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究竟是維持「現狀」,還是重現「烽火外交」?

  蔡英文今日就是上任就職五週月,其「插水式」直直落的民調仍然沒有起色。蔡政府和民進黨採取了系列措施,圖謀進行挽救,包括昨日民進黨中常會決定,為協助新政府強化政策宣傳,與人民面對面溝通,中央黨部預定於十二月底前,規劃全島各縣市共一百二十九場「台灣好政—重大施政及政見推動下鄉說明會」,並由選區「立委」、縣市議員、地方幹部、中央黨部發言人及黨務主管等擔任講師參與巡迴說明,全國首場說明會自今日於桃園市八德展開;及籍著泰國國王普密蓬逝世,決定強化「新南向政策」與泰國之間的關係,敦促相關部會加速規劃,透過「新南向政策」,加強台灣民眾對泰國與東南亞國家的文化、社會認知與理解,並推進彼此在經貿、文化等各面向的交流。
  本來,按照她的「內政高於兩岸」的認知及戰略佈局,本應換掉被視為在推動島內經濟發展及社會運作不力的「行政院長」林全,但基於她兩人的革命情誼,及顧及到當初蔡英文在勝選後「組閣」時 ,林全並不願出任「行政院長」,而蔡英文又一時找不到能夠與她保持高度默契的人選,懇求他「出山」,因而作出將會容忍他的施政失誤,不會在短期內撤換的承諾,而不但沒有「忍痛」撤換林全,反而在「雙十大會」上為林全「背書」,惹來一心要期待在自己高雄市長任期過半後就升任「行政院長」的陳菊的高度不滿,不顧自己是蔡英文的「姊妹淘」,以要求蔡英文「特赦」陳水扁來施加壓力。
  但似乎蔡英文卻不為其所動,並「移情別戀」,寧願「鍾情」於林全也不顧陳菊多年的「姊妹情」,仍然好整以暇。反而是在昨日民進黨中常會後,「總統府」突然一連發出兩道人事異動消息,其一是「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已經向蔡英文請辭,蔡英文經過幾次懇談,了解林碧炤的想法,近日已經批準辭呈,應林碧炤所請,請辭於十月二十日生效;其二「國安局長」楊國強認為階段性任務完成,數度向蔡英文請辭,蔡英文已於近日批准,新任局長將由前空軍司令彭勝竹出任,預計這一兩週內完成交接工作後上任。隨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在晚間表示,林碧炤在今年四月間接到蔡英文邀請擔任秘書長一職,這邀請對林碧炤來說深感榮幸、責任重大,正值政權轉移之際,為了穩定島內政局、協助蔡英文,林碧炤因此答應要求,把過去受「國家」栽培累積的經驗貢獻給「國家」。現在林碧炤認為,新政府已經運作順暢,符合他接任這個職位的初衷,現在階段性任務完成,希望盡早將職位讓出,以利蔡英文晉用下一階段所需人才。蔡英文對林碧炤堅決辭去現職表示理解,也多次慰留,尊重老朋友希望退休專心寫作,感謝林碧炤五個月以來的辛勞和協助。而新任秘書長人選有幾個腹案,蔡英文正在考量中,在新秘書長上任前,由「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暫代。1
  這個人事變化,雖然予人「要來的總歸要來」的感覺,但因為太突然,事前沒有任何蛛絲馬跡或試探風聲,因而震動了台灣政壇。其背景如何,耐人尋味。或許,是蔡英文在分享不到政黨輪替「勝利成果」的「獨派」的強大壓力之下,不得不進一步減輕蔡政府的「老藍男」比例;也可能是「老藍男」的行事風格以至意識形態與民進黨基本不同,兩者之間都並不能互相適應,林碧炤和楊國強都無法完成蔡英文所託付的任務,因而不得不「掛冠歸去」,甚至是「不為五斗米折腰」。
  回想當初,蔡英文在組閣時,對人事抓得很緊,除財政首長是授權林全配備,及涉及意識形態的部會如「教育部」、「文化部」由懷有「去中國化」的民進黨人毛遂自薦之外,與鞏固政權相關的職位,尤其是依法按慣例由「總統」直接掌握的「國安」系統職位,都是由蔡英文親自物色並作出的決定。而為了踐行「軟對抗北京」策略,亦即一方面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另一方面不挑釁、不刺激北京,而物色了幾位年齡偏大的國民黨人,分別出任「外交部長」、「國防部長」和陸委會主委,連本應最能領悟自己思路的「總統府秘書長」,也是如此。
