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黃志芳駐新加坡人事案生變說開去

  《自由時報》昨日刊出獨家報導,謂蔡政府上任後力推「新南向」政策,但其駐新加坡代表人選至今卻仍未底定。據高層人士透露,前「外交部長」、內定駐新加坡代表黃志芳日前已回任公務人員體系,職稱是「總統府簡任十二職等秘書」,這項安排也讓駐新加坡代表人事案增添不確定因素。
  由於《自由時報》幾乎已被視為民進黨的「機關報」,其所報導的有關民進黨的獨家消息往往被證明真實性頗高,因而黃志芳駐新加坡人事案可能生變的消息,也同樣被認為是真實的。實際上,在有關黃志芳被內定出任駐新加坡代表的消息已經傳出超過一個月,但至今尚未見他前往新加坡履新,尤其是在原已獲新加坡同樣的駐星代表江春男因酒駕而辭職之後,為消除尷尬及影響,既然新的駐星代表人事案已經確定,其人就應盡快赴任。但此後卻一直是「泥牛入海無消息」,甚至九月廿二日有六位駐外「大使」及代表宣誓就職,名單中也無黃志芳;而駐星處前日舉行「雙十酒會」,也是由副代表黃健良主持。再加上作為駐星代表本應是特任十四職等(相等於常務副部長)的黃志芳,現在「總統府」出任簡任十二職等(相等於司局長)的秘書,而且該「人事令」也是在九月十三日才公佈,因而反證了其實黃志芳出任駐星代表的人事案,即使不是「生變」,也是並無其事。這就更引人關注。
  因此,昨日「立法院」進行院會質詢時,有關黃志芳駐星人事案生變一事,就成為「立委」質詢的重要議題。前往應詢的「外交部長」李大維在兩位民進黨「立委」先後追問下,卻聲稱從未證實黃志芳將要擔任駐新加坡代表的人事案。他表示駐星代表人事作業還在進行,人事作業至少還要一個月才可能出爐。 
  李大維的答詢內容,顯示事不尋常,而且頗有連黃志芳的「娘家」—「外交部」也不贊成這項人事案的意象。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則連忙打圓場,表示相關駐外人事目前都在規劃安排當中,一旦有確認的人選,就會對外公布;而「新南向政策辦公室」目前也在辦公室主任黃志芳與團隊成員的努力下,持續辦理各項相關業務。他還特地澄清說,黃志芳自今年五月二十日起便以「簡任十二職等秘書」任用,並派在「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服務至今,所謂黃志芳因為派駐海外生變而回任「總統府」秘書的報道,並不正確。黃重諺還以自己為例,解釋說自己雖然是發言人,但也是以「總統」秘書編任在「總統府」內;而「新南向政策辦公室」既然是編列在「總統府」內,因此黃志芳也在「五二零」當天就以簡任秘書,並且派在「新南向辦公室」任職。但由於黃志芳有公務員資格,他的銓敘在九月中才完成,故而這份「人事令」是在九月十三日才公佈。
  但將各種消息碎片拼湊起來,卻顯示當初蔡英文要將黃志芳外派新加坡,並非是空穴來風。大致情況可能是,台灣當局十分重視對新加坡的工作,因而最初是要讓蘇貞昌出任駐星代表,以相對應於謝長廷的駐日,以兩位同樣曾出任過「行政院長」及民進黨主席的「大咖」,一南一北互相呼應。但不知何故蘇貞昌並未出「使」,而是改由江春男取代。但卻因其酒駕而告吹,遂改派黃志芳。
  讓黃志芳出駐新加坡,可能有三層考量:其一是「新南向辦公室」的架構設計有問題,因其附設於「總統府」內,而不具行政執行權,難以具體推動「新南向政策」。因而計劃將「新南向辦公室」與「經濟部」屬下的「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整合為隸屬於「行政院」的「對外經貿談判辦公室」,並由蔡英文重要的兩岸政策幕僚、「國安會」諮詢委員傅棟成負責,這就將會產生「黃志芳往哪裡擺?」的問題。因此,讓他外駐新加坡,並在當地「靠前指揮」「新南向」的工作,亦即將新加坡作為實施「新南向」政策的「橋頭堡」或「重要據點」。其二、在將黃志芳調離「總統府」後,蔡英文就可安排曾經發誓不與黃志芳同在一起工作的邱義仁重返「總統府」,出任「國安會」秘書長,以襄助因缺乏經驗自己處理眾多危機事件。
  但是為何新加坡卻無法接受黃志芳?目前仍然沒有確切的消息。不過各種揣測則紛紛傳言。有說可能是因黃志芳駐星的人事消息提前曝光,新加坡方面卻認為接受方應當更具主導權,這種接受方尚未被告知就曝光的做法,等於是不尊重接受方,因而遲不願同意這項安排的。也有說是因中國大陸施壓而致的,因為蔡英文設置「新南向辦公室」,就是為了抗衡台商西進大陸,而黃志芳是「新南向辦公室」主任,倘他被安排駐星,就等於是蔡英文將「新南向辦公室」遷移到新加坡。這對一向遵循一個中國原則的新加坡來說,那就不啻是強要自己與中國大陸「對著幹」,當然是不能接受。另外,也有人認為,新加坡難以接受涉嫌在新加坡境內有貪賄犯行的黃志芳作派駐新加坡的「外交官」——二零零六年黃志芳在「外交部長」任內爆發「巴新案」,那筆三千萬美元的賄款,就是由仲介者金紀玖和吳思材侵吞後,存在新加坡的銀行的。雖然後來證實黃志芳未涉案,但卻仍然應該負有政治責任。
  或許,還有一件尚未被注意的往事,也是導致新加坡不能接受黃志芳的原因。那就是「扁朝」時的「外交部長」陳唐山,對新加坡外交部長楊榮文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支持「一個中國」、反對台灣「獨立」,而在接待鄉親的閉門會議中,攻擊新加坡為「那樣一個鼻屎大的國家」,還以台語俗語來謾罵新加坡「扶中國卵脬」。影片對外公開播放後,引發輿論嘩然,新加坡外交部也發表聲明指出,這不是新加坡第一次表達對台灣的關切,許多國家相信台灣追求「獨立」是一條危險的道路,因此訴諸無節制的語言無助於舒緩這些關切。雖然黃志芳與陳唐山沒有直接關聯,但他也曾在「扁朝」出任過「外交部長」,這就難免會讓新加坡以「恨烏及屋」的投射心理,厭惡「扁朝」時的「外交部長」,從而拒絕接受黃志芳。
  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新加坡不接受黃志芳,其實蔡英文將「新南向」政策的前進指揮部設在新加坡,這本身就是錯置。因為「新南向」政策的設計,是以「高尚」的台灣經濟文化意識,輸出到東南亞和南亞的「落後荒蠻」之地。但其實,新加坡無論是經濟還是文化都比台灣地區先進得多,至少也是在「亞洲四小龍」之內,排名於台灣地區之前。單就這一點,就讓新加坡倒胃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12 04:06: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