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蜜月夢碎卻仍是未到哭牆不流淚

  今日是蔡英文上任一百日。按照西方政治學的理論,在每一位新領導人就任的一百日內,是所謂「蜜月期」。由於獲勝一方的選民的興奮心情尚未消散,相反還因為對未來執政前景充滿憧憬,而對新領導人的支持力度更為熾熱,再加上敗選的一方也願意給新領導人一個機會,因而往往在新領導人的「蜜月期」內,其民調滿意度都將會保持高位,甚至還高於其得票率。實際上,就以與蔡英文同屬一個民進黨的陳水扁為例,他的得票率僅得百分之三十九點三,但在「蜜月期中,其民調支持度卻急升,以至飆升到百分之八十左右。這證明多數泛藍選民也願意給陳水扁提供機會。——要知道,當時是首次「政黨輪替」,泛藍支持者此前一直習慣了國民黨執政的政治環境,而且對民進黨的「台獨」本質充滿戒心,因而在「總統」大選開票當晚,許多人都根本無法接受民進黨會上台執政的現實,不少人都痛哭流涕。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願意給陳水扁一個機會,因為新執政黨的施政良窳,其影響面將會超越執政黨本身,以至涵蓋整個社會,當然也包括每一個人的個體在內,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不同,而希望自己是生活品質因為執政黨的施政不濟而受到損害的。這也是西方民主政制中的一個「普世價值」。
  但這項「普世價值」似乎是在當今的台灣地區失靈了,更不適用於蔡英文。實際上,蔡英文的「蜜月期」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相反卻是愁雲密布,因為就在她就職百日前夕,所有民調機構不論藍綠,所公佈的民調數據,都是像民進黨的政治顏色那樣,一片慘綠,其民調滿意度頗低,支持度也呈急跌狀態,遠低於其得票率。甚至有的民調機構公佈的結果,她的民調數據已經到呈現「死亡交叉」。就連與蔡英文關係密切的民調機構也「毫不客氣」。這看在民進黨人的眼中,焦急急萬分。
  但「皇帝不急太監急」。蔡英文卻好整以暇,說甚麼「我不希望別人用一百天來評斷我個人執政的成敗;同樣的,我也不會只用一百天的時間來評論內閣閣員的表現。」然而,她卻忘記了,民主政治運作的邏輯,民意的支持度仍是
  非常重要,若負面形象固定化,對往後施政必定不利。她也忘記了,陳水扁在民進黨首次執政時,台灣民眾的思緒尚未來得及轉彎,在就職百日仍可獲得高於當選得票率的民調滿意度;反而是當台灣民眾已經習慣政黨輪替,並將之視為常態之後,在她就職百日之時,她的民調滿意度卻低於得票率,從而向她發出了警號。她更忘記了,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雖然也是就職百日的馬英九,其民調仍是高於現在蔡英文的實況,但民進黨卻發動「百日倒馬」的街頭行動,蔡英文也親自走上街頭。這真正是「屁股指揮腦袋」,也是對以對別人的否定標準,來否定自己。
  對比蔡英文所不屑的馬英九,由於他在「五二零講話」中宣布承認「九二共識」及其「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並表達了恢復海峽兩會協商的意願,而獲得對岸正面積極的回應。因而就在他就職百日之前兩個月的六月中,已經中斷聯繫十多年的海峽兩會又搭上了線,並進行了首次「陳江會談」,簽署了有關大陸居民赴台旅遊、海峽兩岸寶雞直航等兩項極為重要的協議,給台灣經濟發展帶來了美好前景,也給兩岸民眾往來帶來了便利。人們都在談論「九二共識」的威力,也都在嚮往著享受兩岸關係的「紅利」。哪像現在這樣旅遊業遭受重大打擊,酒店和手信店紛紛倒閉,各熱門景點冷清清,業績慘兮兮!
  這就使人哀嘆。不但是哀嘆蔡英文為了自己的「台獨」理念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發展及兩會協商失去前提而遭受挫折,把個人的政治理念凌駕於全島民眾的福祉之上,而且也哀嘆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真的不會進行輿論戰,也不懂得動員群眾,沒有緊緊抓住這麼好的機會,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也來發動一個「百日倒蔡」的街頭活動,抗議蔡英文固執於自己的意識形態而連累及傷害廣大民眾的權益。即使是撇開這些大道理,也應該為八年前的馬英九出一口烏氣,還他一個公道。
  曾經做過「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美夢的呂秀蓮,在蔡英文果然當選為「第一位女總統」時,不無酸溜溜地說,蔡英文上台後將會遭遇「雪崩式斷交潮」。而在蔡英文當選時,也有不少人預測,大陸將會下令停止兩岸直航。其實,大陸方面才沒有這麼低智商。倘果如此,就將會被擅長於宣傳的民進黨人拿來大做文章,向民眾指責大陸的種種「不是」,從而轉移自己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必須承擔責任的視線。而現在並沒有出現「雪崩式斷交潮」,也沒有「斷航」,只是因為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使得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失去政治前提而「停擺」。因而只是呈現「神台貓屎--陰乾」的效應,台灣民眾不但是沒有認為這是大陸方面的「惡意」,反而大力敦促蔡英文趕快承認「九二共識」。
  但因為兩岸關係尚未惡劣到劍拔弩張的程度,這就使得蔡英文「自我感覺良好」,並陷入「即使沒有新的兩岸協議,日子也可照樣過」的認知陷區。實際上,雖然在二零一二年敗選「總統」後,蔡英文曾經檢討原因,認為是「輸在最後一里路,因而作出有必要檢討民進黨的大陸政策的結論。但在「太陽花學運」後,尤其是一些年輕學生表現出「天然獨」之後,再加上馬英九後期施政失誤,不少選民希望能換黨換人試試看,而掩蓋了「九二共識」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而使得蔡英文產生錯覺,反正她在大選中未提「九二共識」也可當選,因而就職後更不用碰觸「九二共識」,兩岸關係也不會壞到哪裡去。何況,她是以過半得票率當選的,這體現了「新民意」,她要迎合「新民意的主流意識。這種種活思想,形成了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底氣」基礎。
  這就使得蔡英文陷入新的盲區。正因為在大選過程中,馬英九的施政失誤,使得民進黨所打出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旗號,掩蓋了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的矛盾。現在,國民黨已經「倒」了,施政欠佳的馬英九也交出政權了,亦即當時的這個主要矛盾消失了,當時被掩蓋了的兩岸關係這個矛盾,就將會恢復到原來的主要矛盾地位。蔡英文倘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將必然會吃苦果。屆時,曾經響亮一時的口號,就將會變成「民進黨不倒,台灣不會好」。蔡英文不要未到哭牆不流淚,而民進黨的「哭牆」,就是因為他們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將要消失的民主運動成果「聖殿」,包括現在所掌握的執政權,及民進黨的發展前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27 04:19: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