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整頓機構既是要挽救頹勢也是要鞏固權位

  蔡英文在致全體民進黨員的公開信中所提到的「再一次整理、協調和整合決策機制」,除了是成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之外,看來還將會調整「行政院」系統。而「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的成員將包括有執政縣市代表,但據說主要是指執政直轄市長,甚至還具體說到是高雄市長陳菊和台南市長賴清德二人,倘果如此,就是為在年底整頓「行政院」作舖墊。這既是挽救頹勢的需要,更是鞏固權位的必然之舉。
  實際上,在全台灣六個直轄市中,除了台北市長是無黨籍的柯文哲,新北市長是國民黨籍的朱立倫外,其餘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長林佳龍、台南市長長賴清德、高雄市長陳菊,是民進黨籍。而其中陳菊、賴清德、鄭文燦是「新潮流系」,鄭文燦還剛因任期屆滿而卸辭「新潮流系」總召職務,而陳菊則是「新潮流系」的大老。
   本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所商議的議題是「中央」事務,為何要讓地方參與?表面上看,是為了與「行政院」取得同步協調,因為按法律規定直轄市長也是「行政院會」的成員。但在實際上,卻有要讓直轄市長尤其是陳菊、賴清德提前參與「中央」決策預作鋪墊。
  這是因為,陳菊、賴清德二人的直轄市長都是已經第二任(陳菊連同此前未與高雄縣合併的高雄市長,已是第三任),到二零一八年不能再參加選舉爭取連任。而按相關法例規定,縣市長任期過半後出缺,不作補選,由「行政院長」任命代理縣市長(事前徵詢原任縣市長的意見)。這樣,就為今年十一月下旬縣市長任期過半後,陳菊、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高職提供有利條件。
  實際上,在今年一月蔡英文勝選「總統」後,民進黨內就有傳說,蔡英文意在由陳菊出任「行政院長」。但由於當時陳菊的任期尚未過半,倘出任「行政院長」辭去高雄市長職後就必須進行補選,可能會引發問題。本來,按照民進黨在南台灣尤其是高雄市的盤口,市長不會掉落到國民黨的手中,必會是民進黨的候選人當選。但問題是,民進黨內有兩派在爭持,陳菊希望能讓曾任副市長,也是「新潮流系」干將的劉世芳「接棒」;而「謝系」則因謝長廷是民進黨在高雄市的首任市長,希望能輪回到「謝系」是手中,實際上「謝系」的管碧玲、趙天麟早就作好參選市長的準備,並因此而鬧得不愉快,從而導致在民進黨「全代會」選舉中常委時,丟失一席,加上謝長廷已經應允禮讓「三立」老闆一席,因而原有的兩席中常委丟光光。倘是進行高雄市長補選,將會發生黨內操戈,選相難看。倘是由「行政院長」任命代市長,則可避免發生此問題。因此,蔡英文就只能耐心等到今年底,陳菊的任期過半再說。
  蔡英文只好先行找一位過渡性的人物「頂住檔先」,因而找到了明知力有不逮的林全。但林全是智囊型,不是行動型,盡管在「扁朝」任過「主計長」和「財政部長」,但要他出任「行政院長」,顯然是缺乏駕馭全局的能力,尤其是欠缺危機處理的政治智慧。實際上,在這四個月來,林全的能力弱勢罩門已經暴露無遺。這除了是個人能力不濟之外,也因為他是外省人第二代,又是眷村子弟,即使是民進黨內沒有懷疑他的忠誠而向他使絆,也因為他並不太熟悉民進黨的行使風格而難以完全協調融合。因此,民進黨當局的民調直直落,除了是因為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吃不到兩岸關係的「紅利」之外,也與林全的施政無能密切相關。為此,民進黨內許多人都把蔡英文的民調低落歸咎於林全,說是林全拖累了蔡英文。
   但蔡英文不能現在就換掉「行政院長」。前面所述的陳菊尚未能抽得身來固然是主要原因,而蔡英文也必須顧全林全的面子。實際上,當初林全不願接「行政院長」的,是蔡英文「數顧林宅」,才勸動林全出山。現在尚不到半年就炒掉他,怎麼說也說不過去,並將會反襯蔡英文沒有識人的能力。因而必須在其自己任期過了半年,而且也是剛好縣市長任期過半之後的今年底,才予執行。
    但計劃不如變化快,現在僅是就職四個月,就狀況百出,陷於被動。而且「行政院」內的各部會更是跟不上節奏,以致民進黨內普遍懷疑那些「老籃男」「閣員」不作為甚至是亂作為,因而有撤換泛藍「閣員」的呼聲。第一槍擊中的是「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他是林全的同學,是林全在找了六、七人都不願意接任此職,實質上是不願為民進黨服務的情況下,懇求他才願意出山的,現在第一個「挨刀」的確是他,這教林全情何以堪!
  緊接著,就是「老藍男」了。包括 「外交部長」李大維,「國防部長」馮世寬,陸委會主委張小月,還有「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這些都是蔡英文可以直接調整的人。另外,「行政院 」中也有幾名部會首長,也是國民黨舊官僚出身,都可能會撤下來,讓位給民進黨不能再爭取連任的縣市長,真正做到「完全執政」,「完全負責」,不要被非民進黨人拖後腿。
   這些人,並非不想做事,而是難以適應民進黨的辦事風格,很難合拍。另外,也缺乏主動作為的動力。如駐美代表高碩泰,當然八小時內的工作將能按章辦事,但卻不能「想民進黨所想,急民進黨所急」。而蔡英文對美國依賴程度之大,單是按章辦事已經遠不足夠。而且從目前情況看,就連美國的支持力度也已力不從心,在「ICAO」問題上已見端倪 ,堅接著又是國際氣象大會和國際刑警組織大會,恐怕美國也幫不上忙。何況,美國總統選舉前景未明,盡管希拉莉的勝選仍是稍勝一籌,但不排除萬一特朗普會勝選,屆時蔡英文就將手足無措。
  因此,提前做好因應,已是迫在眉睫。但陳菊年齡偏大,身體條件也不是很好,因而也只能是過渡型的。會否是同樣不能再爭取連任的賴清德,才是「真命天子」?但賴清德的終極目標是「總統」,而且早在二零一五年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時,他就有意與蔡英文一較天下,尤其是曾經說過「穿裙子的不能做三軍統帥」的「獨派」元老辜寬敏,極力主張由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出戰。因此,蔡英文會否像馬英九防範宋楚瑜那樣,防範著他,不讓他出任「行政院」的任何職務以積累政績?但又必須「就近看管」,因而估計是將會讓他出任幕僚單位的頭兒,如「國安會」或「總統府」的秘書長之類,以挫掉他的銳氣。
  因此,蔡英文的「再一次整理、協調和整合決策機制」,也是為自己能夠穩固掌握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的主導權,而提前籌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05 04:18: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