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習近平訪問印柬也含有抵禦「新南向」的考量

  在對中國政治和經濟發展前景頗為關鍵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召開前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以國家主席的名義,對印度、柬埔寨和孟加拉等東南亞和南亞國家進行國事訪問,及出席在印度果亞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八次會晤。此舉,在國家的國際戰略層次,當然是為了推廣「一帶一路」,擴大「朋友圈」,應對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等。
  人們說,習近平成長的年代,是毛澤東時代,並因習近平的家庭淵源的原因,因而對毛澤東思想的領悟很深,並將之作為自己治國理政的重要思想源泉之一;但卻又毛澤東個人所犯錯誤及其思想根源深惡痛絕,並希望能藉自己出任國家「一把手」的機會,去取精華,去其糟粕,並融入自己的抱負及深睿見解論述,設計及制定一套更為適合中國實際的思想體系及治國理政策略及方針,從而順利地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而今次他的南亞及東南亞以及「金磚五國」領導人會晤之行,就是實踐毛澤東「我們的朋友遍天下」及「第三世界」(盡管現在已調整為「發展中國家」和「待發展國家」)的理論,並融合新一代領導人與時俱進的認知,認真擔當好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際責任,並使得自己的國家從中收穫維護國家的主權和領土的統一、完整和安全利益的成果,收穫維護國家長期保持經濟繁榮、社會穩定利益的成果。而李克強總理今次到澳門出席「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第五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並作主旨演講,宣佈一系列的新舉措,也是這個國家戰略的一部份,以及「亞非拉人民大團結共享發展利益」奮鬥目標的重要組成部份。
  但其實,即使是在國家內部發展戰略方面,習近平主席此次南亞及東南亞之行,也具有某種的特殊意義,那就是採取主動進擊的姿態,反制蔡英文正在意圖推動的「新南向政策」,以維護在「九二共識」之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及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成果。尤其是今次之行的重中之重的印度,是蔡英文「新南向政策」的重點國家,因為一來是印度曾在李登輝的「南向政策」和陳水扁也稱為「新南向政策」中被忽略了的,現在被蔡英文及其智囊群驀然驚覺,印度是最接近台灣而在台灣以南的國家中,最具發展實力的國家,因而將其加入「新南向政策」的標的國家;二來是蔡英文在確定自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治立場後,已經預料到大陸將會反制,並為了遏止台商繼續到大陸投資及經營,而制定了「新南向政策」的「反制」措施,並在李登輝、陳水扁的標的國家是東南亞諸國的基礎上,增加了印度。這是因為,印度的總人口差不多趕上大陸,市場潛力極為誘人。但雖然其IT產業先進,卻是生產力和生產關係都比不上大陸,尤其是土地和人力資源成本低於大陸,無論是內需市場還是出口外銷都絕對不會遜色於台商極為重視和依賴的中國大陸,因而印度是「反制」大陸的最佳戰場。
   在此即將發生的嚴峻情勢之下,進一步搞好與印度的關係,就十分重要。除了是要進一步鞏固印度對「一個中國」的政治立場之外,還必須在經濟領域上鞏固和發展「利益共同體」的戰略合作地位,,實行兩個大市場的結合,互補有關。盡管說,商業是無政治領域的定位,提前修築好嚴防蔡英文「新南向政策」入侵的「長城」。儘管商業利益無國界之分,但也可受到國家政治利益的牽制。倘習近平主席此次印度之行也能充分發揮這方面的作用,或是在落實中印兩國經常所達成的各項協議及共識之後,外交部、商務部和國台辦抓緊落實跟進工作,並將其延伸到維護「九二共識」國家利益,抵禦蔡英文「新南向政策」方面去,就一定能在最大程度上,挫敗「新南向政策」。
  柬埔寨是中國的「鐵哥兒」,盡管洪森本人,曾經因為不滿紅色高棉政權的「大清洗」,而越境投靠越南並迅即成為反對「赤柬」勢力的重要領袖,並在越南人民軍攻入金邊,推翻紅色高棉政權後,成為韓桑林新政權的高級官員。而在當年,也正因為是越南入侵並扶植韓桑林政權,才有「對越邊境自衛反擊戰」,意圖牽制侵柬越軍。但由於洪森本身曾是柬埔寨共產黨的成員,而且他是中國海南華僑的第二代,因而對中國態度友好,在他全盤掌握柬埔寨政權後,柬埔寨是在東南亞國家遵守「一個中國」原則最堅決的,因而至今台灣當局仍未能在金邊設立代表處,台灣當局對柬埔寨的「領務」只能由其駐越南胡志明市辦事處代管,前段時間就是不顧台灣方面反對,將在柬埔寨捕獲的台籍電訊詐騙嫌犯全部遣返中國大陸。今次習近平訪問柬埔寨送去「大禮」,相信今後在抵禦蔡英文「新南向政策」方面,也能夠像在南海問題上,堅決支持中國的立場那樣,發揮其向周邊國家起到「帶頭羊」效應的重要作用。
   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與李登輝、陳水扁的「南向政策」只是著重於經濟領域不同,增加了「軟實力」的內容,包括向東南亞和南亞國家推銷台灣的「民主經驗」。然而,蔡英文可能不知,過去曾受到若干「普世價值」影響的國家,尤其是曾經經歷過「民主陣痛」摧殘的發展中國家,現在反而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及經濟改革更感到興趣。一方面,中國的集權政治體制具有高度的行政效率,避免了中央政府行政權力受到「在野黨」牽制而受阻的狀況,因而經濟發展迅速,人民生活品質也迅速提高,社會穩定,人民也享有憲法保護下的言論等各種自由。反而對台灣那種民粹氾濫,立法機關亂成一團,致使行政機關的政令窒礙難行,無法發展經濟,人民生活品質也難以提升,這又反過來催發了民怨,導致政局更為混亂的狀況,而頗不「感冒」。洪森就是因為有意無意地參考運用了中國的一些領導方法,才使得柬埔寨近年的國民經濟、人民生活水平和國際地位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社會漸趨穩定。在此情況下,蔡英文要向以發展中國家為主的東南亞諸國推銷其「民主經驗」,恐怕只能是碰壁撞板。
  其他東南亞和南亞國家,也大多有此心態。就連菲律賓,在更換領導人後,也迅速轉向中國;即使是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有分歧的新加坡,也對「新南向政策」抱持抵制態度,拒絕「新南向政策」主任黃志芳出任台灣當局駐新加坡的代表。
  現在只有印尼比較棘手,由於「九三零」事件等歷史原因,印尼與中國的關係跌跌撞撞。並曾一度對台灣較為友好,當年呂秀蓮就以「副總統」身份到巴厘島進行「度假外交」,並與印尼達成大額購買天然氣的默契。而民進黨政權的「神主牌」之一是「廢核」,主張儘早停掉所有核電廠。但台灣的生產和生活卻又是高電耗,在缺乏水力發電資源,燃煤發電同樣是污染嚴重之下,使用天然氣發電就是能夠在「廢核」與滿足電力供應之間取得平衡的最大公約數。而能源尤其是天然氣供應,可能正是大陸的弱項。
   有消息說,黃志芳被新加坡拒絕後,可能會被安排改駐印尼,並就近指揮「新南向政策」的實施。當然,這個人事安排,看來,是有必要儘早發展好與印尼的關係,並由習主席或李總理進行睦鄰之旅,除了是反制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所需之外,也是要填補好在此區域抵禦「新南向政策」現存的唯一「窟窿」。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15 04:44: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