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開除王金平黨籍提案面面觀

   十六年前的第十任「總統」大選,中國國民黨第一次丟失政權。國民黨從下至上除了是驚愕、痛苦之外,就是展視了充分的團結,同仇敵愾。當然,也開除了被黨內多數人視為「罪魁禍首」的「總統」兼黨主席李登輝的黨籍。國民黨很快從痛苦中走出來,努力經營,臥薪嘗膽,奮發圖強,終在八年後的第十二任「總統」大選中奪回政權。
  再過八年之後,在今年初的第十四任「總統」大選中,民進黨再次實行「政黨輪替」,國民黨又一次丟失政權。但在今次,既無人追究「總統」馬英九「施政無能」導致怨氣沖天的選民們「以選票教訓國民黨」的責任,也無人追究在整個「總統」大選過程中,或是怯戰、或是「保位」而互相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從而致使國民黨整體喪失戰鬥力,雪上加霜地輸得更慘的前、後任黨主席朱立倫、洪秀柱的責任。這又反過來促使國民黨的鬥志更為衰落,全黨上下萎靡不振。單憑這麼一支毫無戰鬥力的隊伍,想要爭取過半選民的支持,借助「政黨輪替」的西方政治倫理,再次上台執政,看來應是無望的了。
    但是,卻仍然要上演十六年前「開除黨籍」的戲碼。只不過今次要開除的並非是主要責任人,而是固然需要為國民黨敗選負上一定責任,惟尚非「罪魁禍首」的王金平。
   十六年前,國民黨開除李登輝,是全體黨員的意志,具有無可置疑的正當性,並嚴謹地遵從了黨章所規定的制度程序。李登輝被開除出黨後,他召集其支持者另行成立台聯黨,經過「立委」選舉,成為台灣地區第四大政黨,並自動地作為民進黨的側翼活躍在台灣地區的政治舞台上。——當然,更是成為國民黨的「冤家對頭」。但在這兩年「第三勢力」冒起後,就花開花落、潮漲潮伏地變成了一堆泡沫。
   而今次向國民黨「全代會」提出開除王金平黨籍提案的,領銜的是一位海外黨代表陳繼亮。現在尚不清楚,這究竟是這幾位海外黨代表的個人行為,還是黨內深藍勢力的集體行動,甚或是馬英九對「馬王政爭」的「作復仇之作」?
   倘是黨代表的個人行為,就相對較為單純,容易化解。但深藍黨員對王金平的不滿情緒,也不能忽怠。實際上,國民黨的海外黨代表,多數是深藍人物,他們對王金平的疑似「藍皮綠骨」思維及作為恨如仇寇,並不出奇。但正因為他們生活在海外,不了解台灣島內的政治生態,將錯綜複雜的事情以簡單的思維審視之,因而容易陷入執偏的認知盲區。對此,只要黨中央能不偏不倚,站穩腳跟,並新提案黨代表及附和該提案的黨員同志說清楚講明白,是可以化解的。
   倘是黨內深藍勢力的集體行動,或是黨內深藍與「本土派」之間的權鬥,那就棘手得多了。實際上,現在有一種傳說,將於九月四日在台北市陽明山中山樓舉行的國民黨第十九屆第四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是明年「二十全」換屆的「前哨戰」,不滿黨主席洪秀柱無力領導國民黨走出低谷困境,及仍然在推行深藍路線,不利國民黨團結壯大的一眾黨內中生代大佬,如吳敦義、郝龍斌、朱立倫、胡志強等,竟與黨內「本土派」不謀而合,都在密謀「換柱」,並推出自己的代理人取而代之,只不過是兩造人馬的出發點不同而已。其中前者是為了擺脫洪秀柱對黨重新振興不利的領導,其動機相對還是較為純正的;而後者則是為了「挺王」而做出的預防性反制措施,是建基於對以洪秀柱為代表的深藍勢力可能會對王金平發動「清算鬥爭」的預測之上。目前「兩陣三方」的對峙正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但卻被黨中央以第一副主席詹啟賢所「鎮住」,這又形成了雙方暫不發難的「恐怖平衡」態勢。 
