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黨慶一大堆負面風水來「贈慶」

  昨日是民進黨創黨三十周年的紀念日。本來,民進黨中央已預定在民進黨創黨紀念地--圓山飯店召開慶祝酒會,但因台灣「鮎魚」襲台,造成重大災害,曾經聲稱要「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必須拿出一個「完全執政」的樣子,從「中央」到地方執政縣市都要投入救災,因而不得不被迫取消這個民進黨再次執政後遇到的首個「逢十逢五」,而且還是展現自己已經成長為「不惑」的黨慶酒會。因而有人笑曰,「鮎魚」是贈送給民進黨黨慶的「大禮物」,亦即粵語的「贈慶」。
  其實,「贈慶」的「禮物」不止是「鮎魚」,還有「鮎魚」的隨加物,包括蔡英文到救災指揮中心露臉,只是念一下文稿,僅十來分鐘,連像指揮員那樣「運籌帷幄」或像親民領袖那樣噓寒問暖的「指定動作」都未做,更遑論即興表達的「自選動作」也懶得施展,就匆忙離開救災指揮中心,也包括民進黨執政縣市擔心被人罵,而紛紛放了半天假,卻惹來更大的麻煩,均讓人們怒氣沖天,怨氣更大。
  還有更大更猛烈的「風暴」,那就是台北當局擠不進國際氣象組織大會的大門;還有在聯合國本年度大會的總辯論環節,台北當局的二十二個「邦交國」,只有十三個上台發言為其「背書」,卻有八個完全不提「讓台灣重返聯合國」。另外,北部幾個縣市的自來水,變成了渾濁的泥沙水。
  由於民進黨員多是草根階層、躁民莽夫,甚至有人還是廟宇的主持人出身,因而大多迷信風水。而這些「風暴」和「泥水」,讓民進黨在黨慶中不但無法開香檳慶祝,而且還吃盡苦頭。遺憾國民黨不像民進黨那樣熟諳宣傳輿論戰,否則這幾天將被淹沒在輿論戰「口水」的汪洋大海中。
  民進黨成立時,「獨派」、「統派」都有。其中的費希平、林正杰、朱高正等,就是「統派」。可以說,這是一群反對國民黨政權的獨裁統治和踐踏人權所為,而聚攏在爭民主、爭自由大旗之下的大雜燴,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和爭取兩岸統一的,表面上看是存在著尖銳的對立的群體,卻都能平和地集中起來了。
  這種現象用一句辯論法的術語來形容,就是主要矛盾掩蓋了次要矛盾,或是包容了次要矛盾。——主要矛盾就是國民黨當局實行獨裁統治,實施「白色恐怖」,與他們爭民主、爭人權的矛盾;而次要矛盾則分為兩個層面,在對外時是民進黨內有些人主張「台獨」,及國民黨政權鎮壓「台獨」的矛盾,在民進黨內部,則是「統派」成員與「獨派」成員的矛盾。而當李登輝借力使力,利用「野百合花學運」等社運提出的訴求,透過召開「國是會議」取得共識,然後進行「修憲」,開放「總統」直選產生,「國代」和「立委」全部在台澎金馬地區選舉產生,廢除「刑法」一百條,解除「戒嚴」,使得民進黨「反獨裁,爭民主」的主訴求頓時失去焦點,亦即民進黨與國民黨政權之間的主要矛盾獲得了解決。
  當主要矛盾解決後,往往有兩個發展方向:其一是其他各種次要矛盾就都能隨之紛紛獲得解決,其二是次要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不幸地,在台灣地區的民主發展史上,第一個方向未能展現,第二個方向卻凸顯了起來。不但是民進黨中的「獨派」成員,繼續與國民黨政權中尚有的「統派」官員纏鬥,而且還向黨內的「統派」黨員進行殘酷鬥爭。結果,林正杰、朱高正等「統派」成員紛紛出走,留下的多是懷有本土情懷者,只是程度。
  筆者認識一些民進黨的原年輕幕僚人員,他們在大學讀博碩士學位的專業,是大陸研究或兩岸關係研究。畢業後,各個相關機構的聘用名額有限,而正好民進黨總部向外招聘這方面專業的工作人員,他們在應徵後獲得錄用。但卻因為他們並不認同民進黨的「台獨神主牌」,因而得不到重用,因而當有機會「跳槽」時,就趕快「開溜」。但直到如今,他們還是向筆者表示,他們可卻是認同民進黨「黨綱」中的大部分內容,亦即是帶有左傾浪漫色彩的政治、經濟及民生理念訴求的。
  實際上,打開一部民進黨「黨綱」,其中的大部份內容,尤其是在社會制度、經濟制度和民生福利方面,具有濃厚的民主社會主義或福利社會主義色彩的內容,民進黨其實是一個社會主義政黨,亦即是在當今世界上的各個社會主義流派中,信奉其中的民主社會主義或福利社會主義的政黨。因而台灣大學和政治大學的政治系的教授們,在設計繪畫台灣地區各政黨的政治光譜時,就是把民進黨列在左的一邊。
  也正因為如此,民進黨代表的,是「三中一青」的利益,主要是低下階層、中小企業的利益,與全世界社會主義政黨的政治訴求基本相同。而國民黨的階級屬性,仍然未能擺脫早年中共黨史中為其定性為代表大資產階級及官僚階級利益的定位。
  也就是說,倘若在民進黨的黨綱中,不是含有「台獨」的內容(其實「台獨」部分內容的篇幅只佔整部「黨綱」中極少的一部份),就是一份社會主義政黨的黨綱,就將會與同是信奉社會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中國共產黨,是同道中人。
   但由於台灣地區不是「殖民地」,台灣居民也不是獨有民族,因而其「台獨」訴求,與上世紀六十年代世界各個殖民地的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的左傾色彩,正好是相悖,因而在這部分,民進黨黨綱則表現出「形左實右」的本質。也正因為如此,民進黨「台獨黨綱」中的一些內容,尤其是其「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的核心內容,被同是「形左實右」的香港一些青年視為珍寶,也拾其餘唾地叫喊「公投自決」。就連在被視為「半個解放區」的澳門,也有一些「形左實右」的青年,以「拿來主義」的態度,將之引進澳門地區,大搞什麼「民間公投」。
  於是我們就可以發現,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具有很大的欺騙性。表面上看,是要「維持」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果實,繼續享受馬英九掌政時所獲得的各項成果,但卻是要維持民進黨「台獨黨綱」的「現狀」。實際上,蔡英文主席已經先後兩度擱置了黨代表提交的「凍結台獨黨綱」的提案。但馬英九承認和恪守「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現狀,她卻沒有維持。
  因此,蔡英文把「維持現狀」僅限於所謂「不刺激、不挑釁」,並希望能在此基礎上恢復兩會協商,繼續兩岸聯絡機制,參加國際組織活動,而絲毫沒有顧及馬英九之所以能夠達成這些效果的政治基礎,是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就具有一定的欺騙性。
  有人曾經說,蔡英文將會在「雙十講話」中有所調整。但現在看來,可能並不樂觀。尤其是在蔡英文的某些期待,如繼續列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等,得不到落實之時,反而會惱羞成怒,破罐子破摔。因此,她的「雙十講話」即使是有調整,也只不過是更為模糊性,因而更具欺騙性而已。這幾天,陸委會等一些機構在操作致給對岸的文案時,將「貴方」改為「你方」,就可一葉知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29 04:50: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