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表面顧全團結大局難以掩蓋重大分歧

  中國國民黨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是國民黨再次成為在野黨後的「全代會」,也是洪秀柱就任黨主席後首次主持的「全代會」,為了表達「重新再出發」的意涵,選擇了當年「兩蔣」時代召開國民黨「全代會」使用的陽明山中山樓來召開(昨午在聚餐時前主席吳伯雄就詢問已經有多少年未曾在此召開「全代會」,有人答曰已經二十八年了)。不過,「真誠反省,勇於改革」的大會主題數有了,所通過的新黨綱也灌注了這個主題,而實際上是否會理論與實踐高度相一致?從昨日會場上各位「天王」級人物明里暗中的互相較勁、勾心鬥角的情況看,可能才是又一輪暗鬥的開始。
  實際上,昨日在會場上,幾位「天王」級人物的互動就十分微妙。在去年「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先是大搞「擋柱」,後是強行「換柱」,因而與洪秀柱結下樑子的朱立倫,刻意早退,僅是參加了開幕式就以處理市政事務為由離開了會場,作為國民黨的唯一「直轄市長」,卻連執政縣市長的施政重要成果報告也不做。王金平也是僅出席了開幕式就離開了會場,因而有人分析,如果不是開除他出黨的提案被封殺,可能他能連開幕式也懶得出席,因為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去年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與他結下的恩怨太深了;現在之所以露一下面,是感謝中常會內地「挺王派」中常委們,為他擋下這個提案而已。有人卻遲到,本來「全代會」是國民黨的最高權力機關,每年才召開一次,因而所有身為黨代表的從政黨員都必須自覺地出席這個最重要的年度盛會,即使是有其他重要事務也需「讓道」,但馬英九卻以參加橫渡日月潭的活動為由,沒有出席上午的會議,在下午二時復會後才匆匆抵達會場,而且雖然是其到場時連戰仍然在場,但兩人卻沒有見面寒暄,中午還逗留在中山樓用餐的連戰,還隨即離開會場,這就間接證實了外界關於連馬不和的傳聞。只有吳敦義從頭跟到尾,但這卻反而佐證了他將於明年與洪秀柱爭奪黨主席的傳聞,因為他要坐鎮「全代會」,指揮支持者打好各項有利於他明年參選黨主席的戰鬥,尤其是縣市黨部主委由黨員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及縣市長候選人也應先行在黨內初選產生的提案建議。 
  其實,在此次「全代會」召開之外,就已浮現了不少黨內矛盾。其中海外黨代表關於開除王金平黨籍的提案,就顯見黨內「深藍」與「本土」的矛盾,並不因為黨正面繼丟失政權,及「立委」議席不足三分之一的嚴峻局面後,又遭到民進黨追殺黨產,趕盡殺絕的危險,而有所消減;幸而在「全代會」召開之前就 被黨中央強力壓制,除了是以「挺王派」為主的中常委們設法以技術手段予以阻攔,文傳會主委周志偉銜命親自到「立法院」向王金平作出說明的之外,該提案更連「全代會」的《會議資料》「一般提案建議處理意見表」也沒有將之收錄在內,亦即根本就沒有被提交提案審查委員會審查。但其他的幾個矛盾仍然仍在,而且有的矛盾還很尖銳,只不過是以團結為重,沒有爆發,只是暗鬥而已。而這些矛盾,大多是圍繞在明年黨主席選舉的焦點上。
  其一、是國民黨究竟是否向「新黨化」轉變?自去年國民黨「總統」初選以來,洪秀柱為了爭取黨內「鐵票部隊」黃復興黨部的支持,「深藍」政治光譜越來越明顯。在當選黨主席後,為了爭取黃復興黨部的「保駕護航」,在黨務工作中更是有著趨向「新黨化」發展的跡象。吊詭的是,現在連新黨也已不再那麼堅持排斥非「深藍」者,如僅在十多天前的新黨黨慶中,就為王金平緩頰,這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事。此顯示即使是曾經長期固守政治光譜極右翼的新黨,在選舉成績,尤其是黨務運作經費的沉重壓力(新黨因為在連續幾屆的「不分區立委」選舉中未能跨逾得票率「門檻」,或是沒有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而未能獲得選舉補助金分配)。但洪秀柱卻不顧多數選民的接受程度,只顧自己的政治理念,在「國家定位」方面繼續向「新黨化」靠攏,其在昨日主導「全代會」通過新的政策綱領案,在總結過去成績時有正面提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在今後政策綱領方面卻是只提「深化九二共識」,積極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可行性,而去掉了「一中各表」。
  就此,正在暗中運作參加明年黨主席選舉的吳敦義,及曾經與洪秀柱爭奪「總統」參選權的朱立倫,就有不同的看法,在大會開幕前接受媒體訪問時明確地表示,「九二共識」與「一中各」不能分割。
  盡管說,洪秀柱的提法在政治上是對的,但對讓國民黨在二零一八年的縣市長選舉,及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中有進展,卻沒有幫助。這就牽涉到國民黨的政治定位的問題,究竟是希望能夠按照西方政治學中的政黨學說,政黨的主要功能就是通過選舉取得執政權,還是像新黨那樣只是宣揚自己純正的政治理念,只是自己喊「爽」,而不顧選舉結果,以至連政黨選舉補助金都無法獲得分配,斷了黨的運作經費來源?尤其是在民進黨追殺國民黨的黨產,今後國民黨非常依賴政黨選舉補助金的嚴峻前景下。
  其實,國民黨對自己的政治定位早有結論。連戰出任黨主席時就宣佈,國民黨已經從革命政黨轉型為民主政黨,就是此意,不但是要堅持自己的政治理念,更要為了爭取最大的選舉成果,適應主流民意。在取得執政權後,再調整政策,並設法引導民意向自己的政治立場轉變。
  吳敦義、朱立倫等昨日只是在開會前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並沒有在討論時與洪秀柱抬槓,朱立倫甚至提早離場不參加討論政策綱領案的第四場會議,主要是擔心造成分裂,在國民黨已經大敗、前景慘淡之下,再鬧不團結,就將更難翻身。因而昨日在表決該案時,只是以鼓掌方式通過,連舉手程序也節省了,吳敦義也沒有表達異議。
  洪秀柱昨日之所以堅持可能會脫離民意的政治主張,或是前日軍公教十幾萬人的大遊行間接給了她底氣。這個由軍公教人員,尤其是退現役軍人參加的遊行,是歷史上第一次,也是世界上罕見。而且就像二十前新黨的活動那樣,和平進行,秩序整然,按時解散,不留下任何一件垃圾。雖然是在時間上巧合,但卻給洪秀柱的「深藍」理念「打氣」。
  但在縣市黨部主委直選產生的提案方面,洪秀柱就抵擋不了吳敦義的支持者了。這個提案有六百七十七位黨代表連署,幾乎是全體黨代表的一半,而且大部分中常委都參與連署,可見壓力極大。這個提案洪秀柱極為不利,因為她與國民黨基層完全脫節,而吳敦義卻是大受基層歡迎,而且在卸任「副總統」前後,已經鴨子劃水般深入基層活動。洪秀柱盡管掌握黨機器,但將不敵一人一票的基層選舉。盡管昨日一些資深黨工主導作了技術處理,運作將該案交由黨中央研擬配套條例,但這已註定,在明年的黨主席選舉中,她再也不能「順風順水」了。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05 04:20: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