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當局脫陸投美的另一戰略思維方向

  據中央社報導。蔡英文昨日在接見美國聯邦眾議員畢廷澤及霍格仁訪問團一行時,除了感謝兩位議員長期給予台灣各項支持,並在最近投票支持台灣成為「國際刑警組織」觀察員的法案,以具體行動協助台灣擴大國際參與之外,還表達了台灣將積極爭取加入美國主導的「TPP」第二輪協商的迫切心情。她聲稱,若台灣能順利加入「TPP」,將有助提升台美雙邊經貿關係。因為目前台灣正面對許多經濟上的挑戰,因此台美關係在此時期相當重要,也希望未來雙方在經貿合作上能有更多交流。 而目前台灣積極與國際接軌,除了透過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外,蔡政府已經通過了「新南向政策」綱領,希望藉此深化台灣和東協及南亞國家的經濟連結,透過貿易、投資及文化等各層面雙向互惠交流,擴大發展格局,提升總體競爭力。
  對於蔡英文要求美國「友台議員」幫助台灣加入「TPP」此語,台灣地區的輿論有不同看法。有人指出,從已有的公開資訊判斷,在今年底的美國總統選舉中,無論是民主黨的希拉莉還是共和黨的特朗普當選,都將會放棄「TPP」,此取向尤以後者為甚。而由於美國內部分歧大,加上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候選人均反對,掌控國會參眾兩院的共和黨高層對「TPP」的部分條款不滿意,因而不願意將「TPP」的當前版本提交國會進行投票,這就使得「TPP」在奧巴馬任內獲得國會批准的前景非常渺茫。如果「TPP」不能在奧巴馬任內進行國會投票,就將由下一屆美國政府來決定是否要遊說國會批准「TPP 」,或嘗試重新談判「TPP 」部分條款,或完全棄之不理。因此,不管怎樣,「TPP」都很可能要被擱置相當長一段時間。
  這就令人感到納悶,在這種尚未明朗的情景之下,為何蔡英文卻仍然那麼急切地要加入「TPP」,而大有「皇帝不急太監急」之態?這究竟是蔡英文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擔心台灣經濟受到嚴重影響,進而影響她的政績,不利她的爭取連任及民進黨的長期執政,因而必須尋求對大陸市場的替代出路,籍著台灣加入「TPP 」而完成「脫中投美」的戰略部署,還是蔡英文的「國安」幕僚群的實力不足,未能掌握最新最準確的國際資訊,因而導致她「在錯誤的時刻,對錯誤的議題,作出錯誤的判斷」?
  其實,即使是有上述兩個因素在起作用,蔡英文也不應在她最精尖的國際經貿談判領域,有如此淺薄幼稚的表現。實際上,蔡英文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修讀博士學位,其專業就是國際經貿及談判。因而她在學成返台後,就在政治大學國際經貿系任教。而在台灣加入「GATT」的談判過程中,她被李登輝「挖掘」出來,參加台灣的談判團隊提供顧問意見和建議。由於嫻熟國際經貿規律及「GATT」的遊戲規則,使得台灣團隊的談判進展頗為順利,因而更為受到李登輝的賞識,到後期甚至將她躍升為主談代表。因此,蔡英文沒有理由對由美國發起的「TPP」卻首先在美國受挫的資訊,完全不了解。而唯一的解釋,就是她要將「TPP 」與「新南向政策」相結合,作為擺脫台灣經濟對大陸市場的依賴,好讓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所為具有「正當性」和「合理性」,因而也就飢不擇食,慌不擇路了。
  實際上,蔡英文要急於加入「TPP」,就正是衝著「TPP」是美國為了反制中國這個戰略目標而來。眾所周知,「TPP」既是經濟議題,但又不純是經濟議題,而更是政治議題,亦即是包含著外交戰略等的因素在內的議題。美國大力推行由美國主導的「TPP」,不僅出於對亞太經濟上的考慮,更多的是包含地緣政治的戰略考慮。也就是說,「TPP」是美國「重返亞太」實施的重要的戰略步驟,有與以中國大陸和東盟主導的「RCEP」有很明顯的政治經濟較量的意味,並有著要取代中國的影響力日漸強大的「APEC」以至「WTO」的影子。
  對此,就連台灣地區的一些大學生也看得很清楚。他們在製作的「懶人包」中闡述:美國主導「TPP」的其中一個最主要原因,是為了防堵中國。因為中國的崛起使其對亞洲經濟影響越來越大,因此美國急需一個平台,利用這個平台防堵中國在亞洲持續擴張,以維持美國對亞洲的影響力,而這個平台就是「TPP」。
  所以對美國而言,「TPP」 的政治目的高於經濟目的。
  也有一些政經學者指出,「TPP」是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第一步。其中除有經濟利益考量之外,更有著防堵中國大陸的戰略意義。其更深層的意涵,就是一套由美國主導且符合美國價值的國際經貿新典則,所有成員國都必須依此框架標準,改變各自國內法規;尤其要求貿易自由化率必須達到百分之百,也不接受敏感產業納入例外項目,足見「TPP」的參與門檻之高,追求「零關稅」的完全自由化標準。這對亟於參與訂定亞太以至於全球貿易典則的中國而言,更是難以信服。對於相關法規制度調整的高標準,更是完全無法招架。而且,奧巴馬曾多次明確表示,「不能讓中國大陸主導制定經貿典則」。因此,借助亞太區域現有的各種政治力量,特別是把與中國大陸存有矛盾的日本、菲律賓、越南聯合起來,形成一條「經貿太平洋島鏈」,不僅對中國大陸形成壓力,也被美國視為用來遏制中國大陸發展、阻止中國大陸崛起的新工具,藉此提升美國在亞太區域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既然有此背景,蔡英文急於加入「TPP」,並將之列為首要目標,就不但是要在經貿戰略上向美國靠攏,藉此獲得美國一定程度的經貿利益及保障,強化台美關係,進而扭轉兩岸經貿的「失衡狀態」,以及削弱中國大陸對台灣地區在經濟層面上的「磁吸效應」,而且更是希望能夠籍著加入「TPP」,擴展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強化與美日經濟合作與結盟,並進而透過「TPP」來落實其「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國際形象。
  因此,蔡英文在競選階段,就已經大力鼓吹加入「TPP 」,並將之置於「新南向政策之上。在「五二零講話中,她在拒絕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及避提「一帶一路」、「亞投行」的同時,卻又聲稱將帶領台灣加入區域貿易協定,包括加入以美國為首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以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RCEP)等區域協定,幫助出口。
  為此,蔡英文就職後,林全就在「行政院」設置了「對外經貿談判辦公室」專責處理此事,並委任被視為「談判高手」的鄧振中,以「政務委員」的身份主持其事。但弔詭的是,去年十一月鄧振中還在擔任馬政府的「經濟部長」時就曾指出,台灣能否加入「TPP」必須得到其十二個會員國同意,甚至中國大陸得不要反對才行,畢竟在十二個會員國中,有一半與中國出口市場有很大關係,都是以中國為最大出口市場,其餘六國則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因此,這些國家對於台灣的要求加入,「應該會有些想法」。
  就連蔡英文欽點的「談判高手」都對台灣加入「TPP」的前景並不樂觀,蔡英文的一廂情願,恐怕也將像「新南向政策」那樣,只能是落得個一頭撞向「南牆」的下場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24 04:10: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