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澎湖博奕公投:蔡英文打臉宋楚瑜陳水扁

  台灣地區澎湖縣前日進行第二次「博奕公投」,結果「反賭派」以「八比二」懸殊差距獲得壓倒性大勝,更甚於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第一次「博奕公投」,以百分之五十六比百分之四十四的差距否決在澎湖開賭的主張。而根據《公民投票法》規定,在「公投」議題被否決後,三年內不得就同一議題發起「公投」。「促賭派」已經意興闌珊,「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召集人陳猛哀嘆,世界都在進步,時間不會等人的,三年後不會再來。
    對比於台灣地區的連江縣(馬祖列島)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的「博弈公投」,僅是一次就以百分之五十七比百分之四十三獲得通過,成為台灣地區自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制定《公民投票法》後,經歷了三次六道議題的「全國性公投」,及兩次「地方性公投」均告失敗之後,首次獲得通過的「公投」個案,澎湖縣兩次「博弈公投」都慘告失敗,尤其是前日更是「輸到貼地」,可能有如下幾個原因:
  其一、澎湖縣島民的環保意識較為強烈,珍惜島內的青山白沙及淳樸民風,寧願不要「促賭派」所宣揚的「每月每人派八萬元」,也不願見到澎湖縣也發生如同「反賭派」所渲染的澳門開賭後引發的負面效應,當地中小微企受到排擠,貧富懸殊劇化,樓價被推高,普通島民不但享受不到好處,相反還深受其害。
  其二,蔡英文起到重要的作用。本來,「反賭」與「台獨」、「廢核」一樣,都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但在第一次「博弈公投」之前,時任「總統」的陳水扁卻對計劃到澎湖縣開賭的「威尼斯人」集團艾德森表達了歡迎的態度;而剛在兩年內才當選縣長的陳光復,是代表民進黨奪回睽違二十年的澎湖縣政權,他也是為了自己的「縣政建設」及「GDP」政績,支持澎湖縣開賭的,更糟的是,第一次「博弈公投」時,國民黨籍縣長王乾發支持澎湖開賭,在「博弈公投」失敗後,藍軍地方士氣崩潰,接連輸掉「立委」和縣長兩場大選,外界解讀這是地方藍綠政治板塊消長的分水嶺,蔡英文不免擔憂,倘澎湖第二次「博弈公投」失利,澎湖政治版圖是否又將會「風水輪流轉」?因而躊躇不決。但最近的民調對蔡英文更不利,因而促使她「盡地一鋪」,以澎湖「博弈公投」來測試自己的真實號召力和凝聚力。而且,陳水扁被成功阻止出席「雙十大會」,也給蔡英文「擺脫陳水扁」更大信心。因此,在澎湖「博弈公投」前夕的關鍵一刻,她突然表達「反賭」的態度,民進黨中央也立即動員澎湖青年返鄉投反對票,使得陳光復不得不轉變態度,而且更令局勢大變,終讓「促賭派」潰不成軍。
  直到現在為止,台灣地區的《刑法》有一章是規範「賭博罪」的,凡參賭、營賭,均為刑事犯罪行為,最高可被刑處三年徒刑。曾有部分「立委」在時任台灣省長的宋楚瑜鼓動之下,推動「離島博弈除罪化」,但遭到多數「立委」反對。 雖然後來「立法院」通過「修正《離島建設條例》草案」,加入「博弈條款」,允許離島開設觀光賭場,但須經當地居民經過「公投」同意。這明顯提高了「促賭派」的信心,使得馬祖地區二零零二年「博弈公投」成功。但因「交通部」擬制《離島博奕條例》法案未能跟得上,而大陸也不配合,禁止福建省尤其是福州市的任何官民機構與馬祖賭場合作,再加上從「威尼斯人」集團分離出去的懷德集團被揭穿是「皮包商」,因而一事無成。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澎湖第二次「博弈公投」的失敗,也可算是蔡英文「小試牛刀之勝」,而且不但是打了陳光復的臉,更是打了陳水扁和宋楚瑜的臉。