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作出攘外高於安內重大政策改變

  民進黨建黨三十周年,黨中央本來打算隆重慶祝一番,在當年醞釀及宣布建黨的圓山飯店舉行盛大的酒會。但因颱風「鮎魚」襲台,損失重大,上至蔡英文下至民進黨執政各縣市,及非執政縣市的基層、「立委」和議員,都投入救災,既是為了免掉政績,更是為了維繫自己的支持者亦即「投票部隊」。
  但如此重大的黨慶節日,黨中央不可能不說幾句話。昨日傍晚,民進黨中央黨部發出新聞稿,標題為《創黨三十週年蔡英文主席給民主進步黨黨員的信》。從標題上看,這是民進黨的內部通訊,但既然透過媒體公開發表,就帶有給全社會的公開信的性質,實際上從其內容看也是如此,因為它透露了蔡英文不但是要在執政黨的角度,而且更是要以「政府」的高度,宣布要對其重大政策甚至戰略做出重要調整。當然,也不排除這封公開信的內容,是根據原擬定在黨慶三十周年酒會上的演講稿而改寫。
  實際上,有別於過去的「模糊空心化」,蔡英文這篇一千三百來字的公開信,透露了若干重大信息,預示英政府的策略或戰略可能會有一番變化。當然,未來能否奏效,還得看各種因素是否適應配合。
  蔡英文在公開信中,並不諱言民進黨執政幾個月來,遇到了極大的困難,「年金改革、長照體系、產業轉型、財政困境、勞動權益、非核家園」,一件一件不斷地冒出來」;也知道全黨上下都充滿了焦慮感,因而要為他們打氣:「我了解大家的焦慮,不過,我請求大家相信,民進黨不會屈於現實的壓力,而放棄理想。」
  不過,這雖然是罕見的檢討,但不是「罪己詔」,而是遷怒於他人,包括她在公開信中透露的,原本要到圓山飯店民進黨創黨三十週年酒會現場抗議的公民團體所代表的政黨勢力,也包括「東風不與周郎便」的對岸——因為導致她做出戰略轉變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源於來自對岸的「壓力」。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將「我們要力抗中國的壓力,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我們要擺脫對於中國的過度依賴,形塑一個健康的、正常的經濟關係。我們在低迷的經濟循環中,找到新的發展動能」,列為當前必須堅守的價值的首位。由此,基本上可以預見,蔡英文在「雙十講話」中,不可能按照北京的要求,在對兩岸關係定位上「完成答卷」,反而是「轉守為攻」。當然,也囿於在島內仍有近半選民不支持她,及國際社會基本上承認一個中國的現實,蔡英文卻又不敢採取民進黨所擅長的鼓動性語調。
  蔡英文所說的來自對岸的「壓力」,除了是北京堅持要她正面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她卻要堅守民進黨的「台獨神主牌」及其本人「兩國論」的價值觀,始終對此進行軟對抗,因而對岸施加了兩岸聯絡機制「停擺」,及凍結若干兩岸交流項目的壓力;直至近日的向國際民航組織建議,不再邀請台灣民航局長作為大會主席的「特別邀請貴賓」列席會議。而這最一點,可能是導致蔡英文做出政策調整的轉折點。由此,蔡英文認為已經無需再對對岸展現「善意忍耐」的態度,因而她在這封公開信中,直接使用了「中國」一詞,而刪去了緊接著的「大陸」這個極為重要的詞組部分,擺明就是「兩國論」陰靈再次「上身」。而陸委會等機構致函對岸各相關機構時,也已將對對方的稱呼從過去的「貴方」改為「你方」。、
  蔡英文要「力抗中國壓力,擺脫對中國依賴」的重大政策調整,首先要採取的策略的其中一個重要方向,就是「新南向」政策,這已成為英政府的重要戰略。但前一段時間走得並不暢順,還發生了越南河靜鋼鐵廠受罰的事件。而且內部整合也不順,邱義仁因與黃志的鬧矛盾,不願到「總統府」工作;而「行政院」的不配合,也致使黃志芳的工作並不順利。現在除了是將黃志芳外派新加坡之外,還將「新南向」政策的執行權轉移給「行政院」,從而使得「新南向辦公室」蜕化墮落為諮詢機構,黃志芳的外放也「放而無憾」。
