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果然是要讓邱義仁重回決策中心

  本欄日前分析,蔡英文在給民進黨全體黨員的公開信中提到的「再一次整理、協調和整合決策機制」,將會讓邱義仁重回決策中心。果然,蔡英文昨日在出席由「吳三連臺灣史料基金會」主辦的「總統直選二十週年學術研討會」時表示,將於三日中午召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會議將有「總統府」、「行政院」、民進黨團、地方執政代表及民進黨中央黨部等執政團隊重要幹部共同參加。這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今後將每週一定期舉行,透過這個機制,會協商和確認重要政務和政策議題方向與節奏,密集討論,具體分工。她希望這樣的方式,能讓決策效率及進度更快、更周延。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則對媒體補充說,這是「總統府」、「行政院」與民主進步黨重大決策討論常態化。至於出席「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的成員,包括有蔡英文、「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長」林全、「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及幹事長吳秉叡、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智庫執行長邱義仁及執政縣市代表。
  黃重諺在受訪時還介紹說,目前執政團隊間幾個主要溝通協調機制,第一部分是行政立法間的「行政立法協調會議」,主要是「國會」與行政部門間針對個別法案、政策及預算案討論溝通。第二部分是黨政及「中央」、地方政府協調,就是民進黨中央常務委員、中央執行委員會,納入執政縣市首長、黨團幹部,由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主持,主要讓「中央」、地方、黨與「國會」部門有好的意見交流與決策討論。第三部分是府院,就是蔡英文與「行政院長」雙首腦定期會見。而相對於下週一將啟動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上述三個溝通機制是處理較事務性議題。而「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府院黨重大決策討論常態化,就政府重大政策、重要國政施政方針,強化整個決策過程,讓決策品質、速度與效能更好。
  根據黃重諺的說法,這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民進黨當局最高及最具權威性的決策中心機制。至於為何沒有「立法院」正副院長參加,估計是為了落實「立法院長中立化」的主張,避免讓在野黨抓到把柄。而實際上,民進黨「立委」的實質「龍頭」,是在於黨團,而「立法院長」雖然位高崇隆,但其主要功能是在代表「國家」的禮儀,及在院內是主持院會及黨團協商而已,而真正指揮調動黨籍「立委」作戰的,還是黨團三長。因此,這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就有黨團三長中最具實質權力的總召及幹事長,而一般只是處理黨團內部事務的書記長則不再列。正因為如此,今年初柯建銘要參選「立法院長」時,當得知蔡英文已經鐵了心讓在上次「總統」大選中作其副手,今次「總統」大選中為其作眾操盤的蘇嘉全參選「立法院長」,而且也不計較他以往在任黨團總召時的「喬事」中的不光彩記錄,甚至是鬧得滿城風雨的與王金平的「司法關說案」,仍然要借助他的「喬事」能力和技巧、經驗時,就主動禮讓蘇嘉全,自己則繼續出任黨團總召,讓「永遠的總召」之說看來還得延續下去。
  而在被蔡英文「欽點」參與「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的成員名單中,最惹人注目的是邱義仁。這是因為,其他參與者都是名副其實的有決策權的黨公職人員,只有他是例外,一是他的公職只是亞東協會的會長,只是在「後方」協調處理對日關係,還要受到「外交部長」的節制,無論是實質權力還是職務位階,都與其他入列人士並不對稱。因此,蔡英文是以他的另一個職務——民進黨中央的智庫的執行長的名義參與。而這個智庫,在蔡英文參加「總統」大選的過程中,專門為她擘劃未來的執政綱領,其執行長由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兼任。這個智庫與蔡英文的競選總部一起,是她在「總統」大選中的兩個最重要頂層架構機制。民進黨成為執政黨後,雖然決策權力已經由「總統府」和「行政院」分享,民進黨智庫的功能有所減弱,但仍可在公權力建制外予以奧援。
  這就是為何蔡英文在勝選後「組閣」的過程中,有意借助邱義仁的戰略研判分析能力,讓他回籠出任「國安會」秘書長,但他一方面因為對自己在「巴新案」中「受屈」而耿耿於懷,因而對出任公職缺乏興趣,另一方面對「巴新案」中同為被告的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對他落井下石而怨恨未消,當得知黃志芳將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與「國安會」秘書長同在「總統府」大樓內辦公之後,萌生不與其「共戴一個樓頂」之心,而予以婉拒。蔡英文無奈之下,一方面只好將原本規劃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吳釗燮,改任「國安會」秘書長,並找來自己當年在「國安會」工作並為李登輝研擬「特殊兩國論」時,得到其實質幫助的「國安會」副秘書長林碧炤,也不顧得他是「老籃男」,填充原應屬於吳釗燮的「總統府」秘書長職缺;另一方面則滿足邱義仁的意願,讓他出任亞東協會的會長。實際上,他曾在日本留學及講座研究,對日本政情極為熟悉,因而在蔡英文競選「總統」過程中,安排她訪問日本,得以見到安倍晉三的弟弟;而他之所以願意「屈貶」自己出任此職,其實是為了制衡在「前方」的駐日代表謝長廷,繼續「新潮流系」與謝長廷的恩恩怨怨——儘管自己已經不再參與「新潮流系」的活動,但心仍在「新潮流系」,以「永遠的流員」為自況。
  然而,蔡英文又豈能白白地浪費這個戰略全才,何況她還要報他當年賞識自己,在二零一四年的「總統」大選過程中,先是向陳水扁推薦為「副總統」候選人,後是謀劃未來的「蔬(蘇)菜(蔡)配」人選,因而才有後來她被推舉初選民進黨主席。以至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機會之恩。因此,吳釗燮因出任「國安會」秘書長而辭去民進黨智庫執行長,大家都以為民進黨既然已經執政,民進黨沒有必要再保留智庫,或是認為智庫的功能將會大為減弱之時,蔡英文卻仍然保留智庫,並任命邱義仁為智庫執行長。則就是為了他未來的「重新出山」埋下伏筆,預作鋪墊。
  果然,從蔡英文上台四個月來的危機應對能力不足,導致手足無措,因而構成她的民調直直落的其中一個原因,證明吳釗燮與林碧炤的職務安排都是錯置——前者缺乏戰略駕馭及處理危機的能力,後者根本不熟悉民進黨的行事風格,也無法與民進黨中央進行暢順的溝通協調。因此,蔡英文早就有了「整理、協調和整合決策機制」之意,讓相關人士能者適任,充分發揮其實際才幹,比如吳釗燮出任「總統府」秘書長或重任駐美代表,邱義仁重任「國安會」秘書長。而為了能讓邱義仁重返「總統府」上班,就籍著江春男因酒駕辭去駐新加坡代表之職,委任黃志芳填補其空缺,使得邱義仁不再有「同在總統府屋頂下」之恨。因此,現在他的以民進黨智庫執行長身份參與「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可能只是臨時的鋪墊措施,他的最終位置,還是「國安會」秘書長。
  當然,邱義仁倘重任「國安會」秘書長,蔡英文是否能駕馭得了他,現在還是未知之數,可能仍在「心大心細」。畢竟,邱義仁曾經主導「烽火外交」,這是導致美國佬將陳水扁視為「麻煩製造者」的原因之一,而蔡英文則極為重視與美國人的關係,這兩者之間存在著難以調和的矛盾。除非是邱義仁完全聽命於蔡英文,但又能在蔡英文的授權範圍內,為她運籌帷幄,分憂解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02 04:15: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