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是法治還是人治端看今日中常會

  中國國民黨究竟是一個嚴格依法治黨的政黨,還是一個實施人治的政黨,可能在今日中午的中常會上見分曉。那就是,自王金平聲稱倘獲黨中央徵召出戰「總統」大選將會「義不容辭」後,就串聯連署要求黨主席再次修訂「總統」黨內初選民調計算方式的幾位「挺王」中常委,是否會撤案,倘堅持提案黨中央是否會予以接納。倘黨中央接納「挺王」中常委的提案並就此作出決議,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就幾乎可以「收攤」了。
  本來,在馬英九因「九合一」選舉慘敗而辭去黨主席,由朱立倫一人參選接任後,人們都以為他是一個「中興少主」,以為他會帶領全黨銳意進行改革,而確實當時朱立倫也曾發誓要改革國民黨。倘果如此,這家「百年老店」仍有可能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百年枯樹發新芽」。怎料人們將他看高了,他不但是一個懦夫,身為黨主席卻怯戰畏戰,而且優柔寡斷,上任幾個月後,未見推出任何改革措施,相反僅有的幾項措施以「改革」為名,卻是可能會「革」掉這家「百年老店」的老「命」。比如,未經事先做過細工作就宣佈取消連戰、吳伯雄的榮譽主席職務,令老一輩心灰意冷,在今次「總統」和「立委」黨內初選「兵荒馬亂」之際,卻冷眼旁觀,不願出面協調。--須知道,二零零八年國民黨連贏「立委」、「總統」兩場大戰,除了是陳水扁天怒人怨的客觀因素之外,作為黨主席的吳伯雄,組織協調黨內各派勢力,團結一致勇猛作戰,更是重要的主觀原因。現在少了這些「老傢伙」進行協調,國民黨就只能是亂成一團,各吹各的號,誰也不服誰。
  朱立倫對黨務的處理手法,其實與柯文哲處理市政的手法差不多,都是有「破」無「立」。他雖然撤換了由金溥聰搭建的黨中央文宣隊伍,卻未能組建更為給力的輿論大軍。與蔡英文刻意經營民進黨中央黨部的文宣隊伍,並將主要精力擺放在「婉君」方面,形成鮮明對比。但他又被在「九合一」選舉中,差點丟失新北市而嚇破了膽,尤其是聽說「老縣長」蘇貞昌已將戶籍遷回新北市後,擔心倘辭職參選「總統」將會丟失新北市,因而卻不敢「破」更不敢「立」了。——即要退守新北市,堅決不願出戰「總統」大選。甚至連黨主席也說是只做一年,明年大選國民黨無論勝敗他都將辭去黨主席--勝了「總統」當然兼任黨主席,輸了他就必須引咎辭職,其實是早就打定「過渡」黨主席的算盤。既然如此,為何當初又要當仁不讓地參選黨主席,而不是相讓於真正有心領導好國民黨的同志?
   顯然,修讀會計學博士學位的朱立倫這位「精算師」,打錯了算盤。當初他以為可以藉著黨主席之便利,參選「總統」;但走馬上任後,才發覺情況比原先想像的更糟糕。因而不但自己不選,而且還要在主導黨內「總統」和「立委」初選過程中,無所作為,隨波逐流。除了是「總統」初選荒腔走板,讓民進黨和蔡英文心中暗爽之外,「立委」黨內初選也是亂成一團,擺了不少烏龍。倘繼續如此下去,國民黨即使是受惠於「單一選區兩票制」,未選就先贏了花蓮、台東、金門、連江及原住民的議席,但其他的一些選區可能會被民進黨攻陷,讓蔡英文和民進黨獲得「總統」勝選和「立委」過半的佳績。輕易實現「完全執政」。
  朱立倫對黨內「總統」初選的「闊老懶理」,可從黨中央秘書長李四川對媒體介紹「總統」初選的民調計算方式中,窺見端倪。當然,也不排除朱立倫仍然心存僥倖,並與王金平達成默契,以教「辣」的民調方式「搓」掉唯一領表連署登記參選的洪秀柱,而朱立倫就向馬英九緩頰,徵召王金平參選「總統」,自己則帶職參選作王金平的副手。倘「王朱配」贏了,王金平只做一屆「總統」,且不兼黨主席,朱立倫自己就可以「副總統」之身兼任黨主席,以利於四年後正式出戰「總統」大選;倘是輸了,因為自己是「副手」,所應負責任不大,而且因為帶職參選也不會失去新北市。
  因此,國民黨中央對「總統」初選民調的計算方式,一直就是以「搓掉」洪秀柱為主軸。只不過是後來洪秀柱的人氣急升,而朱立倫、王金平也分別發表聲明棄選,吳敦義更是連參選意願也未曾表達過之下,中常會才通過了支持度民調和對比式民調各佔百分之五十的較合理方式。但在王金平一聲「義不容辭」後,幾名「挺王」中常委既然要推翻自己曾表決通過對民調方案,打算向今日召開的中常會提案,要求「總統」初選的民調方式應比照「立委」初選,回復比式民調佔百分之八十五、支持度民調佔百分之十五,且就算洪秀柱通過此初選民調「門檻」,也還要與黨內「天王」再進行一次「排綠民調」,以產生最有勝選機會的候選人。這分明是要「卡洪」,並為王金平「挪火煮食」。
  對此要推翻中常會決議的提案建議,身為黨主席的朱立倫,卻竟沒有明確表示反對,而是回以一句含糊的「一切按制度走」,與蔡英文的「空心菜」形象相比,不遑多讓,又是一名「空心老倌」。幸好,日常主管黨務的副主席郝龍斌,尚算是較為清醒,明確表態不贊成在此時更改任何遊戲規則,只要洪秀柱民調過了百分之三十多「門檻」,提審會就會依制度向中常會呈報人選、提請核備。
  而王金平也可說是仍有自知之明,可能一方面是擔心自己的「義不容辭」會惹發黨內強烈反彈,就將會像「回力標」那樣反「卡」到自己,另一方面是擔心「挺王」中常委的做法,會人們將這筆「帳」算到他自己上。因而昨早連忙打電話給「挺王」中常委,要求他們不要提案。
  但「挺王」中常委是否有所收斂,就要看今日的中常會了。倘這個「陽謀」遭受挫敗,黨中央就將按原定規劃,在十二、十三日進行民調,並在十四、十五日公佈結果,而洪秀柱過關的機會則甚高。
  即使如此,王金平也不是沒有機會,可以與洪秀柱協調合作。但由於是按制度走,他就只能是「副總統」參選人,可能會接受不了。因為在「立法院」,他是「院長」,洪秀柱是「副院長」,哪有倒過來的道理?何況,還有一個變數,就是馬英九。馬英九現時的考慮,可能仍要阻擋王金平。他與洪秀柱沒有甚麼「仇口」,而洪秀柱昨日「子不嫌母醜」的說法可能也會令他感動,或許會動用其在黨內的「殘餘權力」,「捍衛」現行民調方式。在洪秀柱民調過關後,就沒有「徵召」之說了,王金平即使是要「配」,也只能是「洪王配」。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10 05:18: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