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終於幻滅了海基會董事長美夢

  沉寂了一段時間的海基會董事長人選問題,昨日再度「沉渣泛起」,還掀起了一陣漩渦。那就是「民視」獨家新聞報導,有關海基會董事長一職,呼聲最高的王金平日前已向蔡英文傳達沒有意願出任,雖然蔡英文仍然持續力勸,但王金平拒接的心意已決,考量兩岸官方溝通管道關閉,海基會能發揮的有限,因而決定留在「立法院」當黨團總教練,更有揮灑空間。
  由於「民視」已被視為民進黨的「官方電視台」,其董事會成員不是民進黨中常委,就是黨內「大咖」,盡管創辦人「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已逝世,而且近年來「三立」崛起,在月前的民進黨「全代會」上還在其老闆林崑海的運作之下為「海派」撈到了一個中常委名額,成為「媒體入政黨」的典型,使得成為本是由民進黨針對國民黨的「黨政軍退出媒體」政策的受害者的「民視」,吃了啞巴虧,但由於「民視」與民進黨的淵源更深,尤其是在民進黨最低迷的時候建立了革命情感,因而其新聞脈搏更接近民進黨,並經常有「爆料」民進黨的獨家新聞。因此,「民視」的這則報導,或容在細節上會有所出入,但王金平已經幻滅了海基會董事長美夢的主題意涵,卻還是「有所本」的。
   這則「獨家消息」播出後,當然引起哄動。因為直到昨日中午為止,在此前流傳的幾位最有機會者中,邱奇昌已遭「新潮流系」開除出「流」,許信良已出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謝長廷已經走馬駐日,宋楚瑜說不在乎這個位子,因而那就只剩下王金平了。而且,王金平還曾表現得「志在必得」的樣子,並在國民黨考紀會向黨中央上呈報告,指出海基會董事長不宜兼任「不分區立委」之後,還發文給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的幹部,表明「立委」兼任海基會董事長並沒有法律問題,希望「以正視聽」。他在文中特別強調,從「憲法上來說,「立委兼任海基會董事長並沒有衝突,因此過去才有民進黨大老洪奇昌也是「立委兼海基會董事長一事;另外,民主基金會是百分之百由「政府」投資,過去到現在都是「立法院長」兼任董事長,因而從法律上的相關規定而言,皆沒有不可。由此可見,王金平是在上述流傳人物中,最有意願出任海基會董事長的,因為其他人一遇到「障礙」,就急流勇退,以出任其他職位,或以各種有利於自己的言論,來掩飾自己的失利。而王金平則是拖到連自己也感到不耐煩之後,才不情不願地放棄的。
  「民視」的這宗「獨家報導」引起轟動,其他媒體當然不能「執輸」,因而紛紛找到王金平作反應報導。王金平僅表示,「不便對這件事情做任何的回應」,並對媒體「現在不管是誰來當海基會董事長,繼續交流都有困難?」的詢問回答說,「也許有人有更好的能耐也說不定」。當有記者指稱蔡英文希望他來當海基會董事長時,他則反問說「她跟你講的嗎?我相信她不會跟你講」。
  其實,據民進黨內知情人士透露,當選後就對人事安排抓得很緊的蔡英文,對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思考,本來就沒鎖定單一人選。不過,從仍然希望能維持海峽兩會的聯絡溝通及協商機制,及平衡藍綠的考量,蔡英文也確曾將王金平排在優先位置(曾一度考慮宋楚瑜,但遭到「獨派」強烈反彈,而王金平與「獨派」的關係相對較為緩和)。因此,基於地緣及政治輩份,透過陳菊等向王金平「勸進」海基會董事長,王金平也相當心動,為此還找過熟悉的命理師請教。王金平自己也曾在近期私下對綠營坦言,蔡英文在「立法院」上會期休會前,還曾就海基會董座人事找過他,但他在乎的,卻是目前岸情勢下,他如就任,能否有具體作為?這就讓蔡英文「有了看法」。再加上王金平近日的「九二共識」談話內容,更讓蔡英文的原先布局規劃出現變數。因此,應當是王金平在得悉此變化後,索性爭取主動,向蔡英文表達「無意出任」的意思,避免由蔡英文開口否定的尷尬。
  其實,王金平當初是極有意願出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最主要原因,是國民黨慘敗後,喪失了對「立法院長」的主導權,他就只能乖乖地坐在「立委」席上,過去長期的尊崇感全失,同黨「立委」也不「鳥」他,連黨團開會也不通知他,使作為國民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排名第一,因而在當選後必須作為當籍立委」的「大旗手」的他,變成了黨團「多餘的人」。為了找回自己的尊崇感,海基會董事長就是一個較佳的出路,可以說是夠體面。但實際上,即使是在海峽兩會恢復協商的那七年多,海基會董事長的功能性作用已經大為削弱。海峽兩會的許多事務性談判,都是由兩岸相關行政實體部門出面進行,如商務部對「經濟部」,交通部對「交通部」,公安部對警政署等,進行對口協商,待達成共識並擬就協議書後,海協會會長和海基會董事長才出面簽署,做個儀式而已。並無多少實情。另外,還可經常到大陸各地參訪。
  但王金平也曾激烈爭紮中。因為國民黨傳統派「立委」主張,王金平倘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就必須辭去「不分區立委」。他們的心中密底算盤是敲得蠻響的:希望他能騰出「不分區立委」位子,讓曾永權遞補,為缺乏操盤手和戰鬥力的黨籍「立委」補進一位既具有豐富選舉經驗及強大統籌協調能力,又精尖立法程序和技術的「大家長」,帶領黨籍「立委」迎戰民進黨。而王金平卻仍然做著以「立委」兼任海基會董事長的美夢,是因為「立委」擁有刑事豁免權。——不要說是觸發「馬王政爭」的「關說案」可能會令他要吃牢飯,而且過去二十多年以「為選民服務」名義涉嫌犯下的弊案,也將會令他吃不了兜著走。
  其實,王金平並不是海基會董事長的理想人選。他在「立法院長」任上,雖然曾接待過不少大陸的各類訪問團,但那只是禮貌性質,不涉及實質性的內容,都是「過眼雲煙」。曾經有人熱心為他安排訪問大陸,但他一聽說對岸為了維護一個中國原則,將由全國政協出面接待,就耍手擰頭。其實,由全國政協出面接待海基會,除了人民政協是「非政權性機構」之外,更因為其主席俞正聲又是以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因而最適合。但王金平非要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可,這豈非等於承認「立法院」是與大陸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平起平坐」?則當然讓對岸相關人士心中打結。
  那還是「小兒科」。更大的不滿是在於他沒有抓緊機會協助馬政府,主導通過與兩岸關係相關的各種法案,而是任由民進黨「立委」霸佔主席台,並拒絕動用警察權,錯過了最佳時機。後來爆發「太陽花學運」後,他卻一直神隱,既沒有傾向警察權,也不願請求警政署或台北警察局幫助。到了學生們也感覺「師師兵疲」,尤其是對市民正常工作、生活造成困擾,抗議和反對聲也四起,自感逐漸失去正當性,也打算撤退,卻又「找不到藉口」時,王金平卻「適時」出來搶割稻尾了,推出以「先立法,後審查」,不但是對解決學運多此一舉,因為即使不提此方案學生們也也將要退場;而且也增添了《兩岸服貿協議》的審查,及《兩岸貨贸協議》的洽簽的難度,甚至是將會夭折。在此情況下,試想北京能諒解和接待王金平嗎? 王金平還是要有自知之明,照舊做其「立委」好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19 04:47: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