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已到生死存亡關頭還搞內鬥

  雖然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民調急遽下跌,但國民黨的民調卻也升不起來;明明是目前的情勢對國民黨較為有利,表面徵象有點似在八年前剛敗選「總統」並被陳水扁弊案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民進黨,卻在地方性補選中連下數城的情況,但國民黨卻仍然是被籠罩在低氣壓之下,而且更是「船破偏遇頂頭風」,在民進黨實施「趕盡殺絕」戰略目標,以一招「清查不當黨產」來掐住國民黨喉嚨,僅是凍結其在銀行的存款現金及止付支票的小技,就導致國民黨九月份的薪水發不出來,八百名專職黨工立即面臨斷炊之虞,而基層黨部也有關門的危機。但就在國民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黨內卻仍然發生訌鬥,不禁令人對國民黨的前景感到焦慮。倘長此下去,不但是奪回執政權無望,就是國民黨能否存在下去也令人感到懷疑。除非是台灣地區有新的進步力量誕生,否則單是指望國民黨,要在島內實現「反獨促統」,將是「不可能任務」。
  實際上,國民黨中央昨日下午召開黨產議題記者會,向媒體說明國民黨資金遭凍結後,目前採取的法律因應措施。雖然國民黨分別致函給永豐銀行和台灣銀行,希望銀行依照法律同意國民黨繼續使用存款,和提領支票兌現,及同時也向「不當黨產委員會」提出複查申請,並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停止執行訴訟。但都未能改變國民黨無法向黨工發出九月份薪資的事實。因為透過律師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的法律救濟,預計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才會有結果;要致國民黨於死地的「黨產會」,肯定不會理會國民黨的復查申請,以及致律師函給永豐銀行、台灣銀行,依照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第九條規定,國民黨可依法履行法定義務,給付勞工薪資及退休金,要求銀行依法同意繼續動支存款、兌現支票。
  而國民黨目前約有八百位專職黨工,黨部業務費用每月約新台幣二千多萬元,人事費用則有三千多萬元,等於每月基本支出就需五千多萬元,若資金凍結問題不解決,發不出薪水的窘境將一直存在。雖然「黨產會」指稱國民黨仍然存有超過六千萬元的政黨補助款帳戶,是屬於合法存款,國民黨可以用來救急,先支給薪水,但國民黨有其他黨務工作要推動,而且不能只發九月份的薪水。否則下個月怎麼辦?他強調,要從根本解決資金問題,畢竟國民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募款也是一種方法,但募不募得到也是一個問題。
    由此可見,國民黨是犯了輕敵的大忌。本來,國民黨以為,「黨產會」將要到明年才開始凍結資金,因而還有足夠時間可處理黨工薪資問題。照其在銀行中的存款,還可因應支撐到明年二月份。但豈料民進黨的戰略目標,不僅僅是所謂「轉型正義」,處理掉國民黨的「不當黨產」就功德完滿,而是要藉此議題來趕盡殺絕國民黨,讓其永世不得翻身,甚至是「關門大吉」,這樣就可使民進黨在沒有任何競爭對手的威脅之下,將爭取「長期執政」的願景提升為「永遠執政」。因而「黨產會」就不顧程序正義,利用檢方查獲兆豐銀涉及洗錢之機,像太上機關那樣不未由法院同意凍結國民黨帳戶,就自行去函銀行要求凍結的存款,這樣就立即讓國民黨陷入財務斷炊、發不出薪水的窘境。
    其實,在「立法院」審議和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的過程中,國民黨就因為內部分歧嚴重,各吹各的號,黨團決議黨產歸零,希望一勞永逸解決問題;而黨中央卻主張應當首先扣除黨務必要開銷,然後將餘下黨產捐做公益。雖然雙方最後達成「護憲不護產」共識,計劃要求「大法官會議」「釋法」,但民進黨黨團仍然是「先下手為強」,仗著自己「立委」人數所佔的優勢,強行通過「廢黨產」法案,而種下了國民黨處於被「抄家滅族」境地的惡果。
    而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的「有勇無謀」,更是國民黨在黨產議題上陷於被動局面的遠因。實際上,在台灣政壇,就有人分析說,如果是由王金平主導處理黨產的問題,他可能會發揮「喬事」的特長,並利用在「司法關說案」中,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欠他一個情的機會,與柯建銘協商「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以爭取到該條例能夠減輕對國民黨的壓力。
  如果是由吳敦義出馬領銜打這場「黨產保護戰」,他將會充分發揮其謀略優勢,與國民黨黨團商量,研究在黨產議題上的攻防策略,或許能夠緊緊抓住民進黨的「有罪推定」、「多數暴力」等程序不正義狀況,爭取到社會上萌發「同情弱者」的心理,使得民進黨在推動「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時,不敢做得太絕。
  然而,國民黨主席是洪秀柱,而洪秀柱卻是有勇無謀之輩,只顧「衝,衝,衝」而不顧謀略,而且也不理會黨團的較為穩妥的主張,因而被民進黨打得一敗塗地,單是「黨產」議題就將置國民黨於死地,而不用在日後透過多場公職選舉,逐步殲滅國民黨。
  眼看洪秀柱的瞎指揮將導致國民黨亡黨,吳敦義氣不打一處來,在美國訪問途中連續開砲批評洪秀柱。昨日他就在剛抵達舊金山時,重批洪秀柱未能記取去年被「換柱」的教訓,在九月「全代會」上主導通過新的「和平政綱」、只提「九二共識」卻將「一中各表」刪除,此舉必將導致國民黨難以在台灣生存。
  吳敦義還進一步地指出,去年「總統」大選時,洪秀柱就是因為她所主張的「一中同表」並不肯做出改變,才會導致被「換柱」的。
  吳敦義的批評,等於是提前宣佈國民黨主席爭奪戰提前開打。而且按照政治學的理論,吳敦義之說並非沒有道理。因為政黨的主要任務,就是透過選舉獲得執政權。因而其政治主張必須適合主流民意,不可過於偏頗。否則,就將無法獲得多數選民的認同。除非政黨只是為了宣導自己的政治理念,而並不在乎是否能勝選。其實,在競選過程中說的是一回事,勝選後再根據實情適當調整政策又是另一回事,這在美國等國家的大選中,都是屢試不爽的謀略,而今次民進黨也是如此。因而洪秀柱的極端口號,不利於吸收最多的選票,只能是自己「爽」。
   但遺憾的是,吳敦義的開砲,可能是因為在旅途中未能精準了解台灣的情況,因而開得絕對不是時候,開打的議題也於當下人們所關心的狀況不對盤。實際上,本來倘是在黨主席選舉時,吳敦義拋出這個議題,確實是將會令黨員們深思,究竟是哪一種政治主張,才能將國民黨帶出困境的,即使是黃復興黨部,也得為黨的生存而進行實事求是的選擇。但吳敦義卻是在黨中央發不出薪水,眾頭目正在焦頭爛額地東奔西走之際開砲,就只能是予人「添亂」,「黨都到生死存亡關頭了,還在鬧內訌」的感覺,反而貶低他所提議題的正當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01 04:54: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