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或將出現洪吳朱纏鬥混戰現象

  蔡英文上任四個月,政績一塌糊塗,當初的「善於溝通」等種種吸引選民的承諾,都變成騙人的謊言。因而無論是蔡英文還是林全,施政滿意度都已跌至「死亡交叉點」,藍軍固然是一片鞭撻之聲,民進黨內也冒起了不滿情緒,「獨派」大佬更是公開主張蔡英文只能幹一任,林全必須立即下台。本來,這是國民黨奮起的絕佳時機,趁此良機在發動宣傳攻勢的同時,周密部署、運籌帷幄,在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中奪回執政權。但奈何國民黨本身已經孱弱,而又陷入高層暗中內鬥,加上青黃不接,至今都未見具有實力的「大咖」可以挑戰蔡英文,因而可能會失去在二零二零年「光復河山」的大好機會。
  從周前舉行的國民黨「十九全」四次會議中,就可覦見國民黨高層暗中鬥爭的激烈程度。主要有兩個表象,其一是現任主席洪秀柱為了保權,提出表面看來雖是十分正確,但卻無助於國民黨爭取中間選民支持,奪回政權的政治口號,如「兩岸和平協議」,及抽掉「一中各表」等,意圖以此來掌握政治道德的最高點,狙擊黨內其他人奪取黨權。其二是雖然馬英九、連戰、吳敦義、王金平等黨內大佬有出席會議,但卻是貌合神離,禮敬如「冰」,或是以技術理由避免見面,比如連戰出席上午的會議,馬英九則以要參加在上午舉行的橫渡日月潭活動而只是參加下午的會議,上演「王不見王」的一幕;朱立倫只是出席開幕式,在會場呆了不到一小時就黯然離場,連執政縣市報告也不做,有違作為國民黨唯一直轄市長的應有作為。吳敦義雖然整天的在會場逗留,但卻是只顧著與黨代表們尤其是基層要角打招呼,而非專注「全代會的各項議程。這就使人隱然產生國民黨高層正在進行暗鬥的感覺。
  由此判斷,朱立倫無意明年的黨主席選舉,而是要直取「二零二零」。吳敦義則是有意謀取黨主席,因而要坐鎮「全代會」現場,與洪秀柱「過招」,並拉攏基層勢力;而胡志強、郝龍斌則不動聲色,也是全場參與,這除了因為兩人都是副主席,按會議程序安排,必須分別主持其中一場會議,而不能離場之外,似乎也是兩人採取「兩面討好」的戰術,誰坐主席位都只甘願做副位,沒有爭取坐正的野心。
   朱立倫不但是沒有在現場與黨代表們互動,這證明他已無心參興明年五年黨主席角逐,因而沒有必要花費時間留在會場,以市政活動已有安排為由離開會場;而且還在大會開幕前,刻意與媒體互動,聲稱對黨中央提交給「全代會」的政治綱領(草案)中,拿掉「一種各表」感到錯愕,擺明了要與洪秀柱競逐黨主席的態勢。實際上,目前在台灣地區的二十三個縣市中,民進黨拿下了十三個,國民黨只剩下六個,而且大多數是偏遠的農漁業縣份或海島縣,只有新北市是大城市及非農漁業城市,但卻是全台六個直轄市中唯一由國民黨執掌的,因而朱立倫必須經營好新北市,否則連新北市也淪落,國民黨就將喪失地方陣地,任由民進黨操弄選情。而在縣市評鑑中,新北市的施政品質評價並不高,這無論對國民黨還是朱立倫個人,都是危險的信號。雖然朱立倫已兩任新北市長而不能再選爭取連任,但他還得為其副手候友宜的選情爭取選票護盤,因而被困在新北市,無法象專職黨主席洪秀柱及已無任何職務的吳敦義那樣全島走透透。雖然集中了全台黨員代表的「全代會」,就是拉票的最佳場域,但朱立倫卻只是出席開幕式之外就悄然離場,沒有與黨代表們互動,這已顯示他沒有參選黨主席之意。
