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黃志芳出任駐新加坡代表的政治考量

  江春男(司馬文武)因酒駕辭職後,其所遺留的台灣當局駐新加坡代表將由何人接手?昨日傳來最新的消息是,將由現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接任。但黃志芳仍將兼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一職,因而知情者形容他是「靠前指揮」「新南向」的工作,並將新加坡作為實施「新南向」政策的「橋頭堡」或「重要據點」。但畢竟與仍設在台北「總統府」內的「新南向辦公室」距離較遠,可能會與總部有所脫節。因而另有消息說,「新南向辦公室」將與「經濟部」屬下的「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整合為隸屬於「行政院」的「對外經貿談判辦公室」,並由蔡英文重要的兩岸政策幕僚、「國安會」諮詢委員傅棟成負責,因而有「新南向辦公室」將有弱化之虞一說。
  黃志芳出任駐新加坡代表這個人事安排,是專業考量,因為他本人就是「外交官出身,因而是幹回老本行;而由傅棟成接管「新南向」工作,同樣也是專業考量,因為他本來就是台灣大學的經濟學碩士,進入公職後就在「行政院經建會」任職。一九九五年蕭萬長從「經建會」主委調任「陸委會」主委時,就把直接重要文膽傅棟成帶到「陸委會」,升任經濟處處長。二零零零年第一次政黨輪替,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後,也深受蔡英文信賴,成為她口中「最欣賞的同事」。二零零八年第二次政黨輪替,傅棟成憑借其財經專長以及與蕭萬長的淵源,繼續留在「陸委會」,並副主委兼海基會副董事長,成為時任「陸委會」主委賴幸媛非常仰仗的副手。二零一六年第三次政黨輪替,蔡英文從陸委會徵調了一批舊屬到身邊,作重要幕僚,其中傅棟成為「國安會」諮詢委員,專責處理國際及兩岸間的經濟事務。因此,倘是由他接手「新南向」業務,不管是作為黃志芳在總部的「替身,還是直接獨當一面做「一把手,都是適合其專業的對口安排。
  至於黃志芳,本來就是「外交部」的專業官僚。但在蘇起被李登輝任命為「陸委會」主委後,感到兩岸關係事務引起全球觸目,而且也與國際事務密切關聯,因而向「外交部」借調了兩人,以加強「陸委會」的涉外工作:一是黃志芳,二是黃健良;前者在聯絡處,後者在港澳處。但不久即發生第一次政黨輪替,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對黃志芳的口才頗為欣賞。因而當「總統府」公共事務辦公室主任出缺時,蔡英文就向陳水扁推薦了黃志芳補缺。此後黃志芳扶搖直上,從「總統府」副秘書長到「外交部長」。馬英九上台後去職,蔡英文重任民進黨主席後,委任他為國際事務部主任,現為「新南向辦公室」主任。
  黃健良則在「陸委會」沉沉浮浮。馬英九上台後,委任蘇起為「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即找來舊部黃健良出任其辦公室主任。蘇起為「美牛」事件引咎辭職後,黃健良回到「外交」本行,曾任駐韓國副代表,現任駐新加坡副代表。去年曾參與籌備在新加坡舉行的「習馬會」的幕僚工作。如果黃志芳果然是出任駐新加坡代表,正好與黃健良再次相會,繞了一圈之後重做同事。
  如果單從「外交」專業來說,蔡英文委任黃志芳作駐新加坡代表,是適任的。畢竟他是「外交官」出身,而且還曾任「外交部長」。盡管當時有人認為他是「乘直升飛機」,但專業還是有的。而且現在他的年齡也已不小,出任新加坡代表無論是資歷還是能力都是綽綽有餘。
  從政治上看,就近指揮「新南向」工作之說,也有其道理。不過,在「五二零」之前,最初是傳說他將出任駐印尼代表,以取代張良任。這除了是就近指揮「新南向」之外,還有一個重要任務:民進黨既然「反核電」,就必須加強其他方式發電以作補償,而天然氣較為清潔,符合民進黨所追求的環保。而印尼則是距離台灣最近的天然氣大國,因而加強與印尼的關係有利於購買天然氣。有關購買印尼天然氣的合約,是當年時任「副總統」的呂秀蓮在到巴厘進行「度假外交」時簽署的。因此,蔡英文勝選後,也曾傳說過呂秀蓮將會出任駐印尼代表。然而,張良任的任期尚未屆滿,而印尼又不像美國、日本那麼重要,要現任者在任期未滿時「卷包袱」,似是不合情理。
  其實,即使是上述理由都能成立,蔡英文要將黃志芳調離台灣,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考量,就是為了能讓邱義仁重返「國安會」出任秘書長創造有利條件。
  實際上,蔡英文當時當初在建立「國安」團隊時,是希望邱義仁能「回鍋」出任「國安會」秘書長的。邱義仁思維縝密,論述犀利,而且也擅長於選戰操盤尤其是戰略分析,因而是「國安會」秘書長的最佳人選。而倘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就將牽動對吳釗燮的安排。因為在蔡英文的心目中,同樣為她的「總統」選戰立下汗馬功勞的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既可安排為「國安會」秘書長,也可委以「總統府」秘書長。但邱義仁似乎在二零零八年涉入「巴新案」後,官司纏身,心灰意冷,對再次出任政治公職興趣缺缺。尤其是得知黃志芳將會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與「國安會」人員同樣在「總統府」上班後,就更不願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因為他極為不忿黃志芳在「巴新案」中,對其落井下石的表現,因而與其有「不共戴天之仇」。
  由於邱義仁拒接「國安會」秘書長,蔡英文只好將「次選」吳釗燮「頂上」;原擬由吳釗燮出任的「總統府」秘書長,蔡英文就找來也是「老男藍」的林碧炤。然而事實證明,吳釗燮雖然忠心耿耿,但卻缺乏出任「國安會」秘書長所需的戰略思維及政治頭腦,因而在處置「雄三誤射」等危機事件時頗為被動,這也構成了蔡英文的民調陷入「死亡交叉」的重要因素。因而不少人說,倘「國安會」秘書長是邱義仁,就不會至於如此。因此,蔡英文有意重邀邱義仁接任「國安會」秘書長,而吳燮釗則改任「總統府」秘書長或是駐美代表。這樣就是各適其所用對人,而且還可排走「老男藍」林碧炤或高碩泰。
  筆者曾分析,邱義仁重返「國安會」最大的障礙,是將要與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同在「總統府」大樓內辦公。倘蔡英文能以「就近指揮」為由,要「新南向辦公室」南遷,那就是邱義仁「班師回朝」的適當時候。——不要忘記,在游盈隆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成立酒會上,久未露面的邱義仁,就趕來祝賀。這除了是「戰友之情」之外,當然也因為「台灣民意基金會」的宗旨之一——加入聯合國,志趣相投。  
  現在,蔡英文的處境很不妙。除了是民調面臨「死亡交叉」之外,還因為「總統府」和「國安會」的運轉並不暢順,均缺乏具有戰略觀的人才。因而月前才有將「總統府」副秘書長曾厚仁調任「國安會」副秘書長之舉,以補強「國安會」的「對外」功能。但他的專長是東亞事務,仍然缺乏危機應變的經驗。因此,說不好蔡英文「忍痛割愛」,將黃志芳調任駐新加坡代表,讓他離開「總統府」,就是為了「恭迎」邱義仁回任「國安會」秘書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02 03:49: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