氣越來越高,大有可以衝破「防磚機制」的可能。但這並非洪秀柱的初衷,而且她的外省人及深藍背景,使得她的罩門是在中南部,而這正是王金平的強項。盡管說,洪秀柱在獲得國民黨提名後,就將會全力支持她的競選活動,但與蔡英文相比,仍有距離,未必能贏。因而在盛傳「吳王配」之下,她正好順著台階下。
  但洪秀柱並非完全無條件相讓,因為黨主席朱立倫已經再次強調按制度走。不過,這卻正是可以逆用的「籌碼」。既然高層最後決定「吳王配」,就是不按制度走,那麼,她也可以藉此提出交換條件,就是黨中央必須按照「比例原則」,也趁勢修訂黨內規章,仿照四年前的「王金平條款」,增添「洪秀柱條款」,規定現任黨籍「副院長」,可再獲提名一次「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倘此,她就可順勢參選「立法院長」。這條件,國民黨是可以接受的,畢竟她在「副院長」任內,表現良好,敢於與民進黨「立委」作鬥爭,不會有「藍皮綠骨」之虞。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08 05:34: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