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面對連續挫敗壓力深化兩面手法

  台灣當局在經歷了被拒絕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也將不能出席有關氣象議題的國際會議及國際刑警組織會議的連續挫敗之後,蔡英文昨日主動「出擊」,並採取了更為細膩的手法,深化其模糊及兩面手段,爭取化被動為主動。一方面,她公佈了其接受《華盛頓日報》記者專訪的內容,聲稱「維持現狀」的承諾不變、善意也不變,但是不會屈服在壓力之下,「也不會走到對抗的老路上去」,並呼籲兩岸儘快坐下來談,找出一個雙方都可以解決的辦法。她希望中國大陸不要誤解,也不要誤判這個情勢,以為用壓力就可以讓台灣人屈服。為此,她將其在致全體黨員的公開信中所使用的「中國」一詞,重新改回到「中國大陸」。另一方面,搶在本年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主辦國秘魯正式宣布之前,公佈宋楚瑜將會代表她出席十一月二十日在秘魯首都利馬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由其女兒宋鎮邁隨行以參加「夫人外交」的活動色。
   顯然,蔡英文接受《華盛頓日報》專訪所談的內容,及選定宋楚瑜充任其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角色,表面上看是互不相干的兩回事,其實卻是與昨日海基會新任發言人、陸委會主任秘書李麗珍所說的「海基會正在為和大陸海協會恢復協商,積極地在做準備工作」一道,形成一個緊密相扣的連環套。一方面,她在仍然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之下,以自己的四個「不」的表態,及遣派宋楚瑜作其代表出席「APEC」峰會,作為其「力抗中國的壓力」策略的延續;另一方面,她聲稱「不會走到對抗的老路上去」,並呼籲「兩岸儘快坐下來談,找出一個雙方都可以解決的辦法」,還指使海基會聲稱正在為恢復兩會協商做準備工作,則是使用「軟招」而非陳水扁的「硬攻」,倘仍遭到中國大陸的抵制,就可扮演「悲情」角色,博取島內和國際社會的同情。
  值得注意的是,陸委會昨晚在答复媒體的提問時聲稱,,兩岸同為「APEC」經濟體會員,台灣將依正式會員既有權益與會,一直是慣例,也是長久以來的安排;「我領袖代表尊嚴、平等與會,並未有任何諒解備忘錄的問題」,就含有貓膩,是要謀求台灣地區與中國大陸平等的國際地位,這顯然是「偷步」。因為按照諒解備忘錄精神,中國大陸是以國家主體的身份參加「APEC」,因而其外交部長或副部長可以出席其「雙部長會議」,也能輪流主辦「雙部長會議」;而台灣地區則是以「中華台北」為名義,與香港(回歸後改稱「中國香港」)一道,以地區經濟體的定位參加「APEC」,因而其外交部長或副部長不能出席「雙部長會議」,只能由經濟領域的部長出席,也不能舉辦「雙部長會議」。因此,一九九一年十月二日由當年「APEC」「雙部長會議」主辦方南韓主導下。中國與「APEC」會員體所達成的「諒解備忘錄」,及一九九三年美國總統克林頓建議從當年在美國西雅圖舉辦的「APEC」的年度會議升格,舉行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得到各會員方的支持,並就「中華台北」的參與問題達成了「西雅圖模式」,規定台灣地區的領導人不能出席峰會,只能派出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作其代表出席,而且台灣地區也不能輪辦峰會,而香港則可以由其地區領導人親自出席,但也不能主辦峰會。此後,歷年的主辦國度嚴格地執行此默契。因此,「中華台北」並非是與中國平等,其會員權利是並不充分的。其地位和權利受到束限。
