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委任田弘茂的算計與失算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台灣朝野要求進行兩岸交流及談判的強大輿論壓力下,仍然堅守「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的台灣當局,終於作出讓步,成立了名曰民間團體實質為半官方機構的海基會,作為其「白手套」與大陸進行非官方交往及談判的授權機構,這樣就可在兩岸進入《國統綱領》中程階段進行官方談判之前,代表台灣當局與對岸對口機構進行非官方談判的唯一獲授權民間團體,可以不受各種嚴苛的政治規禁的限制。實際上,過去的二十多年,除了李登輝的後期和陳水扁那八年,海基會基本上都能發揮預期的作用,而且還才有李登輝祭出「戒急用忍」之後,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仍被邀請訪問大陸;而且也即使是在陳水扁推動「入聯公投的高潮中,大陸海協會仍有中高層人員以私人理由訪問台灣。因此,蔡英文也希望海基會能夠發揮這樣的作用,即使是因為自己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導致海峽兩會的聯絡及協商機制「停擺」,海基會中高層人員仍然能夠以半公開或秘密的方式,與大陸的相應機構和人士進行溝通接觸。據說,這就是蔡英文就職三個多月之後,仍然無法選揀出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主要原因:原來極有機會可以充任此一角色的王金平、宋楚瑜,都因她不承認「九二共識」而感到將難有作為,因而婉拒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在到了要與大陸台商代表進行「中秋」聯誼,海基會不能沒有董事長主持的「最後時刻」,社會氛圍卻驟變,「獨派」勢力沉渣泛起,向蔡英文施加了頗大的壓力,而促使她在挑選海基會董事長人選議題上的構思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乾脆找個「半獨派」人士,以堵塞「獨派勢力之口,也希望不要距離北京可以接受的程度太遠。因此,原先「完全想不到」的田弘茂,就雀屏中選了。
   實際上,雖然田弘茂否認自己是一個「獨派」人物,但他的「台獨」作為卻劣跡斑斑。他在「國是會議」上協助李登輝迎合民進黨的政治主張,作出的「修憲」建議,將「國代」和「立委」原先在全中國各省區選出,改為只是在臺澎金馬地區選出,「總統」也是從由「國代」選出改為全民直接選舉產生,成為「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獨臺」發端;而透過「國是會議」建議廢除《刑法》一百條,更是讓「臺獨」勢力可以「合法」活動,并向民進黨提供了可以茁壯成長的土壤,以至可以奪取「中央」執政權。他培養了一大批「獨」派理論專家,其中一些人現在已經成為民進黨的骨幹,以至是第三次政黨輪替後的政務官。而在實際上,田弘茂的表現比蔡英文還要頑固,他在海基會走馬上任的第一份文件—致給大陸海協會的函電,竟然不但無視海基會的「白手套」性質及功能,完全避而不談九二共識」,而且還連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日前蔡英文在視導金門「小三通」碼頭時,談及到的「要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這一句也付諸厥如。由此,將會導致「白手套」不白,半官方機構比官方機構如陸委會等,以至是蔡英文本人,還要強硬得多。
  這就折射出,蔡英文已經完全屈服與島內「獨派」勢力的壓力。本來,以辜寬敏為代表的「獨」派,是不願意見到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因而才有「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之說。後來在民進黨內「英派」崛起,蔡英文也以高票當選之後,「獨派」雖然作出了讓步,但仍因為「太公分豬肉」沒有「獨派」的份,而大為不滿,並公開插手干預民進黨內事務。包括提出蔡英文只能做一屆「總統」,也包括必須撤換林全等「老男籃」政務官。
  這確實是給蔡英文帶來了較大的壓力。因而才發生了海基會董事長人選,必須是因承認「九二共識」而可以維持海峽兩會的制度性溝通和談判機制,並可與對岸高層私下溝通,轉變為無需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溝通及協商機制「停擺」也無所謂,但必須仍然保持與對岸高層保持友好聯絡。實際上。蔡英文現在已經是「死豬不怕開水燙」,沒有兩岸協商也感到沒有甚麼大不了,而且陸客不來反而可以結合其「新南向」政策,開拓東南亞和東亞的旅遊市場。因此,隨著「九二共識」這一概念的提出者蘇起的被掉海基會董事職,而不能等到第九屆董監事的任期(明年七月)結束,就是要以此「肢體語言」來宣布與「九二共識」正式割斷。但是,她卻並不反對海基會與大陸高層私下溝通接觸,因而曾在「國安會」與蔡英文有過見面,及在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其人也出任過陸委會諮詢委員,並得到「獨」派信任的田弘茂,就進入了蔡英文的「法眼」。
  而田弘茂的某些「做作」,也讓蔡英文認為他是可以在不公開場合與北京高層通上話的人。為何會有此認知?因為一九九三年田弘茂與江澤民會面的大幅照片,二十多年來一直懸掛在他辦公室牆上。雖然此後大陸地區的領導人發生了換屆更迭,先後由胡錦濤、習近平接任,都沒有換下江澤民的照片。這固然是出於此後較少有領導人單獨會見台灣學者的原因,但他不排除他已被對岸看清楚了其「獨派」真面目之故。
  當然,被稱為「台獨理論大師」的林濁水《田弘茂和他牆上的江澤民》一文,更是一針見血地戳穿了田弘茂如此做作的意圖:大概除了田弘茂自己,已經沒有人記得江澤民懸在他牆上懸多久了,但是當起初對海基會董事長位置興味盎然的宋楚瑜、王金平都不得不打退堂鼓,「總統」突然拿這個位置請田弘茂坐,而他毫不猶豫地「義不容辭」時,才有人想起久久一直懸在田弘茂辦公室牆上的江澤民。……台北不分藍、綠,政、學、媒體界共同被營造出的田弘茂在北京有深厚人脈「有管道與中國層峰聯繫,傳遞權威訊息」的氛圍蠻相互呼應,也似乎墊高了不少人對田弘茂的期待。
  也確實,據《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和《兩岸密使五十年》等書籍所揭示,九十年代初的兩岸密使活動期間,在「總統府」是有一個核心小組,協調運作蘇志誠、張榮豐、鄭淑敏等人,與大陸的許鳴真、楊思德、賈亦斌、曾慶紅等人,在香港、澳門、珠海以至北京秘密會面的。而田弘茂就名列這個核心小組其中。對此,北京應是知道的,因而才有江澤民會見他之舉。但到後來北京領導人換屆更迭後,有關兩岸密使的活動已經停止,因而北京後來的領導人就不知道有田弘茂此人了。回來這個
  張榮豐參與了蔡英文主持的「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由此而研擬出「特殊兩國論」報告的工作,因而可能是在此期間,張榮豐向蔡英文說了這段故事,使得蔡英文認為田弘茂是可以溝通兩岸的秘密人選,而田弘茂牆上的這幅照片則更是明證,因而委任他為海基會董事長,期待他可以「遇到紅燈繞道走」。誰知,田弘茂在走馬上任第一日,就以其完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強硬姿態,不但是無法「逢山開路」,反而是其本人就是擋路的大山。因而此蔡英文要田弘茂扮演密使的角色,就失算了。因為單憑他的這個表現,就已經成為對岸的「拒絕來往戶」,還遑論扮演什麼「密使」?!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14 05:03: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