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你停擺我乾脆擺爛,冷和平變冷對抗

  蔡英文上台已經一百天,海基會董事長人選仍然「難產」,這與馬英九就職前就已經鎖定了海基會董事長人選——江丙坤,並在其就職的尚未到一個月,就已經進行了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與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的第一次會談,並簽署了《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及《海峽兩岸包機會談紀要》相比,真是「輸曬成條街」。在「就職百日」前夕的與媒體茶敘中,被記者們「逼問」急了的蔡英文,不得不作出「將在月底宣布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承諾。豈料就在她要兌現承諾之日的前夕,她已經鎖定了中人選王金平,卻公開宣布「唔玩」,打亂了她的部署,也令她面對必須如期宣布並非是心目中的最佳人選,甚至是在完全沒有適當人選也需如期宣布的沉重壓力,深陷對岸和不支持她的選民都正在等著看她的笑話的宭境。
  昨日,就是「本月底」的最後一天,是必須交出答卷的最後期限了。但一直到昨晚九時,仍是「泥牛入海無消息」,眼看著連「未完成的答卷」也都交不出來。就正在人們都猜測是否會「流產」之時,「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卻在九時十分左右,亦即距離「月底死線」只有兩個多小時,宣佈海基會董事長職務將由前「外交部長」田弘茂博士接任。黃重諺表示,田弘茂博士在美國求學及擔任教職時期即投入中國大陸研究,對中國大陸之發展有深入瞭解,同時嫻熟兩岸關係及亞太戰略等議題,更對推動臺灣的民主化、拓展臺灣的國際參與不遺餘力。「政府」將借重田弘茂博士之專業與經驗,由他來帶領海基會,協助臺商拓展商機、解決問題,維繫兩岸之間的交流互動。
  這真個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海基會董事長人選,令所有對人,不管是國民黨人還是民進黨人,都大吃一驚——怎麼會是他?因而產生是「為委任而委任」的感覺,亦即是蔡英文在必須於「月底前宣佈」的時間壓力,「沒有魚,隨便抓只蝦也好」,否則就會在民調已經跌到「死亡交叉」後更被人看衰之下,「無得揀」而「被迫撿一個」的結果。尤其是得悉田弘茂今天就要因私事出境,要十多天才回台灣,而且就連他自己也是在看到新聞報導後才知道自己「雀屏中選」﹙此前蔡英文有徵詢過他,但並未明確知會他是否會被委任)的情況後,更加深了蔡英文是在兌現承諾的時間壓力下,卻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因而才與自己要找「老、藍、男」作海基會董事長的初衷背道而馳,找一個「老、綠、男」來當海基會董事長,大有「臨急抱佛腳」之況。
  實際上,就在王金平公開婉拒之後,社會上還流傳著一個海基會董事長人選可能是蕭萬長的耳語。從個人威望和資歷、能力,到與民進黨人的關係等來看,曾任「副總統」和「行政院長」,並曾作為領導人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蕭萬長,確是最佳人選,甚至比王金平、宋楚瑜還要好得多。然而,曾經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有過動搖的蕭萬長,卻是在國民黨最困難的時候,能夠保持清醒頭腦,在明知北京執著堅持「九二共識」之下,還要一頭撞去南牆,真是「得」不償失,去幹這麼一個比部長級官員稍高一些的職位,卻惹來對岸朋友的不屑,實在不值。因此可以說,蔡英文是在「冇得揀」的絕望情況下,才不得不拖到最後一刻才將「最後的備胎」田弘茂端上桌面。
  但是,從另一角度看,田弘茂才是她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因為無論是王金平、宋楚瑜、蕭萬長,還是民進黨籍的許信良,都不同程度地承認「九二共識」。這與她本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基本立場是背道而馳的,因而是在北京的強大政治壓力之下的無可奈何之舉,大有「城下之盟」的悲況。既然是承認「九二共識」者都不屑她這盤「空心菜」,那就乾脆來個「反高潮」,找個也是不承認「九二共識」的綠色學者,讓海基會董事長與自己同一個腔調。反正兩岸制度性聯絡和協商機制已經「停擺」了,也就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相信,田弘茂本人卻不將「九二共識」。盡管他也說過,北京一定要給「九二共識」,很清楚,但仍要過去,這才與蔡英文合拍。
  實際上,田弘茂可以說是蔡英文的親密同事。不但都曾是李登輝對智囊,而且在「扁朝」時也都在「國安」系統任過職——當時蔡英文是「陸委會」主委,田弘茂先後任「外交部長」及「行政院政務委員」,不單止都是每週「行政院會」的固定參與者,而且更是「國家安全會議」的成員,經常就台灣當局遇到政治危機時「並肩作戰」。而且,在蔡英文敢於「犯上」,否定陳水扁的承認「九二共識」談話不久,田弘茂也推出了在「護照」封面加註「台灣」,正是哼哈大將。這份「戰友」感情,哪是那些「身在綠營心在藍」者可以比擬!    
  誠然,田弘茂早期也曾出任過「國統會」委員,但激勵主張「台獨」的台聯黨主席黃昆輝,也曾是「國統會」委員呢,就更不用說現在已經成為「台獨精神領袖」的李登輝,當時是「國統會」主委,並更是一手主導成立「國統會」,並制定《國統綱領》了。人總是會變的嘛,作為李登輝的智囊,他當然會跟隨李登輝轉變。
  誠然,田弘茂現任職董事長的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其前身是張榮發捐資成立的國家政策研究中心,而張榮發是贊成「九二共識」及兩岸交流的,實際上也正是澳台航線和兩岸直飛航線,先後挽救了長榮航空的經濟宭境,因而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得益者。但必須指出的,正是因為長榮集團的高管們,都在擔心田弘茂的政治表現,將會影響其海空業務都對大陸依賴很深的長榮集團,才有了田弘茂徵得張榮發同意後,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日將國家政策研究中心改名為國策研究院,並將其遷離長榮集團,在另一棟大樓辦公,而且也改為向外募捐財源之舉。
  誠然,在田弘茂的辦公室,懸掛著他夫婦與江澤民及國台辦前主任王兆國會面的合照。但那是很早年的時候了,當時他還曾在「國是會議」上,對有關兩岸議題的結論進行最後的彙整呢。而當年陪同他訪問大陸的陳必照,在陳水扁沐猴而冠時,是首任「國防部」文人副部長,代表阿扁作監軍,監視那些國民黨籍的「國防部」高層。而他又何嘗不是變成阿扁的首任「外交部長」!他現在還在懸掛那張照片,只是為了為自己「貼金」,強調自己在兩岸事務研究領域的資深經歷而已。
  誠然,田弘茂去年十月倫敦出席「二零一五亞洲安全論壇時」曾提到,兩岸關係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共如何看待蔡英文,他也提到,「九二共識」仍會是兩岸關係的關鍵點,因為中國已多次重申,兩岸間的官方及半官方溝通機制,必須在承認「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才能進行。當時他更斷言,若蔡英文執政,卻仍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將導致兩岸溝通機制中斷。這就更是反襯了田弘茂在明知蔡英文已經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聯絡機制已經完全「停擺」的情況下,仍然樂於接受這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位子,只是為了求官,那管它能否有所作為!
  同樣道理,蔡英文最終找了田弘茂,就是要在兩岸聯絡機制已經「停擺」之下,橫下一條心來,乾脆來個擺爛,破罐子破摔,「一拍兩散」,並進一步向深綠靠攏。從此,兩岸關係就將由冷和平轉入冷對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01 05:32: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