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警惕蔡政府藉「酒鬼」事件開打「外交戰」

  又是一宗「外交」領域的「涉酒」事件。--前一宗,台灣當局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司馬文武)在宣誓就職當晚酒駕被警方臨檢截獲,並遭檢方緩起訴。在巨大輿論壓力下,江春男被迫宣布辭職,而避免釀成「外交」恥辱。但此風波剛平息,昨日又掀起新的一輪風波,土耳其駐台副代表都庫哈里酒醉滋事遭逮,而都庫哈里到地檢署後,引用《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主張他有刑事豁免權。對此,台灣「外交部昨晚表示,究竟土國外交官有無刑事豁免權,目前台方正式向土國確認中,若土國未儘速回覆,台方則將視為沒有豁免,依法辦理。
  這宗「外交」領域的「涉酒」事件,到目前為止,還仍是個人作為。但其發展方向,倘土耳其政府因為遭逢未遂政變而忙得焦頭爛額,因而對此等看似小事、但實質關係到該國是否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敏感問題處理不慎,而台灣方面則見獵心喜,借力使力,就可將會促使台灣地區的「非邦交國」,紛紛效尤向其派駐台灣人員授予「外交豁免權」,並進而演進為將其派駐台灣的「代表處」升格為「大使館」,這就為蔡政府推動「獨立建國」、「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分裂國土意圖提供「外交理據」,讓「台獨」或「華獨」勢力得以擁有最後一張「拼圖」,完成「獨立大夢」。
   實際上,正如筆者日前述評,一些民進黨人認為,依國際公法上有關國家的定義,必須具有領土、人民、政府、主權四大要素。而按他們自己評估,台灣已經具備了前三項要素,而且還很充份,包括有依「主權在民」原理由全民投票選舉產生領導人的機制,也包括擁有軍隊、監獄等國家器,但就缺乏了最關鍵的一個要素,那就是「主權」。倘若全球多數主流國家都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中華民國」就自然而然地成為「正常的獨立主權國家」了。而世界各「非邦交國」向其駐台人員頒授「外交豁免權」,就是這些國家承認台灣「主權」的第一步。因此,倘土耳其外交部向台灣「外交部」確認都庫哈里享有《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所規定的「外交豁免權」,蔡政府就必然會將此「星星之火」,催發「燎原」,促使各「非邦交國」向其駐台人員頒授「外交豁免權」。
  《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是第一個全面規定領事關係準則的全球性國際公約。一九六三年三月四日,聯合國在維也納召開關於領事關係的國際會議,九十一國代表參加。四月二十二日通過該公約,四月二十四日有三十一國簽署。與該公約同時通過的還有《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關於取得國籍之任擇議定書》和《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關於強制解決爭端之任擇議定書》。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九日公約生效。
  該公約除弁言外共五章七十九條,就一般領事關係、領館職業領事官員和其他領館人員的便利、特權與豁免,名譽領事官員及此等官員為館長的領館的便利、特權與豁免以及一般條款和最後條款等事項做了規定,用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及西班牙文寫成,五種文本同等作准。主要內容為:(一)國與國之間的領事關係須通過協議建立;除另有聲明外,兩國同意建立外交關係亦即謂同意建立領事關係;斷絕外交關係並不當然斷絕領事關係。(二)領館的設立須經接受國同意。領館館長分為四級:總領事、領事、副領事、領事代理人。(三)領館代表本國執行領事職務。領事職務的內容概括為十三項,其中最主要的包括有:在接受國內保護派遣國及其國民(個人與法人)的利益;向派遣國國民頒發護照和旅行證件,並向擬赴派遣國旅行人士頒發簽證或其他適當文件……等。(四)領事官員分為職業領事官員與名譽領事官員兩類。名譽領事官員制度得由各國任意選用。(五)領館、領事官員及其他領館人員享有條約規定的便利、特權和豁免。(六)派遣國使館得承辦領事職務。(七)經有關國家同意,領館得在領區外,或代表第三國,或在第三國執行領事職務。(八)在一定條件下,領事官員得准予承辦事務或擔任派遣國出席任何政府間組織的代表。(九)公約的規定不影響締約國間現行有效的其他國際協定; 各國可另訂國際協定對該公約的規定予以確認、補充、推廣、或引申。(十)凡未經本公約明文規定之事項應繼續適用於國際習慣法的規例。
  一九六三年聯合國在維也納召開關於領事關係的國際會議並通過《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時,台灣當局以中國名義派代表出席並簽署公約。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一九七九年七月三日向聯合國國秘書長遞交了加入書,同時聲明台灣當局用中國名義對該公約的簽署是非法的、無效的,同年八月一日起該公約對中國生效。
  而筆者查閱由邱宏達(馬英九在美國修讀博士學位時的恩師之一)編輯、陳純一助編,台灣三民書局印行的《現代國際法參考文件》一書,就沒有將該公約納入「中華民國」是締約方的國際公約項內。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起,李登輝背棄了蔣介石、蔣經國所堅持的「漢賊不兩立式」的「一個中國」政策,推動「務實外交」。不但是策動「邦交國」在聯合國提案「台灣加入聯合國」,及千方百計打進聯合國的專門機構和政府間國際組織,而且還廣在「非邦交國」派駐「代表處」或「辦事處」。按當時頒布的《外交部駐外代表機構組織章程》第四條規定,「駐外代表機構依其任務性質及業務區域,分為代表處及辦事處兩類。凡以一國業務為區域業務者,設代表處,其地位相當於大使館;以一國中之某一地區為業務區域者,設辦事處,其地位相當於總領事館或領事館。」後來,「立法院」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通過、由馬英九公布的《駐外機構組織通則》,規範「外交部」和其他「中央部會」駐外機構組織編制,將駐外人員的行政職稱統一以正式官銜訂定,駐外機構(大使館與代表處)的館長均稱「大使」,解決原先大使館、總領事館、代表處、辦事處人員職稱複雜、容易混淆的問題。就此,不久前蔡英文發布人事命令時,就分別直稱駐美代表高碩泰,駐日代表謝長廷,為駐美「大使」和駐日「大使」。
  本來,由於台灣當局不是《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的締約方,台灣當局無權單方向各國尤其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國家的駐台人員提供「外交豁免權」。但台灣當局仍於一九八二年七月九日頒佈了《駐華外國機構及其人員特權豁免條例》,單方比照《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向各國的駐台人員提供特權轄免。在台灣地區的「非邦交國」中,明確向台灣派駐其本國的人員提供「外交特權」的是美國,透過《台灣關係法》來實現。另有日本、新西蘭、瑞士、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向台灣的派駐人員提供豁免權。由於外交是講求對等的,因而台灣當局也向這些國家的駐台人員提供「外交豁免權」。
  倘土耳其這個「缺口」打開,可能其他國家就會「有樣學樣」,紛紛「開閘」,這樣,台灣地區就可與「非邦交國」建立實質性的「外交關係」,並可比照用《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對此有可能的趨向,應予保持高度警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18 04:45: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