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國要讓蔡英文填補杜特爾特的「空窗」?

  昨日是聯合國第二十六屆大會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四十五周年的紀念日。不知是事有湊巧還是故意為之,昨日台灣地區發生的兩個「事態」,也隱隱約約地與台灣地區的「國家定位」或在國際社會上的作用密切相關。由此看來,捍衛一個中國原則,維護國家主權、領土的完整、統一和安全的鬥爭,正未有窮期。
  昨日在台灣地區發生的兩個「事態」,其一是「立法院」通過了由蔡英文提名的五位「司法院大法官」人選,而其中的「司法院長」人選許宗力,及「大法官」人選黃昭元、許志雄,日前在「立法院」接受全院委員會審查資格,談到「國家認同」與立場時,直接或間接表態不認同「中華民國」;其他幾位「大法官」被提名人也多被質疑「獨派」色彩濃厚,因而蔡英文提名這些「獨派」人士為「大法官」以至「司法院長」此舉,被普遍視為制定「台灣國」新「憲法」的起手式。 
  實際上,眾所周知,「司法院」旗下的「大法官會議」,其中一個職能是「釋憲」,而「釋憲」的其中一個最主要標的對象是「國家定位」,其所做出的「釋憲文」也作為日後「修憲」以至「制憲」的「憲政理論」基礎。蔡英文把幾個「台獨」分子弄進「司法院」和「大法官會議」,其要為未來「修憲」的「去中化」,以至是制定「台灣共和國憲法」,搭建「憲制基礎」的狼子野心,已經昭然若揭。雖然「大法官會議」是合議制,但由於經過蔡英文今次向「司法院」輸進「獨派」「血液」,使得懷有「台獨」理念的「大法官」佔了多數,說不好日後在「釋憲」的業務運作中,當遇到有關「國家定位」的「釋憲聲請時,就公然以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論述,來解釋「中華民國」的定位,即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這是典型的「一邊一國論」,將比蔡英文自己領銜研擬的「特殊兩國論」還要走得更遠。由此顯示,蔡英文已鐵下心來,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此,應該對蔡英文丟掉幻想了。
  其二是新任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就職後首次訪問台灣,昨日甫到埠即走進「總統府」拜訪蔡英文,並向其心中的「民主女神」大派「高帽」,什麼蔡英文是「台灣民主發展的體現」啦,「人們的期望非常的高」啦等等,不一而足。因而莫健籍機表態,美國將會更支持台灣,並聲稱「這在十五到二十年前是他們都無法預測的」。莫健還表示,現在更多的美國人更了解台灣所扮演的角色,更能體會台灣在世界上角色的重要性,美國也希望能夠看到台灣在全球和區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因此,美國會盡全力支持台灣,像是透過「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協議,是一個讓台灣更大發揮影響力的方法,期待未來有更密切的合作,他也非常期待能密切觀察台灣進一步的發展,盡量幫助台灣,跟台灣一起合作,建立更好的未來。
  而蔡英文則回應說,美國和台灣之間的交流合作是個不斷延續且承先啟後的工作,台美之間不只有共同利益,還有很深很長遠的友誼,未來有了莫健的參與和影響力,台美關係必定會繼續深化和鞏固;充實現有對話架構,展開更多具體合作計畫,是台美一起維持亞太地區和平穩定共同的責任,非常期待莫建任內有更多更好的發展。蔡英文還特別感謝美方長期以來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抱持正面積極態度,她希望莫建繼續助台灣一臂之力,支持台灣深入參與國際事務。 她聲稱,台灣有意願也有能力為全球社會做出具體貢獻,過去數十年來台灣和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際友人一起努力投入人道救援、公共衛生、消除貧窮等工作,成績有目共睹。 
  這兩個事態交織起來,就凸顯了蔡英文要爭取以「正常國家」的身份,參與國際活動。或許,她將會在美國的默許甚至公開支持之下,利用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某些表述的局限,進行「鑽空子」的活動,冀求在不推翻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前提下,以決議中「驅逐蔣介石集團」的文字表述,及並沒有提到台灣屬於中國的「疏漏」,反證民進黨政權並非是「蔣介石集團」,提出參加國際活動以至是「加入聯合國」的訴求。
   實際上,陳水扁在其任期之末,就曾經連番致函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以至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中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王光亞,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申請,並聲稱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並未寫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因而決議只是解決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未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代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陳水扁還以此為由,認為已經「事實主權獨立」的「台灣」,不必受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管轄,而是有權按《聯合國憲章》所規定的「會籍普遍性」原則,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成為其會員。
  有了莫健代表美國政府作出的「希望能夠看到台灣在全球和區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的表態,及美國將「盡量幫助台灣,跟台灣一起合作,建立更好的未來」的承諾,蔡英文是否將會得意忘形,極度膨脹,也拾起陳水扁的餘唾,死心塌地地做美國的棋子,密切配合其「圍遏中國」的戰略圖謀,以換取美國對民進黨政權參加各種國際組織活動,最終達致「加入聯合國」之目的?這是值得密切關注及高度警覺的。
  現在看來,希拉莉當選美國總統的機率很高,而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就是她提出的。盡管在經濟領域上,她反對「TPP」,此可能會讓台灣感到失望,但她在政治和軍事領域上,卻積極推動「重返亞太」戰略,並蓄意強化「太平洋第一島鏈」。希拉莉可能會以筆者蔡英文參加國際組織活動,以至是「加入聯合國」,來換取她承諾幫助其鞏固「太平洋第一島鏈」,及補償蔡英文在「TPP」議題上的「損失」。
  實際上,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尤其是在鞏固「太平洋第一島鏈」的策略方面,由於同樣被列為「太平洋第一島鏈」重要一環的菲律賓,其新總統杜特爾特突然「移情別戀」,拋棄「舊人」美國而投入「新人」中國的懷抱,而露出了一個大「窟窿」。為了盡快堵塞這個「漏洞」,美國看上了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而且並不忌諱那個抵觸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民進黨「台獨黨綱」,由莫健來向她傳話,搭建合作平台。
  美國之所以對蔡英文寄以厚望,不但因為她是充當「圍遏中國」戰略棋子的最佳人選,還因為她其優點,沒有陳水扁那麼火爆及權謀,容易駕馭控制,也讓北京難以發火。實際上,蔡英文就職五個月來,一方面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另一方面卻又對北京採取「不挑釁,不刺激」的策略,卻也沒有與中國大陸鬧翻,這正是美國所需要的特質,可以迅速補上杜特爾特的「缺口」 。
  因此,當杜特爾特前腳剛離開中國,莫健就來到台灣,這個時間點的選擇非常精準,就是要不留下任何「空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26 04:51: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