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體現既堅持原則又手段靈活的習式風格

  「五二零」後,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兩岸聯絡機制及兩岸協商機制均因失去政治前提而陷於「停擺」,其他各項兩岸交流活動也處於凍結狀態,尤其是作為兩岸經濟交流合作指標的大陸居民赴台旅遊,也因大陸民眾自覺地與中央政府堅守「九二共識」的立場保持一致,及厭惡於某些民進黨人的不友善語言對待,因而自發地停止到台灣旅遊,而使得兩岸交流情況陷入冰凍狀態。這種狀況,可以向蔡荚文施加執政壓力,固然是有必要的,但也有人擔心,倘長此下去,可能會不利於貫徹「做台灣人民工作」的政策,甚至會導致兩岸民眾隔閡,有礙於促進兩岸同胞的心靈融合。
  對此,大陸從中央層級到地方層級的涉台系統,都在探索在此新態勢下如何與時俱進地開展工作的新方法。上海巿更是第一個敢於「吃蟹」的省級行政區域,當然也是得到中央的贊同和支持,打破當時的僵局,組團到台北市與柯文哲聯手舉辦「雙城論壇」,收到不錯的效果。上海市是針對柯文哲的幾個特點,其一是深綠,對「獨派」有一定影響;其二是與民進黨有結盟關係,但又是無黨藉,沒有加入民進黨,不受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束縛,因而可以作出與蔡英文「五二零」講話基調不同的所為;其三是「第三勢力」的代表人物,做好他的工作可以對近年台灣地區新冒起的「白色力量」產生溢逸作用。因此,上海市在此時此刻與台北市合辦「雙城論壇,其意義已經滲潤到「第三勢力」以外的層面。
  尤其是習近平中央不久前召開停止統戰會議,其中有一個論點就是重提毛澤東的論述,要擴大團結面,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不要把那些拉一拉就拉來,推一推就拉過去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靣去。上海市政府就是藉著與台北市政府合辦「雙城論壇」,在目前極為複雜的兩岸態勢中,演繹了這種化敵為友的靈活手法,並在蔡英文的心臟楔進了一枚制衡的釘子。
  上海市的成功經驗,譲北京膜到了甜頭。既然作岛深綠的合北市,尚且可以有所作為,而本來就己經具有深厚合作經驗的泛藍縣市,就更應是大有可為了。也正在此時,幾個由信奉「九二共識」的國民黨及無黨藉縣市,對「大人吵架,小孩也受波及」所累,大陸遊客不來,經濟發展受阻而感到焦慮,因而要求到大陸訪問,進行遊說,繼績對他們賓施惠台政策;而這恰好也是北京要擴大上海市經驗之際,因而這正是「一拍而合」,互有有需要。但倘是由過往與這些縣市對口的地方作出邀請,可能會過於分散,顯現不出效果;而由國台辦出面邀請,又有「不對稱」之嫌,因而統一由作為地方行政區域的北京市台辦邀請,並在活動的過程中提升到中央的層級,由國台辦操辦,並由「正國級」的俞正聲會見。因而一方面形成了對蔡英文的箝制態勢,另一方面讓大陸兩個既是地方行政區域,又是主要直轄市的上海市和北京市,在實施此靈活手法的過程中,可以分別扮演不同的角色。
  這充分體現了北京的最新戰術調整。就是一方面,是堅持「九二共識」不放鬆,要恢復兩岸聯絡和協商機制,必須「給我九二共識,其餘免談」,尤其是俞正聲和張志軍的講話,是一連串的「九二共識」,但也預留了歡迎民進黨執政縣市回到「九二共識」的正路上來的空間,而八縣市正副首長的講話,更是對「九二共識」的表態。這與蔡英文仍然避談「九二共識」,尤其是本來就應以「九二共識」為談判前提的海基會的新任董事長田弘茂,竟然以「那四個字」來指代「九二共識」,講也講不出口,形成強烈的反差。這個高壓態勢就對蔡政府形成「停擺有理」的政治輿論的進一步強化,牢牢佔領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國台辦公佈面向這八個承認「九二共識」的縣市八項惠民措施,勢必與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在民生經濟的政績上形成強烈反差,必定在民眾當中造成回響。尤其是當今大陸遊客的多寡已經成為在地經濟狀況良窳的指標,當一些縣市是人頭湧湧,另一些縣市卻是冷冷清清,「鬼影都冇一個」,就當下立判,並讓當地縣民的心中「都有一把尺」,這把「尺」就是「九二共識」。這可謂「分而治之」的靈活手法,但即使是被視為「差別待過」,甚至被視為「分化瓦解」,也怨不得人了。
  實際上,當國台辦宣布對該八縣市實施八項惠民措施之後,民進黨內除了個別平時就是逞口快的民粹主義者,說了一些酸辣怪話之外,無論是「總統府」還是「行政院」以及民進黨總部,都可算是較為克制,不敢大做文章。在連民進黨執政縣市也深為大陸遊客卻步,及農漁契作中斷不繼,民生大受影響,地方財政也捉襟見肘而焦慮困頓之下,當權者倘就此而開罵,只能是「迴力標」,打在自己身上。更嚴重的是,那些已經後悔投錯票的經濟選民和中間選民,更將會認定曾經信誓旦旦「維持現狀」的蔡英文「騙選票」。
  尤其是陸委會副主委兼總召人邱垂正的那番話,可圈可點。他說:前往北京的八名台灣縣市長在會見中國高層官員時提出三項主張,而中國的國台辦也作出八項回應。這些應該是承諾或者是單方的措施,而根據台灣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如果未經「中央政府」授權,台灣的官員不得簽署協議,如果私下簽署協議,在他們回到台灣之後會被追究責任。 按其字面理解,並不敢指責八縣市首長訪問大陸是違法,更由於國台辦作出的八項承諾,並非是與八縣市簽署協議,而讓蔡政府要處罰也是無法可據,就像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這就反過來佐證,北京在操辦此事過程中,不但是手法靈活,而且手段也頗為精準到位,就是了解到《兩岸關係條例》的相關規定,盡管認定其並不合理,但為了避免橫生枝節,還是避開了它,只是作出口頭承諾,而不是簽署協議。這反而更為襯托「一諾千金」。
  當然,日後的具體落實,可能還是要有一定的文字性的契約的。但這有灰色地帶可乘,而此前也已有成功經驗,就是台灣的縣市由民間團體出面,與大陸的相關民營商業機構簽署契作。因為並非是公權力機關,純粹是民間事務,陸委會管不著。
  為了使這種「差別待遇」發揮得更為明顯,迫使民進黨執政縣市的民眾起來向蔡政府討要「九二共識」,可以在設計旅遊路線方面,做得細緻一些,只是安排大陸遊客到承認「九二共識」的縣市境內的景點遊覽。比如南投縣的日月潭,花蓮縣的太魯閣等,讓其遊人如鯽,而民進黨執政的基隆市的野柳,嘉義縣的阿里山,屏東縣的墾丁等,卻是「門前冷滿車馬稱」,效果就出來了。這些縣市的首長必會擔心下次選舉,選民會有自己正確的選擇。畢竟,現在已經不再是「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時代了。說不好,這些縣市的首長就向蔡英文求請,允許他們以「柯文哲模式」的語言來承認「九二共識」,爭取北京消除「差別待遇」。
  從這一系列的靈活手法,使人體味到習近平「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的真諦。實際上,只要能夠開動腦筋,積極想辦法,就一定能夠在繼續向蔡政府施加必須承認「九二共識」的政治壓力的同時,又能繼續做台灣人民工作,爭取台灣民心,而做到兩不誤。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20 05:34: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