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更換發言人也將無法挽回頹局

  蔡英文上台才四個月,蜜月期早就已經消逝,是自一九九六年臺灣地區實行「總統」直選以來,蜜月期最短的一個,就連她在競選過程中以「無能」來極盡丑化之能事的馬英九還不如。而蔡英文的民情滿意度之所以急遽下跌,眼看就要超越「死亡交叉點」,除了是她本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導致臺灣當局無法享受兩岸關系的「紅利」,進而影響臺灣地區的經濟民生這個關鍵原因之外,就是「行政院」的施政頻頻凸槌,謬誤百出。因此,在有「憲政任期保障」,無法更換「總統」的前提下,民進黨內外都認為,要挽回此頹勢,就必須改組內閣,至少也必須更換閣揆。甚至那些「新潮流系」以至是其中的「菊系」「立委」,已經公開聲稱必須要由高雄市長陳菊來接替林全。但意想不到到的是,遭到撤換者並非是林全,而是「行政院」發言人章振源,內定他於十月一日離開現職位,被安排到「國安會」任諮詢委員,并由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徐國勇接替他的位子。就此,童振源在職一百三十四天,比陳沖時代的發言人胡幼偉的一百三十九天還要短,創下了「行政院」發言人的最短命記錄。但也有人預估,由于徐國勇是「綠衛兵」性格,可能比童振源更難于與媒體打交道,將會發生比童振源跟激烈的沖突,導致蔡英文和林全的處境更難堪,因而說不好這個記錄很快就將會又被打破。
  從表面上看,童振源的被撤換,是讓他作林全的「替罪羊」,以犧牲他一人來抵消要改組內閣,至少是撤換林全的訴求危機。實際上,林全與蔡英文的關系非同小可,從蔡英文敗選「二零一二」,蔡英文成立「小英教育基金會」,延攬林全為干事長,林全就一直緊跟著她,幾乎成了同出同入的「孖公仔」,因而今次蔡英文勝選后,想到的「行政院長」人選就是他。這已非是否善才適任的問題,而是出于只有他才是「信得過」的戰友的考量。而林全是知道自己「有幾多斤兩」的,只能是在幕后充當幕僚,不能直接上陣運籌帷幄,因而耍手擰頭不愿接此大位。但蔡英文卻非要他從幕后跳出來到臺前,而且還是挑大旗不可,林全才勉為其難的應允。因此,就此角度而言,在短期內撤換林全,實際上卻是自我質疑自己的用人不察。在此情況下,就只能是以在民進黨內較為獨立特行,并非是「英派」的童振源來做替罪羊了。
  當然,童振源也確實并非是發言人的適當人選,他的連串失言,從每晚十時后不接記者電話,以免影響他的生活品質,到在幾個可能關系到蔡英文聲望的重大議題都發言錯亂,而且政治敏感度不足,因而他的「政治化妝師」角色,只能是為蔡英文畫了個「大花臉」,「補臺」變成了「拆臺」,為蔡英文惹來不少麻煩。使得蔡英文的「謙卑」破局,變成「千杯」。因而蔡英文要撤換他,也并沒有冤枉他。但在此背后,可能也混雜了其他的一些因素。比如此次民進黨「立委」的叫嚷要撤換林全,可能就有「新潮流系」要提前將陳菊推上陣,以搶占政治資源的背景。而蔡英文雖然與「新潮流系」關系友好,但以她所站的位置,卻必須注意派系平衡,這從她老是強調民進黨內只有一個「英派」,就可知她對黨內派系之爭還是有所顧忌的。因此,在最近的國營企業董座爭奪戰中,她就擋下了不少屬于「新潮流系」的自薦人選,連陳菊推薦的人選也不例外。而接替童振源的徐國勇是「謝系」人馬,卻又因是「阿扁之友會」的顧問而被視為「扁洗」,但又因在電視節目上的言論深綠,并經常炮打馬英九,而受到「獨派」大佬的喜愛。因此,蔡英文的換上徐國勇,可能也有平衡黨內派系,尤其是平撫「獨派」不滿的考慮。實際上,本來就不愿見到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辜寬敏,最近就發聲「蔡英文只能任一屆總統」,而另一「獨派」大佬吳澧培也炮打「中樞」,蔡英文可不敢得罪他們,因而就以曾經推動「凍獨」提案的童振源「祭旗」。
  其實,早在蔡英文勝選之後,許多民進黨人都認為童振源是陸委會主委的第一人選。不但是因為他是專研兩岸關系的學者,了解熟悉大陸情況,出版了許多著作,其中一些還是與大陸的學者,或是「九二共識」這個概念的發明者蘇起,以及被「新潮流系」當作「叛徒」而革除「流」籍的洪奇昌合著的,而且前年民進黨「全代會」的「凍獨」提案,就是由他與吳子嘉、郭正亮、陳昭南等人籌劃的。·另外,他曾任過「陸委會」副主委,對陸委會的運作頗為熟悉。但令人感到訝異的是,他并沒有被任命為陸委會主委,而是由國民黨人張小月出任。當然,由于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無論是何人出任陸委會主委,都將無濟于事。但童振源畢竟是民進黨人,和民進黨內磨合較好,不象張小月是國民黨人,本身的思維習慣就與民進黨人完全不一樣,就更是難以施展了。
  章振源被調到「國安會」出任諮詢委員,對他來說是應是專業對口,而且「國安會」人員是「開口啞巴」,必須嚴格保密,因而也有為他那把口無遮攔的大嘴巴「上鎖」之效。
  其實,更換一個童振源,救不了林全內閣,更救不了蔡英文。因為蔡英文的頹勢,除了是她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最關鍵問題外,還有就是人事政策。蔡英文雖然對人事盯得很緊,但越不放心就越是出事,因為她錯置了不少人。林全固然是重要的例子,其他的一些人也是如此。
  實際上,林全只能是幕僚,或是像在「扁朝」時那樣,當一名無需直接面對大眾的部長,而不能要他投入實戰,更不能要他操盤全局。另外,「國安會」秘書長的最佳人選是邱義仁,但卻因他與黃志芳有很深的個人恩怨,不願與其同在一棟「總統府」內而推辭。當初倘是將黃志芳外放,任駐印尼代表,并在地處理「新南向」事務,就不會如此。現任「國安會」秘書長的吳釗燮的最佳位置是「總統府」秘書長,因他曾任民進黨秘書長而可以與民進黨各派系協調。但蔡英文卻起用了「老藍男」林碧炤,起碼他就不知道如何與民進黨及其黨團進行聯絡協調,工作起來就不能得心應手。這樣,在遇到幾個危機,如「雄三」誤射等之時,吳釗燮就顯得手足無措。而林碧炤也無法協調「總統府」與「行政院」及民進黨及其「立法院」黨團的關系。
  何況,即使是換了發言人,可能也無濟于事,甚至還比童振源更糟。因為徐國勇是「戰鬥格」,在電視談話節目中的語調深綠,罵人不要本錢。如果不改此作風,惹來的麻煩更大,再次打破紀錄。畢竟,「行政院」發言人與民進黨發言人的功能不同,前者是詮釋政府政策,后者才是攻擊敵對政黨,因而徐國勇更適合做民進黨發言人。
   除非蔡英文在「雙十講話」中改弦換轍,釋出善意,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否則目前的亂局,還將繼續下去,再換多幾次「行政院」發言人也無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23 05:46: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