  昨日「僑委會」已經公佈,為配合「新南向」政策,將壓縮其駐歐美機構的人手,用以增援駐東南美國家的機構。估計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外交部」也將會作同樣的部署。蔡英文被迫要採用「挖西牆補東窗」的做法,可能是由於今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是在馬英九仍在任內的去年所編列的,是以其「外交休兵」的政策服務,因而「外交」經費壓縮。這就使得蔡英文要在「外交」領域「大展拳腳」收到嚴重束限,連其就職後首次外訪的「英翔之旅」,也有經費缺口,而不得不東挪西借。。在此情況下,要加強「新南向」工作,並實施「踏實外交」,就受到制約。估計,其即將提請「立法院」的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編列給「外交部」、「僑委會」的經費將會大幅增加。相反,由於兩岸關係停滯,編列給陸委會與海基會的經費則會有所刪減,尤其是因應兩岸談判的海基會,可能會大幅壓縮經費,轉為支持「外交部」。
  蔡英文調整政策的另一個重大方向,是「TPP」。盡管美國現時兩位候選人都對「TPP」持態度消極,尤其是特朗普可能會以其「孤立主義」軸心政策予以放棄,但似乎是蔡英文仍未死心,估計將會大力向美國遊說,不要放棄「TPP」,並指出唯有「TPP」才能壓抑中國的「共產主義擴張」。當然,其真正目的,是要借助「TPP」之力,減輕對大陸市場的依賴。
  為了加強對美國的遊說,及強化執政能力,蔡英文可能會做出相應的人事以至機構調整。這就是她昨日在公開信中所說的「接下來,我們會再一次整理、協調和整合決策機制」。但本來最具急切性的「行政院」,可能為了維護林全的面子,及自己曾經表達的與林全的密切關係,將暫時不會撤換林全;即使是不得不換,也要等待到今年底之後,縣市長的任期已經過半,抽調其中一些人尤其是陳菊到「中樞」工作時,也無需進行改選,而是委任代縣市長。
    不過,個別機構的調整,已經是等不及。這幾天就已放出風聲,謂「行政院有若干部會的行政績效不佳,可能就是要調整其首長的輿論準備。但最大的「罩門,可能還是在於「國安會」,這段時間的實踐已經證明其應變能力不足,吳釗燮並不是這方面材料,邱義仁可能會回任。對此,蔡英文已經作出先期部署,將黃志芳調離「總統府」,外派新加坡,這就為邱義仁重返「國安會」掃清障礙。邱義仁「班師回朝」後,會否重啟「烽火外交」?就看蔡英文能否駕馭得了他。
  至於吳釗燮的出路,可能有兩個方向。一是重任駐美代表,以加強對美國的遊說。而且,也是要換下「老男籃」高碩泰。雖然高碩泰已經「投誠」,比如這幾天就對到美國及聯合國進行「入聯」活動的「獨派」團體照顧得很周到,但那也只是行政幕僚式的業務,按章辦事。而未必有意為維護民進黨的最大利益,積極主動地進行遊說活動。場的依賴。注意的是,已經使用「中國」一詞,最高的「兩國」構思。二是「總統府秘書長」,也是要換下同樣是「老男籃」的林壁炤,畢竟他根本不懂民進黨的行事作風及人脈關係,根本無法協調「總統府」與民進黨中央及黨團的關係。而吳釗燮曾任民進黨秘書長,可能會較為暢順些,何況本來就是這樣的安排,只不過是邱義仁因「不與黃志芳共在總統府屋頂下」,而拒絕出任「國安會」秘書長,才讓明知能力不足的吳釗燮「硬住頭皮上」。
  蔡英文可能要做出重大的策略調整,除了是要對抗大陸之外,還因為當初她「攘外必先安內」的策略已經基本完成,包括以「轉型正義」名義的清黨產,已經有了法源依據進入實戰階段,國民黨只有乖乖捱打的份兒,連九月份的薪水也發不出來,地方黨部也可能會紛紛「關門」。這就斬斷國民黨最擅長的組織戰的「財源」,而國民黨本來就藏拙的輿論戰也更難發揮,不會再對民進黨造成威脅,因而可以騰出手來,進入「攘外」戰略的新階段。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9-30 04:45: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