  而在陳水扁的八年任內,一共任用了十二位「總統府秘書長」,包括其中三人曾經再任,及有兩人是代理,全部清一色都是民進黨籍。但蔡英文卻找了老國民黨人林碧炤,還將他與「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稱為她的「左右膀」,可能是出於如下的幾個原因:
  其一、基於在蔡英文奉命研擬「特殊兩國論」時,兩人結下的友好合作關係。實際上,據台聯前主席黃崑輝去年十二月出版的《誠的力量:黃崑輝八十憶往》一書透露,李登輝在一九九八年八月正式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研擬小組」,由蔡英文領軍,並召集多位極為年輕的法政學者參與研究,而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林碧炤當時即擔任小組的三位顧問之一(另二人是「國安會」諮詢委員張榮豐、陳必照)。蔡英文在林碧炤等人協助下,形成了「特殊兩國論」的論述,李登輝極為滿意。因而在陳水扁當選「總統」後,向其推薦蔡英文作「陸委會」主委人選。而蔡英文的四年任期結束後,為報答李登輝,向陳水扁推薦了林碧炤為新任「陸委會」主委人選,但陳水扁卻挑選了林碧炤在政治大學的同事吳釗燮。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就以委任林碧炤為權位更高的「總統府秘書長」以作補償,而且也是以為兩人將會發揚光大在研擬「特殊兩國論」時培植的合作默契關係。
  其二、理順「總統府」的內外協調關係及補強「國安會」對「外交」和兩岸事務的研判及執行能力。本月初蔡英文成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時,筆者就分析指出,在該機構的成員中,有一人特別引起外界注意,他就是以以民進黨智庫執行長名義參與的邱義仁。其他參與者都是有決策權的黨公職人員,只有他是例外,現在公職只是亞東協會會長的他,無論是實質權力還是職務位階,都與其他入列人士並不對稱,因而蔡英文此舉就是要讓邱義仁重回決策中心。實際上,蔡英文上台四個月來危機應對能力不足,導致手足無措,因而造成她的民調直直落的其中一個原因,證明「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與「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的人事安排錯置——前者缺乏戰略駕馭及處理危機的能力,後者根本不熟悉民進黨的行事風格,也無法與民進黨中央進行暢順的溝通協調。為此,蔡英文早有「整理、協調和整合決策機制」之意,讓相關人士能者適任,充分發揮其實際才幹,比如吳釗燮出任「總統府秘書長」或重任駐美代表,邱義仁重任「國安會秘書長」。而為了能讓邱義仁重返「總統府」上班,藉著江春男因酒駕辭去駐新加坡代表之職,委任黃志芳填補其空缺,使得邱義仁不再有「同在總統府屋頂下」之恨——在巴新案中同為被告的前「外交部長」黃志芳曾對邱義仁落井下石,而彼此種下心結。因此,現在他以智庫執行長參與「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可能只是權宜之計,他的最終位置還是「國安會秘書長」。
  現在看來,林碧炤的請辭「總統府秘書長」,可能就是要為吳釗燮「適所其用」騰出位置,並更是為邱義仁的「班師歸來」擺好座位。看來,筆者當時對「蔡英文是否能駕馭得了邱義仁」的擔心,已經消除。但誰又能保證,邱義仁不會像過去那樣,大力主導「烽火外交」?尤其是蔡英文在參加國際組織活動方面,由於各個國際組織嚴格執行一個中國政策,而處處受阻,免不了會羞惱成怒,或將會利用邱義仁來向北京實施「報復性外交」。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20 04:58: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