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亞太基金會:陳忠信加盟也無法成為「二軌」

  陰差陽錯。本來在「總統 」大選前最有希望出任海基會董事長的許信良,卻在選後因蔡英文改變主意,希望能由王金平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因而只好退而求其次,改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在選前長廷也有意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但在選後,蔡英文向他明確表示,此職位已預留給王金平或宋楚瑜,要他取消此念頭,並建議他出任駐日代表,謝長廷「沒有魚,蝦也好」,欣然接受)。但現在王金平鑑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深感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將不會有任何作為,因而婉拒。而此時許信良已經走馬上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回不了頭」,只好就位。本來,蔡英文還有一絲幻想,希望能籍著讓曾為「習馬會」做籌備工作的前董事長趙春山,「降一級」出任副董事長,以展現她對「維持現狀」的誠意,並充當蔡政權與大陸方面的「二軌」。而對大陸對台政策極為熟悉的趙春山,深知在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已經「停擺」的大環境下,他本人即使是受到對岸的充分信任和尊重,也將「難為無米之炊」,因而婉拒,而為避免「撕破臉」,只允出任掛名的顧問。許信良在無奈之下,延攬了其原在「美麗島系」的重要部屬陳忠信,出任副董事長,而且是受薪專職。據說,陳忠信已經就職,並與舊老闆一起,天天上班,對新工作非常投入。
  據說,蔡英文對許信良這個人事安排,樂見其成。因為陳忠信是民進黨內大陸政策的溫和務實派,在對岸有深厚人脈,更是民進黨中國事務部的創辦人和首任主管。在陳水扁執政期間,再次委任他為中國事務部主任,希望他能充分運用其在大陸的人氣及人脈關係,促成民共交流。為此,他曾以亞太基金會的前身——歐亞基金會董事的名義,陪同陳水扁的嫡系親信陳其邁等黨政親信登陸,與大陸涉台官員及學者廣泛接觸。因此,陳忠信的這項人事安排,展現了蔡英文希望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能在兩岸事務上,持續扮演有效「二軌」角色的意願。
  實際上,今年六十七歲的陳忠信,在大學時代就投身於「黨外」活動。一九七八年任黨外雜誌《八十年代》編輯,後轉任《美麗島》編輯。一九七九年因「美麗島事件」坐牢四年。一九八三年刑滿出獄,從事寫作及翻譯。一九九一年起歷任民進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選舉對策委員會、政策研究委員會執行長,政策協商委員會主任。由他建議並得到黨中央接納,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並出任首任執行長,後改名為中國事務部,他繼續出任其主任,還曾任過民進黨中央副秘書長。一九九八年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陸委會」諮委,海基會董事。陳水扁時代,曾連續兩任「不分區立委」,屆期完結後不能再次參選「不分區立委」,而以他本人的特質又不可能參選「區域立委」,因而再次委任他為中國事務部主任,後來還被陳水扁委任為「國安會」副秘書長。
  陳忠信是許信良的重要智囊。在民進黨進行「中國政策大辯論」時,他與郭正亮等是許信良「大膽西進」的主辯手,與「新潮流系」的「強本漸進」進行激辯,最後各讓一步,形成「強本西進」的結論。二零零二年七月陳水扁兼任民進黨主席之前,其任「立委」時的國會辦公室主任陳淞山前往福建省漳州市詔安縣陳水扁的老家拍照及複印族譜,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專程到廈門會見他。他返回台灣向陳水扁匯報此行收穫後,陳水扁專門跑到金門大擔島去向對岸喊話:「歡迎江澤民先生來大擔島喝茶」,並隨即委任陳忠信出任中國事務部主任,就是要借助陳忠信與大陸涉台系統的密切、友善關係,來減輕對岸對民進黨「台獨政黨」的疑慮,及順利落實「中國事務部主任率先訪問大陸」的設想。
  今次蔡英文贊同許信良對陳忠信的安排,除了是為他解決「稻粱謀」的問題之外(據說他的脾氣較為急躁,因而不適合出任政務官,實際上陳水扁曾考慮讓他出任「陸委會副主委,但後來考慮到行政工作必須耐心細緻,而改為委任他出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看來就是在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被迫「停擺」之後,希望陳忠信能夠協助許信良,將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打造成兩岸間的「二軌」機構。
  許信良在未能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後,又何嘗不是以「堤外損失堤內補」的心態,希望亞太和平基金會能夠做一番事業,而且可能更有利於他在兩岸間行走?因為海基會董事長必須在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才能有所作為,現在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卻甚至連香港也入不了境,更遑論大陸。實際上,本來就是許信良一系,並主導「凍結台獨黨綱」提案的郭正亮,只不過是因為顧正雄因出任「黨產委員會」主委而必須辭去「不分區立委」,其遺下空缺由他遞補,而且還未辦好手續,亦即尚未具有「立委」的資格,也被禁止入境香港。因此海基會已經成為對岸的「拒絕來往戶」。反而亞太基金會只是智庫,還有機往來,尤其是倘能與大陸的對口智庫聯合舉辦研究會,而有機會與大陸互動。
  在此情況下,作為民進黨的理論家,陳忠信就能充分發揮。實際上,民進黨內多以許信良的「文膽」來比喻陳忠信。陳忠信在《美麗島》任主編時,許信良任《美麗島》雜誌社社長,兩人相交多年,可謂理念相投。許信良兩任民進黨主席期間,帶領民進黨轉型,無論是黨務改造上提出的「黨政合一」,還是兩岸關繫上的「大膽西進」等政策方向,都與民進黨當時的理念不合,引發了發進黨內激烈爭論。在此期間,陳忠信充分扮演了許信良的「智庫」和「資料庫」的角色。也因為陳忠信貢獻良多,許信良提升他為民進黨副秘書長,並輔助他連選連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 在負責民進黨政策研究中心期間,陳忠信研擬出至今民進黨最完整的公共政策,即陳忠信執筆的民進黨展現執政企圖的政策白皮書。而許信良的《新興民族》著述,也是陳忠信根據許信良的理論而執筆寫就的。如今兩人再次合作,應是如魚得水。
  但是,陳忠信卻頗為務實。早在去年十月間他就指出,如果明年民進黨上台,雖然也很希望目前的各種交流在以前各種協議的基礎上繼續進行,但是北京方面對民進黨的某些政治態度不滿意。台灣選舉還沒有進行,目前兩岸關係還處在一個不明確的狀況下,在政治狀況不明確的情況下,北京會暫緩和台灣的交流,最壞的狀況就是兩岸的交流會終止。
  另外還有一個更為棘手的問題,就是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和遠東基金會,都是「國安局」的外圍機構,並經常受「國安局」委托進行專題研究。對岸可能會以此為由,不願與其合作。實際上,就連受到對岸高度信任的前任董事長趙春山,在參與「習馬會」的籌備工作,前往大陸時,就被陸方要求不要用「亞太基金會董事長」的身分,而改用「淡江大學教授」身分。
  何況,亞太基金會還曾有過一頁頗令對岸不愉快的歷史,那就是有此前兩名副執行長,其實是「國安局」的特工,與以新聞記者為職業的香港居民程翔掛鉤,陷入了所謂「間諜案」。再加上陳忠信本人也曾任「國安會」副秘書長,因而並不看好。
  在此情況下,無論是蔡英文的鄉願,還是許信良的好意,亞太基金會要扮演「二軌」的角色,都將是一廂情願。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31 03:53: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