  有消息說,他確實是無意角逐黨主席,卻正在為二零二零年衝刺「總統」大位而秘密動作。倘果如此,令人不禁唏噓。本來以朱立倫的條件,衝刺二零一六是在國民黨內綜合條件最佳的。年齡適當,學資歷齊備,外省人後代卻有本省人妻子,岳父是國民黨本土派的精神領袖,能夠為他爭取到本省籍選民的支持。但在「九合一」國民黨敗選的低迷氛圍下,朱立倫膽怯了,生怕硬碰蔡英文會折損羽毛,因而突然棄選,暗中支持馬英九的死敵王金平參加黨內初選,並以各種手段來擋攔洪秀柱。到擋不住洪秀柱,但其聲勢又上不去時,又跳出來「換柱」,迫得自己還是要披掛上陣,結果最後以三百多萬票差距慘敗。
  真是既然如此,何必當初?實際上,如果當初就一鼓作氣迎戰蔡英文,一來國民黨的基本盤仍在,即使是輸也輸不了多少,仍可以顧護好基本盤,不像再棄選後又參選,連基本盤也流失了;二來也將失去二零二零年再選的正當性及能動性,蔡英文就是在二零一二年輸了一次,並不影響她於二零一六年捲土重來,故而是把自己的本錢都扔掉,相信到時可能會遭到國民黨及其支持者拋棄。
  在目前情況看,除朱立倫外,國民黨內對「二零二零」懷有強烈企圖心者,不排除馬英九會有做「普京第二」的意圖,在目前因蔡英文表現不濟而導致不少人懷念馬英九的氛圍中,使得向來自我感覺良好的馬英九,誤判形勢,再次參選「二零二零」。倘果如此,就是國民黨的悲哀,因為普京之所以能在隔一屆後捲土重來,有其執政成績佳的本錢,馬英九卻欠缺這個基本條件,不要再折騰了。
  撇開馬英九不說,目前國民黨內尚有實力的,應是吳敦義。實際上,他也是各方面歷練齊備,本身是本省人,但因在台大讀書時是在歷史系,而具有大中國情懷,因而他是唯一能獲黃復興黨部支持的本土派要角。但他是政治孤鳥,黨內沒有朋友。不過,沒有好友就等於是沒有派系,這可能是選民們最有好感的。而且,他的群眾基礎不差。因此,吳敦義正在以鴨子划水的手法,在基層活動,爭取薄積厚發。
  吳敦義既然懷有「二零二零」的企圖心,第一步就是黨主席。實際上他在「全代會」會場與黨代表們的互動,就有爭取他們在黨主席選舉中予以支持之意。而他支持縣市黨部主委由黨員直選產生,其實是對他有利。正因為如此,洪秀柱才反對此議,並祭出那些表面正確實質不利於國民黨爭取中間選民的修改政綱提議,就是為了阻擋吳敦義。
  吳敦義堅決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因為他知道,政黨的主要功能就是通過選舉取得執政權,而不能像新黨那樣只是宣揚自己純正的政治理念,而不顧選舉結果,以至連政黨選舉補助金都無法獲得分配,斷了黨的運作經費來源,尤其是在民進黨追殺國民黨的黨產,今後國民黨非常依賴政黨選舉補助金的嚴峻前景下。因此,在「全代會」開幕式前,他與朱立倫都在媒體前表達了不同意見。但為了避免傷了和氣,在會議表決政綱修改案時,他並沒有採取任何阻攔動作。
   目前情況看來,吳敦義與朱立倫的關係,是競爭合作關係。可能在黨主席一役,朱立倫會與吳敦義合作。吳敦義是為了更上層樓,朱立倫是要阻擋洪秀柱,兩人目的不同。但到了「總統」黨內初選。兩人就是競爭對手,當面交鋒。從直觀看,朱立倫在去年的先是怯戰後是霸道「換柱」的表現,已令他失去黨意民心。吳敦義要贏得黨內初選,首先就要在黨主席任內有所表現,至少是重振黨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17 05:18: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