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田弘茂及其任命都是充滿矛盾的復合體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昨日在出席首部以兩岸現實交流為題材的電影《愛的蟹逅》首映式時,回答記者「您對台灣新任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有何評價?」的提問時表示,「我對他並不瞭解,我重視的是海基會負責人對兩岸商談的政治基礎的表態,是不是還是堅持過去長期以來雙方確定的政治基礎,還是有什麼新的描述?我們拭目以待。」張志軍換為此而再次強調,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台灣海基會向大陸海協會發來的函,明確表明願意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盡快進行商談。三天之後,海協會復函海基會,表明願意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重新恢復商談。所以問題的關鍵是政治基礎,是授權商談的政治基礎,而不是人。
  張志軍的談話內容,很明顯是針對候任臺灣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前日在接受某電臺主持人專訪所說的「雖然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仍要求我方接受九二共識,但不能代表大陸高層的意見,現大陸最高層還沒有講話,希望還有空間」而做出的反應。
  實際上,田弘茂的這番話,不單止是對大陸方面受權主管兩岸事務最高官員張志軍的輕蔑,而且更是狂妄到以自己個人的感覺,自以為是地認為北京最高層將會放棄「九二共識」,在他正式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後,已經「預留空間」的大陸最高層就將會「遷就」他,在否定張志軍對「九二共識」的堅持的同時,同意恢復海峽兩會的聯絡機制,并進而恢復兩會協商。真是好大的口氣。
  當然,在出任國臺辦主任之前,已經在國際事務領域上見慣大風大浪的張志軍,是不會與此等小人一般見識——盡管田弘茂此前也曾出任過「扁朝」的「外交部長」,但只不過是被困在只有二十多個「邦交國」,而且還都是小國、窮國,打不進任何政府間國際組織的「井底」的「青蛙」而已,正是「花盤豈生萬年松」、「螞蟻緣槐誇大國」。——張志軍的反應并沒有「以牙還牙」,反唇相譏,但卻又鄭重地指出峽兩會恢復商談的政治基礎是「九二共識」,「而不是人」。這真是一語雙關,既重申了北京的原則立場,反駁了田弘茂「希望還有空間」之說,又適度地搓頓了田弘茂的傲慢與偏見以至是不學無知的態度。
  實際上,田弘茂所說的「大陸高層」,應是習近平,而習近平在臺灣政治局勢發生重大變化后,就曾幾次作出鄭重變態,包括在今年三月全國「兩會」初期的重要談話,及七月一日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五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都已申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任何形式的「臺獨」,只有在承認「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才能進行兩岸制度性協商。鏗鏘有聲,斬釘截鐵,根本就不存在什麼「還有空間」。
  在這里,田弘茂犯了一個「自大狂妄」的錯誤,就是不把即使是以臺灣方面糾纏不休的「對等」訴求,行政位階也在他之上的張志軍放在眼內(按:以臺灣地區的體制,海基會董事長受陸委會主委節制),而是要把自己抬升到與大陸最高層「平等」的地位。
  不過,張志軍雖然明確地反駁了田弘茂的「還有空間」,卻仍然是留有餘地。那句「拭目以待」,可圈可點,既然你田弘茂自視那麼有能耐,就請你勸說你的最高層真正地做到「維持現狀」,堅持過去長期以來雙方確定的政治基礎「九二共識」,否定其在「五二零講話」中的說法,爭取在「雙十講話」中作出符合這個政治基礎的新論述。單是你田弘茂表態,并不足夠,因為海基會只是受權機構,只有授權者的變態才算數。這就是張志軍「問題的關鍵是政治基礎,是授權商談的政治基礎,而不是人」的意涵所在。
  從田弘茂的話中,我們除了看到他狂妄自大的一面之外,也看到了他自卑菲薄的另一面,因而是一個相互矛盾的綜合體,而且還體現在兩個層次上。第一個層次是他本人的自我矛盾,他曾任過陳水扁時期的首任「外交部長」,當然知道在當今的國際主流環境下,「臺獨」根本就行不通,因而他就說自己不是「獨派」——這話也有為目己「挪火煮食」之意,因為自己被安排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就必須壓抑自己曾經有過的「臺獨」情緒,這是受「屁股指揮腦袋」所限,并非是自己的自覺行動。但另一方面,他對大陸事務完全不熟,連習近平曾經數度申明對臺政策立場,都不知曉,還寄望大陸最高層有「鬆動空間」。
  第二個層次是他本人職務的職能所需與民進黨內氛圍尤其是「獨派」的矛盾。台灣政壇有一個說法,蔡英文在物色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過程中,所屬意的王金平予以婉拒,宋楚瑜則遭到黨內「獨派」的反對,只好「回頭看」,此時黨內個派別都可接受的許信良,已經出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因而只好在備胎人選中挑選了「隱獨派」田弘茂,既不能讓對岸太「感冒」,又要安撫黨內「獨派」。而實際上,當宣布他將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後,曾經在海基會董事長人選上有所不滿的「獨派」,響起一片歡呼之聲。既然如此,他就是代表「獨派」的利益,卻出任不但需要「去獨」,而且更要承認「九二共識」的海基會董事長,就必然會產生矛盾,左右為難。但從另一角度看,惟其如此,證明了蔡英文并不準備恢復海峽兩岸商談,因而就找了個并不適合的人來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反正由于自己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復談無期,就無需找一位承認「九二共識」的人士出任該職。反而是讓「獨派」人士出任該職,還可為海峽兩會未能恢復商談找到一個「掩耳盜鈴」的「合理」理由。因而可以預見,田弘茂的海基會董事長只是掛名,根本無事可做,就像陳水扁後期先後委任民進黨籍的張俊雄、洪奇昌,出任海基會董事長那樣。
  其實,就是田弘茂在接受某電臺專訪時談到他在「國是會議」上的「貢獻」,就足以為自己「倒米」。實際上,正是這麼「國是會議」,才是臺灣當局在建制領域進行「臺獨」分裂活動的發軔開端。其作出的「修憲」建議,將「國代」和「立委」原先在全中國各省區選出,改為只是在臺澎金馬地區選出,「總統」也是從由「國代」選出改為全民直接選舉產生,前者雖然是受形勢所限,但這兩大舉動,卻是「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獨臺」發端。這就難怪,當大家都在強調「九二共識」之時,也是屬于「獨派」的呂秀蓮卻拋出了「九六共識」,就是此意。
  而且嚴重的是,透過「國是會議」,廢除了《刑法》一百條》,讓「臺獨」勢力可以「合法」活動,并向民進黨提供了可以茁壯成長的土壤,以至可以奪取「中央」執政權。當時李登輝還沾沾自喜為「寧靜革命」,其實是另類「顏色革命」,亦即不採「暴力革命」斷手段,而是通過選舉來實現奪取政權。這正是大陸方面最為忌諱之處。
  當然,所謂愛國一家,愛國不分先後,只要田弘茂能夠回到「九二共識」的正確軌道上來,并勸說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那就可以不理他過去做過些什麼,重在現實表現。因此,盡管張志軍不滿他的挑釁態度,但還是給了一個機會,「們拭目以待」。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07 05:38: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