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委派宋楚瑜出席「APEC」何止二桃殺三士

  本年度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於十月二十日在秘魯首都利馬舉行。由於這是蔡英文上台後的第一個「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也由于她在「五二零」結合中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及協商機制「停擺」,因而她就將代表她出席今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視為挑戰和沖擊目前兩岸關系僵局的極為難得的良機,決定委派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作為她的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并在今年主辦國秘魯尚未向「中華臺北」經濟體發出正式的邀請出席確認書之前,就搶前放出消息,以圖造成「既成事實」,向秘魯施加輿論壓力,迫使其接受由宋楚瑜代表她出席「」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安排,從而又反過來向北京施加現實壓力:既然在她沒有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臺灣當局都可以派出與北京關系友好的代表出席極為重要的國際會議,并有可能會籍機與習近平「相見歡」了,那麼,作為比此「低一層次」的兩岸聯絡協商機制,也應重新恢復運作了。否則,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各國領袖,是會有「看法」的。
  倘蔡英文真的是有此意圖,那就必然會引起北京的高度警覺,運用自己在「AOEC」組織內的重要地位及影響力,向今年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主辦國秘魯,及所有成員體,強調中國和「中華臺北」加入「APEC」時的諒解備忘錄,及「APEC」首次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所形成的「西雅圖模式」,臺灣方面只能派出經貿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作為其領袖的代表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宋楚瑜雖然曾當過臺灣省長,與部長同級,但卻并非是經貿領域的官員,不符合「西雅圖模式」的標準要求,因而不具出席會議的資格。而主辦國及「APEC」的各家經濟體,為了爭取到習近平主席出席會議,以避免會議「失色」,加上中國的上述理由充分,相信是會接受中國的意見的。因此,蔡英文只能是弄巧反拙,倘處理得不好,就將會像二零零一年的上海「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那樣,沒有任何代表出席會議,成為「空白」,徒留甫上臺就遭遇當頭棒喝的遺恨。
  實際上,根據「西雅圖模式」,台灣不但不能主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且台灣領導人也不能出席這個最高層次的會議,而只能是派出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以「領導人代表」的名義。此外,根據決定兩岸三地加入「APEC」的「韓國備忘錄」,台灣和香港(回歸後稱為「中國香港」)都不能舉辦「APEC」的「雙部長會議」,而在「雙部長會議」召開時,兩地只能派出負責經濟事務的部長出席,而負責外交事務的部長則不能出席。至於台灣「領導人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邀請方式,通常是由主辦當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經濟體的領袖,當然是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派出特使前往台灣,當面向台灣領導人發出出席邀請函。而台灣出席會議的「領導人代表」的具體人選,必須獲得北京同意。然後,當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主辦經濟體,再向台灣發出具體人選的邀請函。因此,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就職之前,盡管李登輝和陳水扁都曾耍過花招,意圖突破「西雅圖模式」,派出高于部長級及非經濟領域的官員,如王金平、賴英照等,作為領導人代表出席,都遭到北京的反對及主辦國的否決,李登輝或陳水扁只得被迫乖乖就范,改派部長級經濟官員出席。
  二零零一年中國首次在上海舉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由於台灣是由陳水扁掌政,北京乾脆特使也不派出,只是傳真一紙邀請函,而且連收件人的姓名也付諸厥如。陳水扁意圖籍著當年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舉辦的機會,實現「務實外交新突破」,提出由卸任「副總統」李元簇代表他出席,理所當然地遭到北京反對。陳水扁氣急敗壞,竟然不顧剛參加「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尚未離開上海,正是代表他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適當人選,決定連代表也不派出,正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成為自一九九三年「APEC」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以來,台灣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缺席的記錄。據說,陳水扁後來頗為後悔,而民進黨內也是埋怨聲連連,因為中國大陸沒有任何損失,受損失的倒是台灣自己。
  但陳水扁仍然沒有吸取教訓,在翌年於墨西哥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任由叫囂要推動「烽火外交」的「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策劃,擬定「最高目標」和「最低目標」,對「西雅圖模式」及一個中國原則的國際秩序發動沖擊。其「最高目標」是爭取由陳水扁本人親自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最低目標」則是倘上述企圖失敗,就派出已升任「行政院副院長」并兼任「經建會」主委的林信義出席,如能得呈,既可被視為「烽火外交」的一大「突破」,提升台灣當局出席「APEC」非正式領袖年會的官員的位階,又可使林信義本人能有機會報複去年十月在上海「APEC」雙部長年會上「受辱」的「一箭之仇」。結果,這個圖謀也理所當然的遭受挫敗。
  馬英九上臺後,由于他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恢復協商并簽署了系列協議,因而由北京作主導,「APEC」的主辦國都樂意讓臺灣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代表「升格」,先后由曾任「副總統」和「行政院長」的連戰、蕭萬長代表馬英九出席。——如果不是北京主動,各主辦國是不會超越「西雅圖模式」的。現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的聯絡及協商機制「停擺」,在臺灣方面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問題上,當然是必須嚴格遵守「西雅圖模式」,哪到蔡英文胡沖亂撞。
  其實,蔡英文想出了委派宋楚瑜為其代表的點子,除了是要沖擊「九二共識」下的國際秩序及兩岸聯絡機制之外,還有一個意圖,就是要在臺灣內部的泛藍陣營制造分裂,以達到其「二桃殺三士」之目的,向正在苟延殘喘的國民黨再踏上一隻腳。實際上,此消息傳出后,民進黨是一片叫好聲,而國民黨的反應卻是酸酸的,聲稱此前的領導人代表連戰、蕭萬長都曾任過「副總統」和「行政院長」,而宋楚瑜則只是臺灣省長,是「貶低身份」了,似乎是應當由也是曾任過「副總統」和「行政院長」的吳敦義出席。這種說法,是不分是非的謬論,因為忽略了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現實和政治前提。
  宋楚瑜當然是求之不得。因為他不但將可與「AOEC」會員體的領袖合照及寒暄,成為他從政以來的最高政治待遇,而且也可以向國民黨炫耀,他可以做到,在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打破「西雅圖模式」,甚至將能沖破目前海峽兩會聯絡機制「停擺」的現狀,這比讓他出任海基會董事長,還要有「成就感」得多。
  其實,蔡英文對宋楚瑜也未必完全放心,倘他果能出席「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習近平面前一時興起,忘記了自己是蔡英文的代表,還以為自己是親民黨主席,聲言支持「九二共識」,豈不是反過來破了蔡英文的局?實際上,宋楚瑜二零零五年的「搭橋之旅」,到了大陸就超越甚至違背陳水扁的授權,大高喊承認一個中國,氣得陳水扁當即發表聲明,說宋楚瑜並不代表他。
  因此,外傳蔡英文固然是將宋楚瑜視為「最高人選」,但也作了兩手準備,倘失敗就另派出「最低人選」——符合「西雅圖模式」的陳添枝,應不是空穴來風。宋楚瑜也不要高興得太早。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08 05:54: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