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與宋楚瑜進行一場政治交易

  不管北京是持甚麼樣的態度及是否會實施「封殺」或「消極抵制」手段,也不管國民黨是如何的冷嘲熱諷,蔡英文要委任宋楚瑜作其代表出席秘魯利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確實是一著「奇招」:一來是要以聲稱承認「九二共識的宋楚瑜,來反制北京對她不承認「九二共識」而採取的「制裁措施」;二來是要利用與北京關係較為密切,而且還是在「太陽花學運」爆發後,習近平首位接見的台灣政治人物的宋楚瑜,來突破北京壓縮民進黨政權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空間的「重圍」,並令北京陷於尷尬境地;三來是要進一步分裂在連續兩次選舉活動後,台灣地區本來就已經苟延殘喘的所謂「泛藍陣營」,以鞏固及擴大民進黨得以實現長期政治願景的政治和組織基礎。
  蔡英文的這些意圖,幾乎已經成為台灣地區多數政治人物及社會輿論程度不同的共識。但可能還未意識到,其實在這個決策的背後,可能還關聯到一個骯髒的「政治交易」,而且還與當前民進黨政權正在鬧得風風火火的清剿國民黨「不當黨產」密切相關。
   實際上,過去台灣地區曾經流傳著一個政治口頭語,就是「民進黨是吃李登輝的奶水長大的」。而在向民進黨「供應奶水」的操作中,宋楚瑜曾經扮演了頗為重要的角色。而宋楚瑜的「興票案」,其資金來源也是國民黨的「不當黨產」。倘民進黨政權真的「追查」下來,李登輝和宋楚瑜都將會「吃不了兜著走」,而且還將會形成「迴力標效應」,打在民進黨的身上,讓曾經吃過李登輝「奶水」的民進黨精英人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嚴重地挫傷民進黨政權「清查不當黨產」的正當性。正因為如此,就曾有人質問,為何不追查李登輝及宋楚瑜在國民黨攉取「不當黨產」過程中的責任?也有知情者聲言,將會在適當的時候,揭發曾經接受李登輝以「不當黨產」資助的民進黨人的事實,及宋楚瑜在此中所扮演的角色。
  「民進黨是吃李登輝的奶水長大的」說法,不無道理。這除其中所指最主要的是李登輝在政治上暗中支持和協助民進黨,使得民進黨得以在解除「戒嚴」前後,快速成長,一路「攻城掠地」,不但獲取許多「國代」、「立委」和縣市議員議席,以及一舉拿下三分之二以上的縣市長席位,讓民進黨完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最後部署,終在二零零零年實現首次「政黨輪替」,奪取「中央」執政權。其中包括後來成為民進黨骨幹人的鄭文燦、林佳龍,馬永成、顏萬進、鍾嘉濱、陳俊麟、李文忠、賴勁麟、郭正亮、羅文嘉、沈發惠、段宜康等發起或參與的「野百合學運」,「迫使」李登輝同意廢除「刑法一百條」,使得一大批「台獨」分子和反對國民黨政權的政治人物免除「刑法」懲處,因而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台獨」及反政府的活動,其「隊伍」也迅速擴大;還「迫使」李登輝召開並主持「國是會議」,完成「修憲」部署,透過設立「總統」直選機制,廢除「萬年國代、立委」等措施,讓民進黨的政治精英得以迅速壯大,並籍此先後兩度奪取「中央」執政權,而且後一次「政黨輪替」還可能會導致民進黨長期執政。因此後來有人懷疑,「野百合學運」實質上是李登輝與民進黨的青年精英的一場「合謀」,是借其之力來實現自己篡改台灣地區政制,以為實現自己的「台獨夢」打好政治基礎,至少也是懷有同樣政治追求的兩造人馬「一拍即合」的皆大歡喜結果。
