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將全面「綠化」以體現「完全執政」?

  從種種跡象看,蔡英文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淀思考後,已經針對形成其民調直直落的主客觀原因,在堅持民進黨創黨精神及現行政策的前提下,進行調度人事調整的重大思路,即以撤換「總統府秘書長」和「國安局長」為「突破口」,拉開進行一波中型人事異動的帷幕。具體做法是踢走「老藍男」,招降「半藍」、「淺藍」,實行民進黨實質性的「完全執政」,並為爭取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創造有利的政治和組織條件。
  蔡英文在其上任的初期,也與陳水扁一樣採用了一些國民黨舊官僚。但在趨同中也有所不同,陳水扁是依靠宋楚瑜脫黨參選,分薄藍軍票源,才以百分之三十九的得票率當選為「少數總統」的。由於此前台灣地區長期在國民黨的統治之下,而且以「反共反獨」為標的的「戒嚴體制」才剛解除十年多,多數人尚未能適應政局的轉變接受民進黨的統治,因而陳水扁就決定「行政院長」由國民黨軍人出任(唐飛),其餘的一些技術官僚成分較重的行政部門,也因民進黨缺乏技術官僚而不得不讓國民黨人執掌,民進黨人則主要掌握意識形態及攸關政權穩固的部會。
  而蔡英文雖然是以百分之五十六點一二的得票率當選「總統」,民進黨也以奪取多數議席的佳績贏得「立委」選舉,表面上看已經達成「完全執政」的政治;但可能是蔡英文一方面考慮到這次選戰的結果並沒有真正呈現藍綠兩軍的政治實力,有許多國民黨支持者放棄了投票的權利,因而她本人及民進黨「立委」的得票率是含有不少「水分」的;另一方面也是對自己對全盤政局的駕馭能力缺乏信心,因而在勝選後「組閣」時,就以「維穩」為主軸,對人事政策採取了「過渡期」策略,先穩住政局及避免在接管政權時出現「真空」。因此,在依法由自己親自掌控的「總統府」和「國安」系統,除了「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是民進黨人之外 ,其餘「總統府秘書長」和「外交部長」、「國防部長」、陸委會主委、「國安局長」等「要害部位」職位,全部國民黨人出任。不過,也都在這些部會安插了民進黨人作「監軍」,並伺機將之扶正,取代「老藍男」。實際上,以陸委會為例,其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是民進黨「新潮流系」的骨幹,但在「扁朝」那八年,卻是蔡英文、吳釗燮、陳明通三任主委的辦公室主任,對業務非常熟悉,而且在對大陸情資的掌握度尤其是精準度方面,由於他本來就是研究大陸事務的學者,而且在民進黨失權後到金門大學教授兩岸關係,並利用「小三通」之便經常到對岸交流及進行「田野調查」,因而比他那三位前「老闆」更佳。而現在擔任陸委會主委辦公室主任的,則是從擔任民進黨現任秘書長洪耀福的秘書出身,長期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工作,曾任其中國事務部副主任,並在蔡英文競選「總統」時在其智庫主持兩岸政策研究,還曾跟隨蔡英文出國訪問的蔡孟君。因她也是姓蔡,而且梳理了近似「蔡式」的髮型,筆者當面開玩笑說她是「小蔡英文」。
  根據現有的公開資訊和筆者所掌握的不公開資料綜合研判,蔡英文未來近期內的人事調整,可能有如下三大部份:
  其一、「總統府」和「國安系」將實現全面「綠化」。按照台灣當局法例規定,實行「雙首長制」,「總統」直接主管「總統府和「國家安全」領域的事務,因而「總統府」內所有職位,及「國安會秘書長」並屬於其管轄的「外交部」、「國防局」,陸委會及「國安局」等情報系統。由於這些事務直接關係到民進黨能否實現長期執政,因而將會是蔡英文首波「開刀」的對象,而前「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和「國安局長」楊國強的「完成階段性任務」,就是實行這一部署的「起手式」。
   林碧炤走後,究竟是按照蔡英文勝選時的最初設想,由吳釗燮出任「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秘書長」,還是邱義仁直接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留任「國安會秘書長」,或是為了應對美國更換總統後的新台海政策,必須加強對美國高層的遊說工作,以確保美國台海政策的「天平」繼續向台灣(民進黨)傾斜,而重任駐美「代表」?應當說,現任駐美「代表」高碩泰對民進黨來說是「非我族類」,但卻也能以技術官僚的心態完成「總統府」交辦的任務,包括為蔡英文爭取到較佳的「過境禮遇」;而且在「扁朝」時,也以「副代表」之職輔助當時的駐美「代表」吳釗燮做了不少「實事」,因而在謝長廷以前「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的雄厚政治背景出任駐日「代表」的強烈對比之下,他仍然能獲吳釗燮推薦出任更為重要的駐美「代表」。但畢竟他仍然是技術官僚,只會「按章工作」,沒有民進黨人那種「憂民進黨所憂」的心態,因而倘美國新總統的台海「天平」有變化,吳釗燮就勢必會被再次調去坐鎮華盛頓。
  而被稱為「永遠的秘書長」的邱義仁,無論是接任「總統府秘書長」還是「國安會秘書長」,都將是「適任合用」,因為在「扁朝」時,他就曾出任過這兩個職位,可說是輕車熟路。曾記否,「兩顆子彈」事件發生時,時任「總統府秘書長」的他那「神秘一笑」?
