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陸委會未規劃參加「APEC」是否押對寶?

  近幾個月來台灣地區流行一個關鍵詞,那就是「老藍男」,指的是蔡英文在初就職時,採取了「維穩」策略,因而在政府部門尤其是與「國家安全」攸關的機構,使用了一些國民黨舊官僚。因為他們普遍年齡超標,意識形態屬於藍軍,基本上是男性,因而「老藍男」就頗為傳神。但並不準確。因為在蔡英文起用的國民黨舊官僚中,還有一位陸委會主委張小月,但她卻是女性,因而「老、藍」適用於她,「男」就不對盤了。
  張小月原是「外交官」,在其長期的「外交」生涯中,曾任「外交部」發言人,與大陸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同期,可說是兩岸「雙月」互相輝映,也互別苗頭。這/可見她反應敏捷,口齒伶俐,而且還具有豐富的「外交」專業知識。蔡英文可能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放棄使用民進黨內不少的專門研究大陸事務和兩岸關係的人才,而起用了她。或許,蔡英文的用意有點近似馬英九,也是使用在意識形態上與自己完全對立的女性出任陸委會主委,就是一來要籍此安撫在「總統」大選中,沒有將手中選票投給自己的那一部分選民的心,二來使用「攻擊性」較弱的女性出任陸委會主委,表達自己的兩岸政策將會較為溫和,三來更是要利用其口齒伶俐的專長,宣導當局的兩岸政策。
   實際上,蔡英文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但也沒有打算刺激和挑釁北京,由張小月來主掌陸委會,就是一個較佳人選。反正,在兩岸聯絡機制「停擺」的現實情況下,陸委會沒有什麼重大的業務,即使她因為「藍」的政治光譜背景,而不能參與蔡英文的「國安」系統核心業務研判決策,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只需按照蔡英文的旨意做下「傳聲筒」就行。
  昨日,已有一時間沒有公開露面的張小月,藉著到「立法院」備詢的機會,再次出鏡。意外地,她的兩次發言,卻暴露了蔡政府的某些政策佈局。
   這兩次發言,一是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備詢時,針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即將率團到大陸出席「兩岸論壇」,並將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晤,而強調「習洪會」是一個民間交流活動,陸委會會持續關注一切的交流結論。但她也強調,所有交流都必須符合《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尤其有牽涉到公權力的部分,都必須經過「政府」授權,若沒有獲得「政府」授權,就不宜簽署相關協議,尤其是「和平協議」。
  二是張小月在備詢時透露,在十一月舉行的「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峰會,從目前的兩岸關係研判,陸委會目前並未沒有規劃出席,僅提供兩岸關係資料給要出席的領袖代表。她還表示,過去兩岸的經濟領袖有會面時,陸委會主委會以顧問身分,提供兩岸關係諮詢意見,提供給領袖代表意見參考,但今年從兩岸關係整體來看,目前的研判,陸委會並未規劃參加。她更透露, 她有嘗試過透過兩岸聯絡機制與對岸溝通,但管道並不暢通,她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之間的熱線還是不通,但她會持續努力。 由此,台灣媒體認為張小月所言,代表了蔡政府對今年「APEC」中的兩岸會談並不樂觀。 
  「兩岸論壇」當然是不能簽署涉及公權力的協議,因而張小月之言是多此一舉。實際上,二零零五年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北京,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談後所發表的文獻式文字材料,本來是打算採用「共同聲明」的表述的,就是因為當時是民進黨執政,而且也是要對《兩岸關係條例》實行「瓜田李下」之避,國共雙方決定使用「新聞公報」一詞。而自二零零五年舉行「兩岸論壇」以來,從來沒有簽署過任何協議,所達成的多項建議,都沒有直接涉及或介入公權力,即使是在國民黨執政時也是如此,而是將國共兩黨所達成的建議,由國民黨中央交給馬英九後,再由「總統府」和「行政院」研究,採納了其中一部分內容,有的被化為海峽兩會簽署的協議,有的可由台灣方面單方實施的,就由「行政院」推動執行。在馬英九掌政那八年間都是如此,在民進黨執政時當然更是不可能簽署涉及公權力的協議。
  何況,現在的國民黨已經不是執政黨,即使是國民黨很有誠意地將相關建議提請給蔡當局,也不排除民進黨人已有「反彈」導致「逆反」的心理:既然連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都已經「停擺」了,國民黨憑甚麼向執政民進黨當局提交有關兩岸關係的建議?! 
  國民黨不會與對岸簽署涉及公權力的協議,當然是「投鼠忌器」。何況《兩岸關係條例》是在國民黨執政時立法的,其立法原意和內容,國民黨應是非常清楚。
  至於陸委會將不會組團跟隨宋楚瑜前往秘魯利馬的「APEC」會場,這倒的具有較強的新聞價值。此顯示,蔡政府已經研判,在「APEC」峰會上,不會有「習宋會」,至多是在開會及拍照過程中兩人相遇時,握個手及打個招呼而已。
   本來,「APEC」峰會是「外交」部門的業務。雖然說。按一九九一年的備忘錄,及一九九三年的「西雅圖模式」,「外交部長」是不能參加「APEC」的「雙部長會議」及峰會的。但「外交部」司長級以下的官員,是可以列席「雙部長會議」,及一些技術性的部長會議,並可在峰會上為台灣領袖代表提供幕僚服務。
  既然如此,「APEC」就不是陸委會的業務。即使是二零零一年的「APEC」峰會在中國大陸的上海舉行,與陸委會的業務沾了那麼的一點邊,陸委會也沒有組團前往。
   但在二零零九年「APEC」峰會之後,台灣方面代表馬英九出席峰會的人員,提高到前任「副總統」的位階,先後由連戰、蕭萬長代表馬英九出席「APEC」峰會,並由大陸國家主席(先後是胡錦濤、習近平)與台灣領袖代表會晤,這是屬於兩岸關係的業務,而且也已有「胡連會」的規劃之後,這就是屬於陸委會的業務了。而且,也有專跑陸委會及兩岸關係新聞的記者前往採訪。因此,就如張小月所言,陸委會主委就會以顧問的身分,向台灣領袖代表提供兩岸關係的諮詢意見。
  由於蔡英文至今仍然不承認「九二共識」,因而陸委會就研判,估計今年的「APEC」峰會的場合,將沒有「習宋會」,即使是有偶遇也將不會就兩岸關係事務進行深談。而且,陸委會也可能是從今年的「兩岸論壇中,首次沒有邀請親民黨參加,而「領悟」出北京已經不再將親民黨視為藍軍,而且對宋楚瑜個人的某些做法,也頗有微言。——如果說,宋楚瑜多次參選對國民黨的選情造成衝擊和困難,及親民黨「立法院」黨團橘子變綠,那還是屬於台灣地區各政黨之間的內部事務,大陸方面不好作出什麼表示的話,那麼,去年宋楚瑜對出席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儀式的前恭後踞態度,就有「打臉」北京的意味,因而陸委會就判斷,習近平將不會給宋楚瑜好臉色看。
  因此,陸委會不會組團前往利馬,為宋楚瑜提供幕僚服務。不過,也不排除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定他的「核心」地位之後,對台工作的思路將會有突破性的發展,說不好會藉著與宋楚瑜偶遇的機會,甚至是專門進行一場「習宋會」,提出一些既堅持「九二共識」,又有突破性的新論述。倘果然如此,陸委會就將是「走寶」了,而且更是來不及前往利馬向宋楚瑜提供幕僚服務。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0-28 03:54: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