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焦頭爛額又接到燙手山芋

  蔡英文即將迎來其就職後的首個「雙十節」。這本應是她以「君臨天下」之勢「展示威儀」的大好時機,但卻是運氣欠佳,「頭頭碰著黑」。除了是未能在短暫的「蜜月期」內獲得佳績而導致民調急挫,瀕臨「死亡交叉點」,及兩岸關係受阻,參加國際組織活動不順之外,現在又遇到一個「份量」不輕的燙手山芋,那就是如何處理陳水扁出席「雙十大會」的問題。
  這確是一個大問題。本來按照蔡英文本人的政治理念,及以往並不同情陳水扁貪腐案情的本身,只是支持其司法人權的立場,蔡英文當然是不希望陳水扁作為「雙十大會」的嘉賓,坐在主席台上的。因為這不但是坐實了泛藍陣營有關民進黨是一個貪腐政黨,蔡英文本身及其家族也不乾淨的指控,而且已被司法機關判決定讞的貪污犯竟然在「國家大典」的主席台上就座,必然會成為國際大醜聞,這勢必會令蔡英文在國際社會上顏面全失。但是,蔡英文倘若拒絕讓陳水扁出席雙十大會」,就必然會遭到黨內「獨派」及「一邊一國連線」的強烈反彈,在三年後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進行攪局報復,改為支持其他人比如辜寬敏欣賞的賴清德出戰,對她爭取連任極為不利,畢竟「獨派」、「一邊一國連線」及「扁迷」不少,而且她只不過是上台只有四個多月就已證明她的行政能力不濟,並不具有「國家領導人」的能力、魄力和魅力,而她的對陳水扁的「不友好」,就將成為推倒她的「引爆點」。
  更令蔡英文尷尬的是,按照台灣地區的禮制,「雙十大會」是由「立法院長」組織籌備委員會並出任其主委,及作大會主持,故而出席「雙十大會」嘉賓名單的編列並寄發請柬,均由「立法院長」一手操辦。而當今的「立法院長」是蘇嘉全,正是蔡英文為酬庸他在前一次「總統」大選中,作其副手;今次「總號」大選中,作其總操盤作的忠誠及辛勞,而極力推薦他,並阻勸野心勃勃但確也是協調能力最強的柯建銘,才能讓坐上這個龍位的。然而,想不到他在邀請陳水扁出席「雙十大會」這種政治敏感度極高的大事時,竟沒有在事前進行請示,就自把自為地作出了決定,而因此而引發的各種負面效應,卻是要她蔡英文一力概括承受起來。
  也令蔡英文措手不及的是,當「雙十大會」籌備委員會的請柬送抵陳水扁家中後,不待蔡英文與蘇嘉全商量,如何適當補救,予以妥善處理,陳致中就急不及待地向外宣布,陳水扁已經收到了請柬,而且還將會出席「雙十大會」。這無疑是陳致中要造成「既成事實」,以防止蘇嘉全臨時改變主意,或蔡英文予以勸阻之舉。這下,就令蔡英文陷於進退不能的宭境。
  同樣感到尷尬的,還有台中監獄及「法務部長」邱太三。陳水扁的受刑,是由台中監獄執行。而台中監獄的上級行政主管機關,是「法務部」及其矯正署。而陳水扁刑期未滿,能夠外出是申請「保外就醫」獲准。按照台灣地區的法律規定,既然是「保外就醫」,就必須乖乖地呆在醫院或家中進行治療,而不能到處「趴趴走」,更不能參加各種政治活動。
  前一次,陳水扁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的籌款晚宴,「法務部」和台中監獄就太為頭痛,因為這將嚴重抵觸「保外就醫」的相關規定。但倘若不批准陳水扁北上參加該項活動,就勢必被「獨派」勢力和「一邊一國連線」罵到臭頭。後來在柯建銘出面協調後,陳水扁並不出現在凱達格蘭基金會籌款晚會的場合 ,只是在旁邊的小房間內與支持者會面並接受他們的祝福,才解決了此問題。而今次是「雙十大會」,不可能以這種方式處理,亦即不可能要他在「總統府」內或主席台另行搞一個空間,讓他收看「電視直播」,而必須在主席台上露臉,而且按照禮制,還是要與歷任「總統」李登輝(已經告假)、馬英九並肩而坐。這是有悖於「保外就醫」的不能參加各種政治活動的規定的,因為「雙十大會」本身就是一項政治活動,其「政治活動」的「含金量」比凱達格蘭基金會籌款晚宴要高得多。
  最難堪的情況,是出席「雙十大會」嘉賓中的「獨派」人物,可能會紛紛跑到陳水扁的座位前與他握手,甚至起哄高呼「特赦陳前總統」的口號。這就將會把全場記者的注意力拉到陳水扁的身上,搶了「主角」蔡英文的光芒,使她在「雙十慶典」中的形象大為失色。
  邱太三也不好受,因為他是民進黨「新潮流系」的成員,必須嚴格執行「新潮流系」的紀律,而陳水扁已經被「新潮流系」視為民進黨的「叛徒」,認為其貪腐醜行已經嚴重玷污了民進黨的創黨初衷,有愧於民進黨黨名中的「進步」二字。因此,在陳水扁的貪腐案發後,「新潮流系」成了黨內「批扁」的急先鋒,並積極主張民進黨應該黨紀處分陳水扁。而陳水扁則以宣示要求民進黨的黨公職退出派系運作,以至是操作「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的決議,以作反制。即使是後來陳水扁已經被關進看守所內「一點八六坪的總統府」,也聲言要組織「反新潮流連線」,實質上就是要推翻當時由「新潮流系」掌控的民進黨中央。而邱太三作為「新潮流系」的重要「流員」,而且又正好執掌主管獄政的「法務部」,但陳水扁卻一再衝破有關「保外就醫」的規定,即使不能說是「失職」,至少也是抵觸了「新潮流系」的「「流規」。
  因此,邱太三以擔心陳水扁在「雙十大會」上將會「照護不足」,可能會發生意外為由,婉拒讓陳水扁出席「雙十大會」。詎料陳致中搶先一步,向蘇嘉全申請了一張由照護人員使用的「出席證」,讓邱太三的理由失去說服力。不過,台中監獄在「國慶日」前最後上班日結束前發出新聞稿,聲稱「根據陳前總統醫療小組評估,參加雙十慶典屬公開性非政治活動,為高風險之社會性職能治療,基於陳前總統安全、醫療及個人照護考量,籌委會能否提供特殊醫療顧友善環境,待法務部矯正署與籌委會確認後,才會續行評估。」也就是說,已經來不及審核陳水扁的申請。但這勢必會惹發「扁迷」的反彈,並向「法務部」施加壓力,迫使其在假期內開會商討陳水扁的出席問題,甚至籍機提出「特赦陳水扁」的訴求。
  這下,壓力就不單只是指向邱太三,而且更是撲向蔡英文。因為根據「憲法」規定,決定及實施「特赦」是「總統」的專有職權,無論蔡英文是否決定「特赦」陳水扁,都必然有部分群眾表示反對,蔡英文就必然墮入進退失據的泥淖。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08 04:12: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