  但從大戰略看,「總統府秘書長」的更適任人選,應是陳其邁。一來他是蔡英文嫡系「英系」人物,對蔡英文來說更信任得過;而且他和其父親陳哲男都曾任在「扁朝」任過「總統府副秘書長」,有傳承經驗;也曾選過「立委」,接受過「民意洗禮」;也任過高雄市代理市長,有行政經驗;現在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轉任後無需進行「立委」補選。二來他曾經到過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任訪問學者,信仰其院長紀登斯的「第三條路」,不會像邱義仁那樣攻擊性太強,因而正好是在「總統府」與「國安會」之間取得平衡,互相制約。因此,昨日就有人向其詢問,是否會出任「總統府秘書長」?應是聽到了某些風聲。
   其二、陳菊即使未能接任「行政院長」,也將會把高雄市政府的官員「割愛」推薦給林全。其實,高雄市政府團隊目前已經有多人「入閣」,包括「金管會」主委李瑞倉、「法務部長」邱太三、「工程會主委吳宏謀、「客委會」主委李永得、「交通部」次長王國材、「衛福部」政務次長何啟功、「教育部」政務次長蔡清華、「退輔會」副主委劉樹林、「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許傳盛、「中央存款保險公司」董事長雷仲達等。另外,也已有不少人進駐「國營企業」,如「台船」董事長鄭文隆、「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台鹽」董事長陳啟昱等。倘再爭取多一些「高雄幫」進駐「行政院」各部會,就等於是由陳菊「垂廉聽政」,架空林全。但卻有些「吃相難看」。--陳菊是「新潮系系」元老,而「高雄幫」以外的「新潮流系」人馬也已斬獲了不少職位,可能會引發黨內反彈。如何作出平衡,蔡英文會頭痛。
  其三、駐外人員「綠化」。除歐美等重要國家外,由於蔡英文已經死心塌地地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為了保持經濟發展,打破北京「封鎖」,安撫台商人心,尋求發展出路,「新南向政策」就是重中之重。因此,必須派出得力人員進駐東南亞和南亞的重要國家,實施就近指揮。黃志芳丟失駐星「代表」後,原估計會改任駐印尼「代表」,但最新的消息卻是現任駐南美「代表」陳忠將獲得此美職。不管是何人,現任駐印尼「代表」張良任非撤換不可。因為他是與馬英九一道參加「保釣」運動的「鐵哥兒,「愛盟」的戰友。馬英九在哈佛大學修讀國際公法博士學位的畢業論文 ,後來應正中書局邀請,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我國東海大陸架劃界的新形勢,增補為《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一書出版,時任「新聞局」駐美「代表」的張良任就協助尋找不少新資料。因而馬英九在該書的「自序」中寫道,「國外資料的取得,除丘師(即國際公法學權威丘宏達教授)外,張良任兄出力最多」。因此,馬英九就任「總統」後,當即將他調升為陸委會副主委,後又再升任「國防部」副部長,為其擔任在「國防部」的「監軍」。蔡英文上台後,筆者就感到他非要被撤換不可。現在張良任已經湊
  足年資,據說將於今年底退休,也算是保住了「面子」。
  新加坡「代表」將會是何人?昨日有傳是外貿協會董事長梁國新,但「總統府」卻予以否認,並表示新人選是技術官僚出身,已告知新加坡。既然是技術官僚,會否是由與新加坡關係良好的現任「副代表」黃健良就地升任,以平息新加坡的「黃志芳之怒」?——當年蘇起出任「陸委會」主委時,感到兩岸關係事務引起全球觸目,而且也與國際事務密切關聯,因而向「外交部」借調了兩人,以加強「陸委會」的涉外工作:一是黃志芳,二是黃健良;前者在聯絡處,後者在港澳處。但不久即發生第一次政黨輪替,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對黃志芳的口才頗為欣賞。因而當「總統府」公共事務辦公室主任出缺時,蔡英文就向陳水扁推薦了黃志芳補缺。此後黃志芳扶搖直上,從「總統府副秘書長」到「外交部長」。而黃健良則在「陸委會」沉沉浮浮。馬英九上台後,委任蘇起為「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即找來舊部黃健良出任其辦公室主任。蘇起為「美牛」事件引咎辭職後,黃健良回到「外交」本行,曾任駐韓國「副代表」,現任駐新加坡「副代表」。去年曾參與籌備在新加坡舉行的「習馬會」的幕僚工作。相信,在新加坡不太願意接受民進黨的人,尤其是「扁朝」的「外交部長」陳唐山曾諷刺新加坡是「鼻屎大的國家」的特殊背景下,這樣的人選將能獲得新加坡接受。不過,他曾在「扁朝」時有過動搖,參加了陳水扁的「黨校」凱達格蘭學校的進修,是否會被蔡英文「招降」?且拭目而觀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21 04:14: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