   但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昨日應詢時的答复,「台灣方面人士出席『APEC』相關活動,應符合『APEC』有關諒解備忘錄的規定」,卻又不夠精準明確,容易被台灣當局抓到空子。實際上,安峰山只是強調了兩岸三地加入「APEC」及出席「雙部長會議」的諒解備忘錄,而沒有提及「APEC」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台灣地區領導人受到限制的「西雅圖模式」。這兩者並不是同一回事,規限台灣領導人出席資格的是「西雅圖模式」,而不是諒解備忘錄。實際上,達成諒解備忘錄時,尚未有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其是在諒解備忘錄達成後兩年才存在的,而且兩者所規範的內容也有所區別。
  正因為這種提法容易模糊焦點,引發誤會,才被台灣當局一再地故意混淆,指鹿為馬。實際上,昨日中央社在報導安峰山的發言內容後,就刻意指出,陸方引述的依據,是一九九一年台灣剛加入「APEC」時的備忘錄,然而「APEC」經濟領袖會議一九九三年才召開。台灣在一九九一年加入時,並未觸及領袖出席「APEC」會議的安排。因而台灣『外交部』先前強調,有關中國大陸稱「台灣領袖出席『APEC』應根據『APEC』有關諒解備忘錄的規定處理」,是陸方的擴充解釋。
  蔡英文對《華盛頓日報》說,兩岸儘快坐下來談,找出一個雙方都可以解決的辦法,而海基會也應聲說,海基會已經做好「隨時準備恢復談判的準備」。其策略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立場不會退讓,實際上昨日她在另一個場合說,「雙十講話」將不會超出「五二零講話」的範圍,因而依然將是「未完成的答卷」。實際上,蔡英文有部分支持者是「獨派」選民,在獲得成功連任之前,她都不可能會放棄這部分選民。但仍要擺出「不挑釁,不刺激」的做法,並聲稱已經單方面做好恢復談判的準備,或許還將會向美歐等國家說明,將阻礙兩岸恢復談判的責任推卸給大陸方面,以博取同情。
  推出宋楚瑜作其代表出席「APEC」峰會,就是這個立場的靈活實施。這項策略醞釀已久,宋楚瑜本來是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次選(首選是王金平)。但卻因遭到內部的強烈反對,因而只好任命「獨派」的田弘茂作海基會董事長,以對「獨派」進行安撫。因為宋楚瑜承認「九二共識」,而被歸為「泛藍」。而且曾在二零零五年訪問大陸與胡錦濤會面後,經常到大陸走走,建立了人脈關係。「太陽花學運」後,習近平會見的第一個台灣客人,就是宋楚瑜,因而蔡英文估計北京不好強烈反對他代表自己出席「APEC」峰會。但蔡英文似是忽略甚至是刻意挑戰北京的底線,是針對「九二共識」而非什麼人。因此,安峰山昨日的說法,雖然並沒有正面否定,但也蘊含了間接表態宋楚瑜並不符合相關規定,因而並不可行。
  實際上,按照「西雅圖模式」的規定,宋楚瑜並不符合資格。其一、他不是經濟官員,而是政治人物,除了是親民黨主席之外,還曾三次參選「總統」,一次作為「副總統」的候選人;其二、他不是部長級官員,他雖然曾任與部長級官員平級的台灣省長,但並非政府成員。另外,在「西雅圖模式」之外,他也不能代表台灣地區的泛藍勢力,因為親民黨在「立法院」反而與民進黨合作,宋楚瑜也在「總統」大選中,國民黨候選人選情艱辛的情況下,參選「總統」,分薄國民黨候選人的選票,簡直就是叛徒行為,至少也是不顧全大局。
  倘宋楚瑜遭到北京的否決,但蔡英文卻仍然執意要派遣宋楚瑜前往,就必然會重演二零零一年上海的一幕,台灣地區沒有代表出席「APEC」峰會。倘北京看在宋楚瑜的面上,不置可否,讓他和蔡英文得逞,雖然在會場上遇到習近平時,或可握手致意,但就不會像連戰、蕭萬長那樣會有「習宋會」。不過,這也足矣,拍攝到「習握手」的照片,就足夠作為蔡英文大肆宣傳「沒有『九二共識』,也可實現兩岸領導人簡接會面」的材資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06 04:36: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