在陳水扁方面,在他出任「總統」期間,「金沙中國」的母公司及前身「威尼斯人」,是計劃在澎湖列島開賭的。艾德森透過前澎湖縣議員陳力福的引介和安排晉見陳水扁,「總統府」還專為此發了「新聞稿」。隨後,安德森與「經建會」主委陳博志及「交通部」觀光局官員就在澎湖開賭問題進行了兩個小時會談。當晚,艾德森夫婦與「內政部長」張博雅共進晚餐,艾德森向張博雅保証,投資多少錢不是問題,「威尼斯人」集團一定會到台灣投資。張博雅在赴「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接受質詢時表示,陳水扁原則上同意在澎湖的觀光大飯店裡設置高級博弈設施,美國「威尼斯人」集團總裁艾德森還為此與陳水扁見過面,陳水扁當面贊同艾德森的計劃,並希望艾德森的投資能使台灣的觀光事業與國際慣例接軌。而「威尼斯人」集團計劃參與投資、陳力福主導的「大澎湖國際渡假村」投資計劃,是有意在澎湖開賭的三個大型開發計劃中,資金額最大(二百二十億新台幣,折澳門幣五十五億元)的計劃。該投資計劃面積較大,光是陸地就有二十五公頃 ,海域面積則是 八十公頃 ,預計房間數二千三百二十間。
  而在宋楚瑜方面,當年宋楚瑜出任台灣省長時,野心很大,希望能積累政治資本參選「總統」,做稱與他「膽肝相照」的李登輝的接班人。因此,宋楚瑜除對各鄉鎮「要五毛得一元」,助其修橋補路之外,還以促進離島建設,改善島民生活為由,極力支持在離島開賭,實際上「離島開賭」的議題就是最先由他提出的。但佢料李登輝擔心會出現「葉利欽效應」,而推動「廢省」,抽調宋楚瑜的政治舞台。儘管時隔二十年後,宋楚瑜已經再也沒有當選「總統」的實力,因而澎湖「博弈公投」失敗對他並沒有直接影響,但就在此前不久,蔡英文宣佈宋楚瑜代表她出席,秘魯利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現在卻間接打擊他二十年前的「宏圖大計」,多少讓宋楚瑜不得不唾面自乾。
  其實,澎湖「博弈公投」的失敗,卻有利於澳門特區的利益保護主義,及維護國家安全。在對澳門特區博彩業的影響方面,由於澎湖縣是屬於台灣當局的地方行政區域,故台灣本島居民前往澎湖,就等於是「國內」旅遊,無須攜帶「護照」,在乘搭飛機時只需出示「國民身份證」,而台灣居民平時就需攜帶「國民身份證」,因而十分方便,且航線路程較短,台灣賭客只要興之所致,就可隨時啟程,甚至可以在到了澎湖祖賭一把之後當日返回家。不像要到澳門參賭那樣,是屬於「出國」旅遊,必須返家攜帶「護照」,而且受制於兩地的出入境檢查,較為麻煩。這種「國內」旅遊和「出國」旅遊之間的區隔,可能會將大部份本來要到澳門參賭的台灣賭客,吸引到馬祖參賭。因此,澎湖「博弈公投」的被否決,保護了北京中央政府曾指示的全國性「唯一可以開賭」的澳門特區。 
  其二,在有利於維護國家安全的角度,倘若澎湖、馬祖等離島能成功開賭,台灣情治機構將會利用到將會有知密持密的內地高官或高幹子弟到該處參賭之機,引誘其向他們借貸高利貸參賭。而按「逢賭無必勝」法則,這些參賭人士輸的機率甚高。如若仍不幡然回頭,他們就將會受到台灣地區情治機構甚至以與之合作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手中,被強令循「賭場借貸」方式繼續沉迷下去。在遭威迫利誘之下,難保不會以國家機密及「紅頭文件」來交換「贖身」條件,甚至會墮落成為這些中情局代理機構的「線人」。實際上,某香港政治雜誌的去年一月號就報導稱,有二百三十多名內地公職人員在澳門或國外因賭博而淪為外國間諜,並遭到逮捕法辦。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17 05:00: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