   倘是馬英九對「馬王政爭」的「秋後算賬」,那就棘手得多了。實際上,馬英九並非是胸襟寬廣之人,反而有一種「武大郎開店」的妒賢嫉能心態。否則,倘他在當選「總統」後,能夠使用諸如宋楚瑜這樣的能人,他的政績就不會搞得那麼差。而他在「馬王政爭」中發動對王金平的鬥爭,以司法機關裁決王金平可以保存國民黨黨籍,對馬英九來說是奇恥大辱。而且更嚴重的是,馬英九在「馬王政爭」中,不惜破壞「司法保密」制度,洩露檢方正在偵查的「關說案」,這本身就是刑事犯罪行為,實際上在他卸任「總統」失去刑事豁免權後,民進黨人當即到檢察署按鈴控告他。這口氣叫馬英九如何咽得下去?!因此,不排除是馬英九本人,或馬英九的支持者順應馬意,在國民黨可以自行掌握的黨紀的範疇內,報復王金平,讓當年發動「馬王政爭」時的標的——開除其黨籍後,使其「不分區立委」資格也隨之而失去,得以實現。
   當然,也不排除是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的自我救贖之作。——現在國民黨黨團是「群龍無首」,雖然「黨團三長」齊備,但無論是經驗還是謀略都嫌不足。而本應是「大黨鞭」的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卻不是「立委」!在無法實質領導黨團之下,每天只能是在臉書上「開闢陣地」帖文批判民進黨,根本無法承擔起應有的責任。這也是國民黨黨團毫無戰鬥力,並缺乏戰略策劃的主要原因。倘開除王金平黨籍,就可讓曾任「立法院」副院長及「總統府」秘書長的曾永權順位遞補為「不分區立委」,使得國民黨黨團擁有「主心骨」,今後在「立法院」的攻防戰中,就不會那麼窩囊,甚至反過來勇猛非常了。 
   其實平情而論,王金平並非沒有錯誤,相反他的錯誤還是甚大的。雖然說,「太陽花學運」的爆發與王金平沒有直接關係,但間接關係總還是有的,而且還十分微妙。本來,馬英九是希望海峽兩會簽署的《兩岸服貿協議》在提請「立法院」審查後,王金平能夠盡責,盡快主持完成審查,以俾付諸實施,可以在最短時間內收到經濟效益和社會效果,以提振國民黨政權的政績。但王金平卻以為有機可乘,被他捏住了馬英九的「軟肋」,以報二零零五年黨主席選舉,「馬金團隊」醜化他為「黑金」之仇,因而好整以暇,任由民進黨和台聯黨「立委」以各種手段杯葛審查。這就導致馬英九不惜觸犯「司法洩密罪」,也要發動「馬王政爭」,以圖在開除他的黨籍後,使他失去「不分區立委」及「立法院長」,騰出位子讓副院長洪秀柱補替,快刀斬亂麻地主持完成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審查。
   但王金平透過司法程序保住黨籍及「立法院長」後,更索性「破罐子破摔」,在學生們衝進「立法院」議場時拒絕使用「國會警察權」,更否定了「警政署」和台北市警察局的支援,終於爆發了「太陽花學運」。而在學運的整個過程中,他卻躲了起來,完全不負責任。但在學運的後期,眼看到學生們師老兵疲,難以為繼,卻又找不到籍口退場時,即「及時」地「亮相」,還提出「先立法,後審查」,讓馬英九的設想更難以實現。
   然而,王金平的錯誤固然是很嚴重,但尚不至於要開除他的黨籍。因為他的行為尚未到「黨章」所規定的「七宗罪」的地步。實際上,按「黨章」規定,任何一位黨員黨籍的撤銷或開除,必須顧及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必須有黨員提出檢舉、相關業務權責單位提案或由各級考紀單位提出,成案後會進入實質審議過程,必須非常謹慎。 即便成案也須由所屬地方黨部考紀會提報中央黨部考紀會後,由中常會核定通過,不是大家喜歡誰、不喜歡誰,全代會就直接做決定,變成「群眾暴力」。如果不顧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隨意就打開這扇「門」,今後國民黨就將被各派系勢力所援引,陷入無日無止的內亂之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25 04:29: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