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又將接續「總書記的下午茶」? 

  幾乎是同一時間,國共兩黨同時宣佈將於十一月二日至三日在北京舉行「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將會會見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大陸方面,是由在辦公大樓門外懸掛著「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的招牌,但實際上卻是屬於中共中央直屬機構序列,其出席中共全國代表大會的代表也是參加「中共中央直屬機構代表團」而非「中央國家直屬機構代表團」的「中共中央對台工作辦公室」的發言人安峰山在例行記者會上宣布;而在台灣方面,則由於國民黨已經淪落為在野黨,更由於在台灣地區,在尚未頒布《政黨法》之前,政黨只能是按照《人民團體法》的規範比照人民團體進行活動及對其進行管理,而且即使是執政黨,也因存在「政黨輪替」的機制而實行「黨政分開」,因而是仍是由國民黨宣佈,而且還是與國民黨召開每週例行中常會時宣布。看來,是大陸方面遷就台灣方面的成份多一些,給正在被民進黨政權「抄家滅族」,連黨工薪水也發不出來的國民黨一點「面子」。當然,也正恰逢昨日是國台辦例行記者會舉行的日子。
  從昨日國共雙方公佈的內容看,有一個重大變化,就是「國共論壇」正名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而且其形式和探討內容也發生了轉型性的變化。本來, 兩岸人民所熟識的「國共論壇」,其正式名稱為「兩岸經貿文化論壇」,是為落實「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從二零零六年四月起每年舉行一屆。但首屆是叫「國共經貿論壇」,第二屆叫「兩岸農業合作論壇」,從第三屆開始才叫「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但國民黨不知是為了凸顯該黨的「獨家專利權」,還是要展示「國共合作」,雖然每屆的「論壇」北京都有邀請反對「台獨」的其他政黨,及各行業各階層團體的代表參加,卻將之稱為「國共論壇」,而台灣媒體也從俗作如此稱呼。不過,「國共論壇」的稱謂也確實是起到了推動國民黨全黨上下團結一致,奮發圖強的作用。在而民進黨執政導致社會不安,經濟不振,而陳水扁進行分裂國土活動及其貪腐案發的因素,也促使多數台灣民眾產生「換黨換人試試看」的強烈心理,為國民黨重新執政創造了有利條件。但在大陸方面,卻一直沒有使用「國共論壇」的稱謂,而是從開始時的「兩岸經貿論壇」,到兩年後定調的「兩岸經貿文化論壇」,都避開「國共論壇」之稱,可能是為了團結更多的反對「台獨」的政黨,及為推動兩岸經貿文化交流發展做實實在在的工作的考量。而現在正名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除了是要切合《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主旨之外,也是因應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當然,也是避免「授人以柄」,讓已經對國民黨進行「抄家滅族」式清剿的民進黨政權,多一個「何患無辭」的籍口。
  實際上,在有關將要召開「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的消息公佈後,「陸委會」看來對恢復兩岸聯絡機制近乎絕望的陸委會,就發出「新聞稿」稱,此一「論壇」是兩岸政黨及民間主辦,相關互動及往來應符合「政府」相關法令規定;涉及政治議題與公權力事項,包括洽簽協議等,必須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經過「政府」授權處理。
  熟悉情況的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無病呻吟」的「多此一舉」,無非是為了凸顯民進黨執政當局的陸委會,仍然是與大陸國台辦「對口」的聯絡機構,因而涮涮「存在感」而已。實際上,一手催生《兩岸關係條例》的國民黨,是深知其相關規定的,因而就一直沒有涉及到「公權力」的問題。就是《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內容和發表方式,據曾參與首次「胡連會」幕僚工作,撰寫國民黨版本的《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初稿,及連戰在北京大學發表的演講稿的的初稿海基會前副董長兼副秘書長及發言人的馬紹章,前年在台北單獨宴請筆者時私下表示,本來在「胡連會」後發表的文獻式文字材料,是打算採用「共同聲明」的表述的,後來就是因為當時是民進黨執政,而且也是要對《兩岸關係條例》實行「瓜田李下」之避,國共雙方決定使用「新聞公報」一詞。他最近出版的《走兩岸鋼索》一書,也公開了這個「內部秘密」。
