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不在乎兩岸關係只着緊國際地位?

  北京要求蔡英文繼續答好「末完成的答卷」,蔡英文卻認為已經「讓步」到極限,不能再「退讓」,否則就等於是「國民黨第二」,失去其支持者及執政的「正當性」;反正她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也壞不到哪兒去。現在她所急需處理的事務是以「轉型正義」的名義,徹底擊垮國民黨,為民進黨得以實現長期執政掃除一切障礙。因而就有了她以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的方式,正式拒絕「九二共識」的宣示。在此背景之下,所謂「維護現狀」的承諾已經失效,相反更將會為民進黨的長期執政在國際社會上尋求「合法地位」。因此,馬英九的「活路外交」、「外交休兵」的現狀,也將不會維持。其「第一刀」,就是砍向馬英九任內八年都沒有推動的「加入聯合國」活動。
  其實,在這方面,蔡英文早就不打算「維持現狀」。她在就職後不久就以會見外賓的機會表示,期盼「友邦」未來能在國際場合,為台灣仗義執言,包括聯合國體繫在內的重要國際組織及相關會議、機制和活動,支持台灣務實參與。蔡英文還強調,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台灣要負責任為區域和平及國際秩序做出貢獻,堅持對話與溝通,這是達成目標最重要的關鍵。
  隨後幾天,在蔡英文就職一周月時,在蔡英文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擔任副執行長兼民主憲政小組召集人的游盈隆,主持記者會公布由其甫創辦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所作的第一份民調,聲稱「即使中美聯手反對 仍有七成七民眾期盼台灣應該入聯合國」,他還強調說「強度十分罕見」。這分明是為蔡英文上述加入聯合國」訴求猛敲邊鼓」。
  昨日最新的消息是,為因應本年度的聯合國大會即將在九月舉行,蔡政府目前正在針對是否透過「邦交國」提案「重返」聯合國進行評估,涉外單位已提出多套劇本方案交給「國安會」,等待「國安會」決定。但對參與聯合國周邊專門機構的政策則已經定調,蔡政府將從過去強調「有意義參與」,改為「有意義貢獻」,這是台灣當局與美方討論後的結果。主要是為強調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不只是台灣的事情而已,而是關係到「大家的事情」。這項政策已定調,蔡政府在宣布今年因應聯合國大會的推案方案時,將正式進行宣布。
  由此推測,蔡英文與北京的「交手」,已經放棄了兩岸關係領域,而是轉移到國際事務陣地。當然,為了掩飾這個重大戰略轉移,還將透過陸委會不斷營造台方渴望維持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的形象和假像,籍此向國際社會訴說兩岸聯繫機制的「停擺」是台灣當局的「非戰之罪」。但總體來說,蔡政府正在謀求搶占國際關係的戰略高地,並採用在奪取執政權時行之有效的「地方包圍中央」戰略,在國際事務上也將採取「周邊機構包圍核心機構」的戰略,在美國的幫助下,先行進攻世界衛生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大會、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或國際刑警組織等,以強調台灣當局對其的貢獻面,來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和支持。
  本欄此前曾分析,蔡英文其實現在並不打算追求「台獨」,大陸許多朋友將蔡英文形容為「台獨」,並不準確。實際上,蔡英文從政以來,從來沒有推出過「台灣獨立」、「公投建國」之類的傳統「台獨」訴求,反而是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其中尤以她奉李登輝之命研擬的「特殊兩國論」,最為精粹。這總「中華民國的主權與治權均不及於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是台灣論」,與國民黨的「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中國大陸,惟治權未及於大陸」的「中華民國在台灣論」,有著原則性的區別。正因為如此,蔡英文才嘮嘮叨叨地聲稱,民進黨已經以《台灣前途決議文》取代了「台獨黨綱」,而刻意不提同樣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也已經取代了《台灣前途決議文》,但「獨性」比「台獨黨綱」不遑多讓的《正常國家決議文》。
  但是,倘在國際事務上強調「中華民國是獨立主權國家」,只能是自己喊「爽」,卻得不到國際社會的贊同和支持,這主要是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國際公法上有關國家的定義,必須具有領土、人民、政府、主權四大要素。而按台灣自己的評估,前三項都已具備了,而且還很充份,包括有依「主權在民」原理由全民投票選舉產生領導人的機制,也包括擁有軍隊、監獄等國家器,但就缺乏了最關鍵的一條,那就是「主權」,因而直到現在國際社會仍然不認為「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其二就是全球主流國際都奉行「一個中國」原則或政策。
  對此,蔡英文的國際關係智囊們正在絞盡腦汁,力求能夠攻克這兩大障礙,從而實現國際事務領域的「轉型正義」,就是要使全球多數主流國家都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而「重返聯合國」的活動,就將集中精力解決這個「關鍵詞」。
  一些民進黨朋友對筆者表示他們對此有信心,當然也明白不可能這麼快,但必須持之以恆。可以從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下手,因為其主要內容只是驅逐蔣介石集團出聯合國,雖然有提「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但並無提「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而現在台灣地區已不是由-「蔣介石集團」及其所依托的政黨--中國國民黨執政;而從目前情況看,國民黨要重新執政並不容易。既此,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就並是沒有灰色地帶可以利用的,因而就為「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或是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提供理由。
  民進黨的朋友還認為,所謂「和平佔領」的理論,也是他們可以運用的「武器」。「二戰」結束時的各種國際多邊或雙邊條約,尤其是「美日安保條約」等,都埋下了「台灣前途未定論」的空間。這就為民進黨運用「和平佔領」的國際公法理論,及利用台灣地區已經「公投立法」的工具,在法定的時間,透過「公投」確立「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正當性」,並交付聯合國的仲裁機構申請仲裁。
  要推動這些工作,必須要有一個強有力的「國安會」。從目前情況看,「國安會」的實力不強,秘書長吳釗燮雖然極為嫻熟美國事務,但對聯合國事務卻較為生疏。而且「國安會」內部也缺乏「外交」戰略人才,因而日前才有將「總統府」副秘書長曾厚仁調任「國安會」副秘書長之舉,以補強「國安會」的「對外」功能。但他的專長是東亞事務,較少接觸聯合國事務。
  因此,可能會在年底時,對「國安會」進行「大補強」,爭取由邱義仁出任其秘書長,吳釗燮則改任其最愜意也最適任的「總統府」秘書長,以取代「老藍男」林碧炤;或是重返其最熟悉的駐美代表崗位,以取代也是「老藍男」的高碩泰。
  而邱義仁重返「國安會」最大的障礙,是將要與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同在「總統府」大樓內辦公。因為他極為不忿黃志芳在「巴新案」中,對其落井下石的表現,因而與其有「不共戴天之仇」。倘蔡英文能以「就近指揮」為由,要「新南向辦公室」南遷,那就是邱義仁「班師回朝」的適當時候。——不要忘記,在游盈隆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成立酒會上,久未露面的邱義仁,就趕來祝賀。這除了是「戰友之情」之外,當然也因為「台灣民意基金會」的宗旨之一——加入聯合國,志趣相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16 04:43: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