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就職百日仍未能完成答卷

  再過幾天的八月二十七日,就是蔡英文就職上任一百日。由於世界各地都有「百日蜜月」之說,而蔡英文的就職百日雖然確曾有過較為甜蜜的回憶,但更多的卻是驚險萬狀、跌跌撞撞,狀況不斷苦不堪言。因而導致她的民調滿意度,從剛就職時的尚算不賴,急跌至「死亡交叉點」,就連民進黨內都已人擔心,她的未來前景將會更糟糕。蔡英文顯然是對此宭況還是有所了解,並也知道媒體記者們希望能有一個與她零距離接觸的機會,全面系統地回答他們的問題,並順道做自己的公關推銷工作的。因而也就在上週六(八月二十日),以「慶祝九一記者節」的名義,在台北賓館安排與中外媒體記者的茶聚,據說有一百多名記者「捧場」,這又反過來印證媒體確實是需要她解惑答疑。
  然而,「九一記者節」比蔡英文「上任百日」還要延後好幾天才到來,而在此之前還有一個星期六(二十七日)可以與記者們較為輕鬆悠閒地交談,而且更重要的是,當天恰好就正是蔡英文的就職百日紀念,為何卻要提前這麼多天進行「九一記者節」的茶聚呢?究竟是八月二十七日和九月一日這兩天,蔡英文還有另外更重要的公物活動,不好安排與記者茶聚此類的活動,還是擔心在她自己在「就職百日」之前,社會輿論和各媒體的評議,負面的因素過多,影響過大,而要化被動為主動,搶前進行政策宣示,以消弭有可能會出現的各種雜音?平情而論,民進黨在這方面的輿論功夫確是一流的,國民黨再學多幾年,相信也都學不到,即使是學到「形似」也不能「神似」。這也正是馬英九那八年間雖然做得不錯,卻由於不懂得宣導,而致任由民進黨抹黑,成為其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推動力,但卻因如今有了「更糟糕的對照物」之下,竟然有人開始懷念「馬英九的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要談起蔡英文的「百日之困」,就有必要從一九九六年開始直選產生「總統」開始的歷任「總統」就職百日的表現。由斯時起,先後經歷了李登輝(只有一任)、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四任「總統」。從上述四人的就職百日的輿論反應看,民意高居不墜時間最長的是李登輝,這當然有其特殊的時空歷史背景。一方面,當時民進黨的勢力不像現在這麼大,國有企業、漁農會都牢牢地被控制在國民黨之下,而李登輝的「黑金」手段又鎖定了全島的地方勢力;另一方面,在民進黨的配合協助下,李登輝也剛完成「寧靜革命」,推動「總統」直選,廢除《刑法》一百條等,獲得島內民眾支持。而且毋庸諱言地說,他在對岸解放軍進行導彈演習時,因有劉連昆這樣的「蛀蟲」存在,使他得知導彈演習的內情,因而就能有較為鎮定的表現,這就讓不知情內情的台灣民眾以為他骨頭硬,「夠硬淨」,因而使他的民調滿意度一直高居不下。
  陳水扁上台時,發表了「四不一沒有,使得人們初步消除了對「台獨」的疑慮。而且他在上任初期也確實沒有大搞分裂行徑,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在他上任前,海峽兩會的聯絡協商機制早已「停擺」,因而他無法恢復海峽兩會的談判,就不像蔡英文必須面對馬英九任期內兩岸兩會的談判熱熾這組「對照物」,使得他可以躲過讓他表現「無能」的厄運。因此,他的民意支持度還是能堅持一定的時間的。只是到了在陳水扁會見連戰,承諾不會停建「核四」,但連戰一腳踏出「總統府」,張俊雄就宣佈停建「核四」,才導致民調逆轉的。
   其實,要說泛藍民眾對民進黨籍「總統」的抗拒心理,對陳水扁的不滿更甚於對蔡英文。因為陳水扁的上台是首次政黨輪替,很多泛藍支持者都不能接受。實際上,連戰與宋楚瑜的得票率合起來,遠高於只有百分之三十九的陳水扁。但即使這樣,陳水扁的民意支持度都還能在一定時間內維持一定程度的高度。而蔡英文是以過半得票率當選的,這當然是由於有不少泛藍支持者票投不下去,或是要給國民黨一個「教訓」,而拒絕投票。在這情況下,她在就職初期仍能保持較高的民意支持度,還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礎的。但卻在很短的時間就開始下跌,而且下跌的頻密程度和跌幅之大,卻是罕見。因為即使是被視為「無能」的馬英九,也沒有這種現象,是在過了「百日蜜月」很久由盛轉衰的。那是在遭遇「八八風災」,「行政院長」劉兆玄卻若無其事去「理髮」,而引發民眾強烈不滿。而對此時仍有餘威的宋楚瑜,倘是他仍任台灣省長,或是馬英九不是懷有「武大郎開店」心態,而是委任他為「行政院長」,他早就一步衝到災情最嚴重的地方去指揮救災了。
  從先後兩位民進黨籍「總統」的作風看,蔡英文與陳水扁有較大的區隔。陳水扁因為是從民意代表入仕,經受過多次民意洗禮,因而「草根」式的鬥爭精神強些,並基本尊崇和發揮民進黨「衝突妥協進步」的進取公式。而蔡英文則是有學者型技術官僚入仕,則在施政過程中較多思考。如前日她就聲稱自己是「解決問題」的。
    倘真的是要解決問題,就不會直到她前日的談話內容,仍然是未能對「九二共識交出答卷了。實際上,蔡英文當天的談話內容,在與兩岸關係相關的有三點,那就是其一仍然堅持不承認也不否認「九二共識」的表述方式,但卻又抱持僥倖心理,希望能與大陸保持溝通對話;其二是再次強調「維持現狀」並重申希望在當前的「憲政體制下,建立一個具有一致性、可預測性、可維持性的兩岸關係;其三是強調維持兩岸關係的穩定和發展是雙方的共同責任,需雙方共同努力。仍然是一貫的「空心菜」特色,實施抽象肯定具體否定的手法,繼續大打迷糊仗。
  蔡英文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態度,只能是進一步加深人們對她當年以極為惡劣的方式否定「九二共識」,反對海峽兩會協商的印象。實際上,當年陳水扁在就職一周月後,於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訪問團,明確表示扁政府願意接受台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於一九九二年達成的關於「一個中國」的共識。但在翌日,蔡英文卻以「陸委會」主委的身份發表「緊急澄清」新聞稿,明確表示兩岸從來沒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過共識,這等於是完全否定了陳水扁接受「九二共識」的可能性。而在馬英九上台半年後,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到台灣出席「陳江會」並進行第二輪海峽兩會協商,蔡英文卻發動數萬人粗暴圍攻陳雲林,讓她落得個「暴力小英」的「雅號」。這就使得人們對她的疑慮未消,因而更需要她在「五二零講話」中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內涵。其餘的話說得再「甜」也無濟於事,這正是蔡英文的「認知盲區」所在,以為說了幾句「維持現狀」就可糊弄過關。其實,就算是「維持現狀」,她也根本沒有維持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的現狀。這又如何騙得了人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22 03:51: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