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親美和日脫中策略彻底破產

  台湾「外交部」昨日舉行記者會,承認直到昨日為止,台灣民航局仍未收到國際民航組織(ICAO)主席關於邀請其以「中華台北民航局」的名義,作為「主席貴賓」列席第三十九屆國際民航組織大會的邀請函。以「外交部長」李大維的口氣語調看,台灣當局已經判定國際民航組織將不會邀請台灣民航局列席本屆大會。因此,蔡英文和民進黨中央,還有李大維本人,渡聲稱感到強烈遺憾和不滿,並表示台灣當局的作戰計劃將會根據情勢的變遷進行調整,還聲稱指望美國及日本等國家,繼續為爭取台灣出席「ICAO」大會斡旋,盡最後的努力。但從事態發展情況看,即使是美日等國勉為其難地發幾句聲,也阻擋不住民進黨當局無法參加國際組織活動的態勢,這正是「無可奈何花落去」,蔡英文終於嚐到了「親美和日脫中」策略的惡果。
  實際上,蔡英文當局被拒於第三十九屆國際民航組織大會的門外,這固然是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使得三年前因為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國際民航組織在中國的建議下,以適當身份和名義邀請台灣參加會議的臨時性安排,失去政治基礎的必然結果。但從中也可窺見,蔡英文「親美和日脫中」的策略,已經徹底破產。實際上,直到昨日之前,蔡英文仍將「寶」押在美國的身上,而美國也確實是做了一些動作,甚至國會還為此通過了決議,因而蔡英文當局信心滿滿,以為一定能進得了「ICAO」大會的大門。但結果卻是在蔡英文眼中「萬能」的美國人,都無法「搞掂」國際民航組織,日本等國家就更不在話下。反而她鐵心要避開的中國大陸,在國際社會上的威望及影響力卻與日俱盛,成為許多國際活動的主導者,任何國際活動沒有北京的「點頭」,蔡英文都休想「通行」。
  對此,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昨日就應詢指出,台灣方面不能參與本屆國際民航大會完全是民進黨當局造成的。馬曉光表示,在臺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問題上,中國大陸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即按照一個中國原則,通過兩岸協商處理。二零一三年,臺以「中華台北民航局」名義、「理事會主席客人」身份列席第三十八屆國際民航大會,就是在「九二共識」共同政治基礎上保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背景下,通過兩岸協商做出的個案安排。另需指出的是,一直以來,台灣方面獲悉有關國際航空安全方面的數據和資料的渠道是暢通的。而在今年以來,島內政局發生重大變化。民進黨當局至今拒不承認「九二共識」,破壞了兩岸共同政治基礎,導致兩岸聯繫溝通機制停擺,台灣方面由此不能與會,這一局面完全是民進黨當局造成的。
  本欄日前則分析指出,三年前台灣民航局列席「ICAO」大會的「特邀貴賓」身份,是有隨意性及即興性的性質,未必每屆都會作出邀請;而台灣「衛生福利部」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身份,則帶有「固定」及「例常」的性質,原則上每次會議都應發出邀請。實際上,據饒戈平主編,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國際組織法》所示,國際組織的成員大致上有五類,其一是「完全會員」,其二是「準會員」,其三是「部份會員」,其四是「聯繫會員」,以上都是主權國家;第五類是「觀察員--諮詢會員」,包括有非成員國的國家,民族解放運動組織,政府間國際組織、個人。就此而言,會員是屬於所在國際組織的「建制內」成員,因而是國際組織各項活動的當然出席者,開會前都必然會收到通知書。「觀察員」也在建制內,但不具完全資格,因而雖然可以出席國際組織的活動,但必須要由大會發出邀請函,而且大會也保留了不發出邀請函的權利。
  台灣「衛生署」(改組後稱為「衛生福利部」),能夠成為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是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理事會重要成員的中國在發揮作用,建議世界衛生組織向台灣發出邀請函。但值得注意的是,台灣「衛福部」只是參加每年一次的世界衛生大會(WHA),但不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成員。按照國際慣例,設計衛生組織還不能直接與台灣當局進行聯繫,必須透過中國而進行,因而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文檔中,台灣是「中國台北」而不是出席大會的「中華台北」。前段時間有民進黨籍「立委」發現這個情況後就大呼高叫,其實是自欺欺人。因為能夠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並不等於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成員。
  按此,明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是否仍將向台灣當局發出邀請函,尚未得知。本來,已經列入「觀察員」的名單,按道理是仍可以出席的。但問題是,當年邀請台灣以「觀察員」的身份出席大會,是因為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完全符合台灣當局參加國際組織活動的基本政治條件--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沒有進行「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及「台灣獨立」的活動。而現在的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也就不符合上述條件。因此,倘在明年五月之前,蔡英文仍然死抱現時的頑固立場,要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就是「凍過水」。
  其實,蔡英文是深知此道理的。因而在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林延奏的發言稿為自稱「中華台北」,頗為小心謹慎,但卻未提一個中國。即使是如此,一些深綠的民進黨人卻在開罵。然而,這並不能幫助台灣當局繼續出席大會,因為這是採取了模糊地抽象肯定一個中國,卻是清淅地具體否定一個中國的手法。
  實際上,按照梁西著,分別由武漢大學出版社和台灣志一出版社出版的《國際組織法》所指,一般只有主權國家才能成為政府間專門機構的成員,例如國際民航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國際勞工組織等,對此作明確規定。但是,專門機構的成員資格,主要是從行政技術角度著眼的,因此不少專門機構也允許在有關專業領域內享有某種管理的非自治領土或地區參加其組織,以便在更廣泛的範圍內進行必要協作。例如世界氣象組織、國際電信聯盟、萬國郵政聯盟、世界衛生組織等皆是如此。不過這種成員的權利常常受到一定限制,稱為「准成員」。這種成員雖然可以利用組織的各種服務與援助,並可提出各種建議,但是在大會、理事會等主要機關中,在財政經費等重要事項上,往往不能享有表決權。世界氣象組織規定,它同聯合國建立關係的協定,需經三分之二的「國家成員」同意才能通過。這是對「非國家成員」權利的一種間接削減。
  看來,台灣當局不能列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還有著該國際組織對其成員的資要求比世界衛生組織還要嚴謹的原因。何況,正如前述,世界衛生組織與世界衛生大會是一個機構的兩個層次,而國際民航組織及其大會卻是一個機構的同一層次,是有所區別的。而且,「主席貴賓」是隨意性和臨時性的,根據屆時的時空背景及需要而決定是否發出,並非一定要邀請。其地位比「觀察員」要低得多,大有「召之即來,呼之即去」的意涵。
  這充分顯示,在一個中國原則這個「普世價值」之下,再加上中國崛起,在國際社會上的號召力大增,並成了主導者之一,即使是美國等國家如何「發力」,也無濟於事。這實際上是對美國等國家的姑息政策和兩面派作風的「打臉」,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美國等國家在國際場合上的影響力正逐漸衰落,更證明了蔡英文的「親美和日脫中」策略,已完全破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24 05:20: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