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政治利益分贓不勻導致民進黨派系重現?

  蔡英文上台後,諸事不順,顯見其駕馭能力不逮。而昨日的一則民進黨黨內派系較勁浮上檯面的消息,更似是折射她就連對黨內事務也將無法控制。民進黨內因政治分贓不勻而釀發的不滿情緒,不但在衝擊著蔡英文能否維護其黨內「共主」地位的牢固度,說不好在她四年「總統」任期尚未完成,就會有黨內其他懷有強烈企圖心的「大咖」,跳出來挑戰她爭取連任的正當性,並意圖籍此與她在黨內爭奪「總統」參選權;而且也將會影響民進黨能否實現「長期執政」的美夢,即使是國民黨未能「光復河山」,也將會有其他政治力量質疑民進黨的治理能力,而對民進黨的「總統」選情構成重大威脅。
  實際上,在去年中「總統」和「立委」大選的選情正酣之際,由於選情順利,民進黨內精神大振,幾乎是沒有任何雜音。過去民進黨內炮聲隆隆的現象不复見,不但是「四大天王」呂秀蓮、謝長廷、蘇貞昌、游錫堃自動「消失」,陳水扁也乖乖呆在家裡,不作干擾,而且連黨內各派系也不再強出頭,甚至「獨派」也都沒有對蔡英文「向北京示好」的言論「嗆聲」,尤其是曾經以「穿裙子的不能任三軍統帥」來反對蔡英文參選「總統」的「台獨大老」辜寬敏,也收聲。當然黨內外研判,民進黨內各派系是持抱「等蔡英文選上再說」,到「五二零」之後再來「算總帳」。但蔡英文可能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沒有看到未來的政治危機,就「自我感覺良好」地說,民進黨內沒有派系,只有一個「英派」。為此,蔡英文的參選政綱智庫--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還專門以「蔡英文」的署名,制作出版了《英派--照亮台灣的這一條路》一書,除在書店寄售之外,並廣為派發,一副洋洋自得的樣子。
  對此,民進黨內出現了各走極端的態勢。一方面,果然是一些只相信自己實力,自恃無需依靠蔡英文的「立委」,紛紛暴衝,提出各種嚴重干擾蔡英文「維持現狀」政治承諾的提案,讓她連忙撲火。另一方面,「天王」們紛紛退隱,繼在「立委」選舉中,推出自己的子女作為替身代打(如蘇貞昌推出其女兒蘇巧慧參選「立委」)之後,自己淡出派系運作,並扶持其子弟兵成立類似派系的新平台,如游錫堃就將其一手創造的「游系」變身為「正常國家促進會」,並大力扶持其子弟兵接掌其原來在民進黨最高權力機關--中執會和中常會的職務。謝長廷則為了酬謝長期支持他的「三立」電視台,而暗中調撥政治資源,協助「三立」老闆林崑海創立新的派系,以至寧願犧牲自己一手創立的「謝系」,並暗助其代表林瑩蓉當選中常委。當然,「謝系」從上屆的兩席中常委淪落到吃了「光蛋」,也於派系內鬥,具有實力的管碧玲與趙天麟都在為兩年多後參選高雄市長而明爭暗鬥有關。
  曾經以「穿裙子的不能做三軍統帥」來表達不屑於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並曾不服蔡英文出任民進黨主席的「獨派」大佬辜寬敏,則除了是不顧自己接近九十高齡,親自落場與蔡英文較勁競選民進黨主席之外,還於蔡英文就職並狀況百出後,於八月二日乾脆宣布,將於本月三十一日關閉其一手創辦的「新台灣國策智庫」。須知道,這個基金會在綠營中一直以學術嚴謹而著稱,有著很高的學術地位。在二零一零年一月成立後,出版了由吳釗燮主編的《台灣兩岸關係與中國國際戰略》,羅致政、吳釗燮、劉世忠合著的《台灣民主鞏固:政權輪替的國家安全挑戰》,劉世忠所著的《歷史的糾結:台美關係的戰略合作與分歧》,羅致政、吳釗燮主編的《台灣外交和省思與前瞻》等著作,總結陳水扁執政八年的教訓,為蔡英文為民進黨「再出發」提供了豐富的理論基礎。因而就連兼任國台辦智庫--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的主任的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在到台灣訪問時,還專門拜訪過。老實說,筆者也從上述著作中得益不淺,經常引用其論述及資料,甚至從中獲得靈感火花,啟迪撰寫台灣議題的述評文章。
  另一方面,卻是「新潮流系」得到蔡英文厚愛。從「總統府到民進黨中央,從「行政院」各部會到「國安系統」,都多是「新潮流系」的人馬在上演「分田分地真忙」的戲碼,還在國營企業拿到不少甜頭。因而其他派系都不服氣。這也可能是催生一個新的派系--「海派」的原因之一。而且更具嘲諷意味的是,當年民進黨針對國民黨,推動「黨政軍退出媒體」,而民進黨的新派系卻正好就是來自媒體,因而標誌著民進黨將會重走國民黨的老路。
  昨日,民進黨內的派系活動就更是公開化了,而且還有可能是民進黨派系活動合法化及檯面化的肇始。實際上,將於九月舉行的「二零一七中央政府總預算研習講座」於昨日開始開放報名,該研習講座除是由陳明文、賴瑞隆、姚文智、邱志偉、蔡適應等五位民進黨「立委」辦公室主辦之外,協辦單位卻赫見英派的「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及游系的「正常國家促進會」,十分高調。
  實際上,這份海報,不但是將在民進黨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三日第十二屆第一次「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決議後,各隱性派系都抱持「至能做,不能
  說」的派系招牌,重新上漆並堂而皇之地「亮相」,而且居然還有屬於「英派」的「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這等於是蔡英文為「派系」重新正式活動「背書」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近十年來未見過的高調情況,可能是受到「新潮流系」更高調地進行派系活動的刺激。實際上,今年六月五日晚上,「新潮流系」在桃園市長鄭文燦的地盤--桃園市中壢區南方莊園渡假飯店召開已經五年未開的派系大會,改選「台灣新社會智庫」的理監事,有一百多人參加,鄭文燦連任理事長亦即「新潮流系」總召。為此,蘇煥智就公開批評說,民進黨「全代會」早就正式決議要解散派系,現在派系卻是公然運作,「不但媒體公開報導誰是派系的召集人,派系更公然把洪奇昌除名」;連「全代會」作成的決議都可以不遵守,「黨迄今仍在公然運作派系」,這就是民進黨的實際運作。
  這次活動,等是將自認為「全黨只有一個派系--英派」的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本來她全面倚重「新潮流系」,就已遭到黨內其也派系不服。今年七月十七日的民進黨第十七屆第一次「全代會」,盡管不盡然是蔡英文偏頗,而是「新潮流系」本身紀律嚴謹,及配票得宜,再加上有幾許運氣眷顧,而獲得全場最高的三席票選中常委,還有按黨章規定因是直轄市長而成為當然中常委的陳菊、賴清德、鄭文燦,再加上「英系」的本身,「新潮流系」已基本持有民進黨半壁江山。
  民進黨中的草莽英雄,其江山是靠自身打下來的,因而連黨中央和「總統」都不怕,大有「東風吹,戰鼓擂,現在民進黨誰也不怕誰」。在「五二零」前派系就暴衝了,拋出不少傷害蔡英文執政正當性的法案;現在「派系」重新公開露面,可能折射出「英派」將會提前分崩離析。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20 04:54: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