  實際上,過去歷屆「國共論壇」所達成的多項建議,都沒有直接涉及或介入公權力。在民進黨執政時當然是根本不可能,即使是在國民黨執政時,也是由國民黨中央交給馬英九後,由「總統府」和「行政院」研究後,採納了其中一部分內容,有的被化為海峽兩會簽署的協議,有的可由台灣方面單方實施的,就由「行政院」推動執行。
  但現在的情勢不同,國民黨不是執政黨,再多幾項建議也無用。而且,即使是國民黨很有誠意地提請給蔡當局,也不排除民進黨人已有「反彈」導致「逆反」的心理:既然連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都已經「停擺」了,國民黨憑甚麼向執政民進黨當局提交有關兩岸關係的建議?!甚至是籍此發出「肢體語言」:那些建議是站在「九二共識」的立場達成的既然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就乾脆將之「扔進垃圾筒」。
   看來,「兩岸論壇」無論是在形式上、內容上、實質上,都有改革轉型的需要。這並非是否定過去的歷屆「兩岸論壇」,相反還應該予以高度肯定,尤其是因為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聯絡機制「停擺」的情況下。但按照維物辯證法的理論,必須與時俱進,針對目前的情勢提出創新性的建議辦法。而且,還要吸取深刻教訓,在繼續團結國民黨上層的同時,更應注意處理好「三中一青」的事務,避免兩岸關係的「紅利」大多落入到「買辦」的手中(不要忘記,在正式的中共黨史經典著作中,仍然將國民黨的性質定性為官僚資產階級和買辦的利益的政黨),而是必須「向下沉,接地氣」,關心受到民進黨欺騙的基層民眾的福祉。
  「習洪會」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是在國民黨遇到民進黨當局追殺的時候,應當予以送暖打氣。但看來習近平也不能不注意如下的幾個問題:其一、國民黨內部存在著不穩定因素。洪秀柱至今仍然未能建立其黨內各方面都可接受的領導權威,而且其行政能力看來是力不從心,在黨產遭到清查的關鍵時刻,就連至關重要的中央黨部管理財務的行政委員會主委人選都也是遲遲未能到位;另外,吳敦義的競選黨主席已經開跑,今後國民黨主席有可能出席「走馬燈」的情況,難有堅強而穩定的核心。
  其二、國民黨內部存在著不團結因素,連戰、吳伯雄等有號召力者均已心灰意冷,國民黨第一次敗選後的全黨上下團結一心,同仇敵愾,臥薪嘗膽的境況已經一去不復返。《走兩岸鋼索》一書對此現象就有詳盡的描寫及深刻的分析。
  其三、國民黨內部存在著不確定因素。按照西方的政黨理論,政黨的最重要任務,就是透過民主選舉奪取政權,在執政中實踐其黨綱及政治訴求。洪秀柱的「極統」理念固然可嘉,倘是像新黨那樣,不考慮爭取執政地位,只是宣揚理念,當然沒有問題;但既然為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而爭取再次執政,這些理論將會嚇跑中間選民,永遠不能執政,再好的理念也將是白紙一張。實際上,「換柱」就是因為「一中同表」等原因。而九月的「全代會」又將黨綱中的「一中各表」刪去,難怪吳敦義批評她忘記了「換柱」的教訓。因此,昨日在國台辦的記者會上,安峰山沒有正面回應「洪吳之爭」,就是一個聰明的做法。
  被譽為「沒有落下任何一次兩岸談判採訪」的台灣著名記者王銘義在整整二十年前出版的《不確定的海峽--當中華民國遇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書,其最後一節是《總書記同志的下半茶——中南海裡的台灣「立委」們》,敘述了在上世紀的九十年代之初,幾位國民黨「統派立委」獲安排進中南海,與江澤民共聚下午茶的情況,洪秀柱就是座上客之一。按照該書的暗喻,當時北京高層受到這些「極統派」的誤導,因而判斷有誤,認為台灣大多數人是反獨促統的。看來,做台灣人民的工作,還應多與不贊成「台獨」的各種政黨及階層進行接觸,就像當年毛澤東那樣,以「統一戰線」為「三大法寶」之首,盡量擴大團結面,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不管其是主張什麼主義,把各種反對蔣介石獨裁統治的政治力量都團結起來,徹底孤立反對派。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13 05:50: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