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地方包圍中央」策略被北京逆用

  曾經在島內奪取政權兩度嚐過使用「地方包圍中央」策略甜頭的民進黨,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而導致兩岸關係全面停擺之下,意圖將此在島內奪取政權的策略移植到兩岸關係領域,策劃由民進黨執政的地方政權,在也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與大陸的地方政權單位進行交往交流,以圖「衝破」目前的僵局,並將此「成果」擴延至「中央」的層面去,以為蔡英文「解套」。誰知在高雄市政府意圖以邀請大陸四個港灣城市出席其「港灣城市論壇」破局之後,眼看民進黨的「地方包圍中央」策略「出師未捷身先死」之際,這個「地方包圍中央」策略卻反被被大陸逆用,以一招由北京市台辦出面邀請承認「九二共識」的八個國民黨及無黨籍執政縣市的長官赴京交流,並由國台辦宣布向這八個縣市給予提供優惠措施,以迎頭痛擊蔡政府刻意製造的兩岸官方沒有「九二共識」也能正常溝通協商的假象,並形是否承認「九二共識」的縣市,在兩岸交流以至政績出現良窳懸殊實況的強烈反差對比,從而直接影響民眾對「九二共識」的認知感,對蔡政府形成強大的輿論壓力。這場大戲才剛開始,以後還將好戲連場,有得好看。
   實際上,台灣民進黨中的一些骨幹人士,其在當年進行「黨外」活動時,因為反對國民黨政權,而對打敗國民黨的中共黨史甚有興趣,在「白色恐怖」高壓之下偷偷閱讀毛澤東的著作和中共黨史,他們對毛澤東的各項戰略戰術甚有興趣並予以靈活運用。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等人仿效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戰略,提出「地方包圍中央」策略,亦即先行奪取縣市長等地方政權,以利用行政權與組織優勢,奪取「中央」政權。果然,在一九九七年的第十三屆縣市長選舉中,一下奪下十三個縣市,為二零零零年陳水扁拿下「中央」政權奠定了組織基礎。在踏入二十一世紀後,「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再次被運用,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也是一舉奪下十三個縣市,這也成為二零一六年贏得「總統」大選,實現「全面執政」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蔡英文成功「上壘」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交流停頓,兩岸聯繫機制「停擺」,直接或間接產生各種負面後果,包括大陸遊客自發不到台灣旅遊,農漁業縣與大陸的銷售契作到期後不再續約,相關業者的生計頓成問題,並因影響地方稅收而導致當地政府財政困頓,甚至連公務員的薪水也發不出來。旅遊業者上街遊行,包括由民進黨執政的農漁業縣市的業者要求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以恢復大陸的收購契作。這啟發了民進黨的一些智囊,向蔡政府提出在兩岸關係領域也採取「地方包圍中央」策略的建議,以反制北京的「停擺」策略,那就是由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在不提「九二共識」的前提下,要求進行兩岸地方性的交往。據說,一些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已經向大陸相對應縣市提出互訪計劃,但多是前往大陸進行訪問。而高雄市更是一馬當先,籍著籌辦首屆「港灣城市論壇」的機會,邀請上海、天津、深圳、福州和廈門等五個中國大陸城市出席,陳菊市長還爭取要到上述城市參訪,當面作出邀請。
   但是,不但是陳菊被拒絕登陸,而且受邀的五個城市對高雄市政府的邀請函也是「已讀不回」,沒有派出代表出席,就連一位本已應邀出席其中一場專題座談的外籍企業高管,最後也以「另有行程」為由沒有成行。其他縣市眼見於此,就沒有再高調聲稱要到大陸進行縣市交流。其實,可能他們已經早就遭受對方拒絕,只不過是為了保存面子而沒有聲張而已。因此可以說,大陸方面堅守「九二共識」底線,不但是「中央」層級的兩岸交流,就是地方層級的兩岸交流,都是如此。
  而與此同時,本是深綠但以間接方式承認「九二共識」的無黨籍台北市柯文哲,要舉辦「雙城論壇」,卻獲得大陸方面的善意回應,由上海市委常委兼統戰部長沙海林率團到台北市出席「雙城論壇」,與已經冷冰冰的兩岸官方交流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更大的反差還在後頭,由國民黨和無黨籍執政的苗栗縣、南投縣、連江縣、新竹縣、花蓮縣長、金門縣、新北市、台東縣八個縣市,終於忍受不住兩岸關係的僵局,紛紛要求到大陸訪問,當面向有關方面求救,向他們「放水」。北京則是順水推舟,給予這八個承認「九二共識」的縣市打開「綠燈」,讓他們訪問大陸,但又不是如同此前那樣到與其結對的地方縣市去,而是統一由北京市台辦作出邀請,讓他們集中訪問北京。這八個縣市的長官在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座談後,還獲得兼任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會見,其規格之高,前所未有。這與陸委會的熱線電話一直沒有響過,海基會董事長的任職通告函件也得不到回應的情況相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八縣市的長官在與張志軍座談,及在俞正聲會見時,都表態承認「九二共識」,並大吐苦水,控訴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他們陷入困境的苦況。
  在昨晚的宴會前,臨時加插了一場短時間的座談會,國台辦與縣市長們達成了共識,大陸方面將向該八縣市推動採取八項措施,包括歡迎並支持他們到大陸舉辦農特產品展銷推介活動;推動大陸相關企業赴該八縣市考察、洽商農特產品採購事宜;樂見並支持該八縣市組成旅遊促進聯盟,聯合設計旅遊產品,與大陸各地旅遊主管部門建立聯繫窗口,到大陸舉辦旅遊推介活動;積極推動大陸有關部門和城市與台灣八縣市加強綠色產業、高科技產業、智慧城市等領域交流合作;鼓勵和支持大陸有關部門和城市與台灣八縣市積極加強文化、人文等交流,並推動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合作;促進和擴大大陸有關部門和城市與台灣八縣市青年的交流溝通,為台灣青年來大陸實習、就業、創業提供便利,創造有利條件;進一步擴大福建沿海地區與金門、馬祖的經貿和人員往來規模;支持大陸有關部門和地方與台灣八縣市加強聯繫,擴大交流,提升合作水準,解決民眾關心的實際問題。
  這真是大旱遇雨霖。與兩岸關係整體上的冷冰冰態勢相比,真是極為明顯的「差別待遇」。但從俞正聲特別強調的「不管台灣哪個縣市,只要對兩岸關係和縣市交流的性質有正確認知,願意為增進兩岸同胞福祉和親情貢獻心力,我們都持積極態度」來看,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只要能承認「九二共識」,也同樣可能享受到此優惠待遇。
  不過,為了強化這「差別待遇」,還應做到「肥水不流綠營田」,尤其是在連成點線的旅遊項目上,只是惠及於八個承認「九二共識」的國民黨或無黨籍執政的八個縣市(或也可擴大至台北市),而不會惠及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比如旅客只是限於遊覽這些縣市的名勝古跡,及入住於這資些縣市的酒店,以至就餐也是如此。這勢必讓吃不到甜頭的縣民們起來「作反」,要求當地地方首長表態支持「九二共識」,得到大陸恢復契約。在沒有其他出路的情況下,地方行政首長為了政績,就只能向蔡英文懇求「放一條生路」,向蔡政府施加承認「九二共識」的壓力,從而形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效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19 04:35: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