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段宜康失言效應發酵會否引發派系大戰?

  身兼民進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的「不分區立委」段宜康的「鄙視花蓮選民論」,其對蔡英文的「謙卑論」所形成的「反潮流」效應,此刻正在發酵。不但是社會人士尤其是國民黨正在以竊喜的心情在等待,就是民進黨內尤其是與「新潮流系」有仇隙的其他派系也在觀望,蔡英文如何處理此事件,能否捨得下手宰割對自己最死忠的「小兄弟(據說在蔡英文首次參選民進黨主席時,到中央黨部領取參選表格的前一晚,小段就是住在她家中,為她運籌帷幄,以迎戰老「台獨」辜寬敏)。如果處理不妥,已經為不但是無法在兩岸關係領域交出「完成答卷」,而且在島內事務上更是只能交出錯漏百出「答卷」而焦頭爛額的蔡英文,可能會在黨內遭受「偏私不公」的評議,使其未來再次代表民進黨爭取連任失去正當性。而另一方面,或許將會刺激已經對「新潮流系」的跋扈及瘋狂搶占政治資源極為不滿的黨內其他派系,終於無法再啞忍下去,從而爆發如同二零零七年「手術刀行動」級的「圍剿十一寇」事件,再次讓「新潮流系」陷入沒頂危機。
  民進黨內其他派系之所以會對「新潮流系」強烈不滿,既有遠因,也有近因。遠因除了是「新潮流系」在民進黨內的派系鬥爭史中與各派系的恩恩怨怨之外,還因為蔡英文重用「新潮流系」,而冷落了其他派系,儘管她意圖以「我們都是『英派』」來予以掩飾。實際上,「新潮流系」與蔡英文的關係極為密切。早在二零零三年陳水扁爭取連任,但卻又想撇開「大嘴巴」呂秀蓮時,他的「大軍師」、「新潮流系」元老之一邱義仁,就先後向他建議由蘇貞昌、蔡英文作其副手。不過,陳水扁最後還是為了避免黨內各派系不服氣,而還是找回呂秀蓮作其「副總統」搭配。但這也卻為邱義仁、吳乃仁等「新潮流系」,向陳水扁建議二零零八年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人選有了主見,那就是「蔬(蘇)菜(蔡)」。然而,這卻引發黨內其他派系的忌諱及反感,就搶在「立委」提名之前,發動「手術刀行動」圍剿「十一寇」,段宜康也名列其中。結果只有李文忠一人僥倖逃出「包圍圈」,其餘十人全部出師未捷身先死」,最後連李文忠也在「立委」選舉中「掛了」,全軍盡墨,成為「新潮流系」成立二十年來的一次重大挫折。與此同時,游錫堃在黨內其他派系的支持下,主導民進黨「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的決議。可見「新潮流系」樹大招風到什麼程度,但仍不屈服,改以「新社會智庫」的形式繼續留存並「鴨子划水」般活動。
   可能是對「新潮流系」賞識的感恩,也或許是認為今後自己的「總統」選戰還需「新潮流系」操盤,因而蔡英文頗為依賴「新潮流系」的人。而且那麼湊巧,她的姊妹淘高雄市長陳菊,更是「新潮流系」的大姐大。因而當自己為二零一二年「總統」敗選而引咎辭去民進黨主席職時,就指定由陳菊出任代理主席。而陳菊在面臨連同升格前的一任高雄市長,已是連續三任不能再選之下,決定由自己的副手劉世芳(也是「新潮流系」)接棒。但遭到民進黨籍的第一位高雄市長謝長廷的異議,認為應當「輪替」給「謝系」的人了。奈何「謝系」內趙天麟和管碧玲兩人互不相讓,結果在七月間的民進黨「全代會」上,本擁有兩席票選中常委的「謝系」,在讓出一席給「海派」之後,只能是「吃了鴨蛋」,空手而歸。
   如果說,「新潮流系」在由老一輩「大佬」領導時,只是甘於為黨內「大咖」操盤的話,經歷了「十一寇」事件的教訓,新一輩中生代作領導後,尤其是針對台灣地區的選舉已成為常態的實際情況,認為只有當選公職才有地位,因而已經從「幕後」走出,自己披掛上陣,拿下公職才是硬道理。在「九合一」選舉中,一舉拿下六席,其中有三席還是「直轄市」。在六個「直轄市」中,除台北市是無黨籍柯文哲,新北市是國民黨朱立倫之外,餘下民進黨籍的四席,桃園市的鄭文燦,台南市的賴清德,高雄市的陳菊,都是「新潮流系」。在民進黨實際執政人口中取得過半人數,統治了三分之一的台灣。「總統」大選後,蔡英文在安排各種職位時,優先考慮「新潮流系」的人。陳菊也調兵遣將,推薦自己市政府的官員出任更高的職位。這就引起了其他派系的妒忌。
  這次被民進黨提名參選花蓮市長的張美慧,除了是原市長田智宣的妻子之外,也是「新潮流系」的「流」員。整場選戰也是由段宜康主導,輸了當然是不忿,這就導致他拋出了「鄙視論」,可能是要以貶低國民黨支持者的人格,來掩飾自己的失誤。另外,可能也有個人的原因,就是他被控在「九合一」選舉中違反《選罷法》,六月二十八日一審被判決徒刑,還被褫奪公權一年,若上訴後維持原判,就將會喪失「立委」資格,並因此而連帶需辭去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之職。屆時雖然可以以罰金代刑而無需坐牢,但卻失去政治舞台,難免焦躁不安。
  也有人說,段宜康的毛躁,也可能與其連襟洪奇昌被「新潮流系」開除出「流」有關。實際上,洪奇昌此前曾任「新潮流系」總召,在即將卸任時,安排了自己的連襟段宜康「接棒」。但從各種跡象看,這種說法未必成立。
   知名親綠政治評論家魚夫昨日指出,段宜康為何會跳出來批評花蓮選民?原因就是這次補選由「新潮流系」主導,黨內其他同志只好敬而遠之。因而這場敗仗恐是地方對於蔡英文愛用「新潮流系」人士的不滿,國民黨贏的一小步,更可能是蔡英文「GG(完蛋)」的一大步。而且選輸了怪選民沒水準,不會增加支持者,只會更堅定反對的陣營,讓以後的選戰雪上加霜。這顯示地方綠營人士對於蔡英文重用「新潮流系的不滿情緒正在發酵。
  這就是近因了。實際上,段宜康的謬論,就連民進黨人也不原諒,加入了批評的行列。而且就是「新潮流系」的「流」員,包括與「新潮流系」走得很近(有人說已經入「流」)的蕭美琴,也毫不客氣。她要批評段宜康,原因很簡單,因為她要挾自己在花蓮縣「區域立委」選舉中得票過半的餘威,二零一八年參選花蓮縣長,以報二零一零年參選縣長落敗之仇。而段宜康的謬論,不但未能促成民進黨支持者的選票成長,反而得罪重了中間選民和淺藍選民,泛藍支持者更堅定,看來是難有機會了。
  在「新潮流系」中,只有台北市議員梁文傑為段宜康說好話,並相信小段所指的是國民黨「買票」才導致民進黨輸了。但問題是,既然如此,為何不去告發?這豈非是咒罵也是「新潮流系」五大領袖之一的「法務部長」邱太三,查賄不力嗎?
  最要命的是,有人意將之與蔡英文連在一起,說段宜康是代表蔡英文發話。這可是挑撥離間之計。倘蔡英文未能及時止血停損,其負面後續效應將「手尾」很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30 15:13: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