  至於在經濟財政上「餵民進黨奶水」,則主要有兩場「交易」。其一是在蔣經國逝世後,先後以合法或不正當手段獲取「總統」和國民黨主席職務的李登輝,運用國民黨「不當黨產」,以各種名義暗中資助民進黨的檯面人物。其二是當許信良當選民進黨主席當晚,「夜奔敵營」要求與他行政治交易,以民進黨不阻撓李登輝「修憲」,換取國民黨黨團也不阻擾「立法院」通過「政黨選舉補助費條例」法案,使得民進黨每年都可擁有一筆相當可觀的選舉補助金,在「政黨選舉補助費條例」實施的當年,就可償還所有債務,並將民進黨總部遷到辦公條件較佳的華山商務大樓。也是憑著每年的選舉補助金,可以大幅提高黨工的薪金待遇,縮短與市場同類工種薪資的差距,使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懮地為民進黨工作。
   因此,就曾有國民黨人聲稱,倘民進黨政權繼續以「清查不當黨產」之名追殺國民黨,不排除公開資料,指證有那些民進黨領柚是從李登輝手中領取由「不當黨產」支應的資助款項的。正因為如此,使得「黨產會」提高警覺,在舉行「不當黨產」公聽會時,只是「傳召」國民黨現任行管會主委邱大展,而沒有「傳召」在國民黨黨產膨脹最激烈階段的國民黨主席李登輝,和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
  這就形成本末倒置的「雙重標準」。民進黨強勢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值得質疑的法理謬誤當然很多,而違反「法不溯及既往」的立法原則就是與「有罪推定論」相並列的最主要謬誤。因此,國民黨針對這些謬誤向「司法院」提出了「釋憲」聲請形。但是,「黨產會」在實質操作時,卻又實行「不溯及既往」原則,沒有「傳召」最應也最能說明國民黨黨產來源的劉泰英以至是李登輝。因此,這就有可能涉及「政治交易」,以不「傳召」此二人來換取兩人不向外界透露當年如何以「不當黨產」資助民進黨人的情況。
   其實,曾經經手將國民黨「不當黨產」資助民進黨人的,還有宋楚瑜。宋楚瑜在「二月政爭」中以「臨門一腳」將李登輝「踢」進黨中央主席寶座後,就被李登輝任命為國民黨秘書長。當時,民進黨才剛成立兩年多,財政頗為困難,一些人都是靠街頭募款來支持其政治事業。李登輝以「不當黨產」的「奶水」喂大民進黨,與李登輝「肝膽相照」的宋楚瑜秘書長就曾經手辦理過不少個案。
   其實,宋楚瑜掌握國民黨黨產,最早是其出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時開始。因為文工會屬下有個「華夏投資公司」,就是宋楚瑜在出任文工會主任後,將頗為分散的國民黨文化事業聚攏整合起來而成立的。宋楚瑜曾利用其手中所掌控的文化宣傳資金,資助民進黨的精英人物。後來出任台灣省政府主席,參選並當選首任也是終任台灣省長,與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也有交往。不過,這段時間其資助民進黨人,倒不是使用國民黨「不當黨產」,而是「光明正大」地向其提撥經向「財政部」爭取得來的「財政調撥款」。
  因而人們懷疑,「黨產會」不去追查宋楚瑜出任國民黨黨職時涉及「不當黨產」的責任,包括「興票案」的黨產來源,即其中有一億元是來自中廣公司,八千六百萬元來自華夏公司的福利基金。後來被宋楚瑜將這筆被凍結而又解凍的「不當黨產」從法院中提存出去,成為宋楚瑜的個人私款,這其中就有貓膩。除了是感謝宋楚瑜在多次選舉尤其是「總統」選舉中,已「插一腳」參選而暗中幫民進黨的忙之外,也是對民進黨黨團沒有支持國民黨黨團的「黨產條例釋憲案」,予以的回報。
  而就在「黨產會」正在實施對國民黨「抄家滅族」式的清剿,迫害到國民黨連黨工的薪水也發不出來之際,蔡英文卻宣布委派宋楚瑜為自己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代表,就更是蔡英文不追究宋楚瑜在包括「興票案」在內的「不當黨產」的責任的「政治交易」了。當然,也是要「保護」曾經從宋楚瑜手中獲得「不當黨產」資助的民進黨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14 04:44: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