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或正為自己所幹蠢事後悔不已

  「習洪會」前後,「總統府」、民進黨、陸委會先後發表了多個發言人談話或新聞稿。從其語氣和內容看,盡管充滿抵觸情緒,但卻也沒有發作,符合蔡英文「不刺激,不挑釁」的政策底線。總的來說,蔡政府就是既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刺激和挑釁大陸,讓大陸抓不到將杯葛蔡政府的行動「升級」的把柄。當然,更希望兩岸關係回复到馬政府時的態勢,因而從競選「總統」期間到就職之後,,都在高喊「維持現狀」的訴求。
  但「維持現狀」的前提,就是承認「九二共識」。因為馬英九當政時海峽兩岸積極進行協商並簽署了二十三項協議的「現狀」,就是在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進行的。既然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又有甚麼資格訴求「維持現狀」?
   其實,就在蔡英文競選「總統」,大喊「維持現狀」之際,蔡英文及其領導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就正在進行破壞「現狀」的蠢事了。否則,蔡政府現在就可以享受更多的由馬政府爭取得來的更多「現狀」。實際上,如果不是民進黨「立法院」黨團阻擾對《兩岸貿易服務協議》的審查,及《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的立法,現在蔡政府不是就可以「坐享其成」?但蔡英文所領導的民進黨及其「立法院」黨團,卻缺乏戰略眼光,在基本上已經可以預估到民進黨將會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情況下,偏要阻擾這兩項將來會惠及自己的法案,進行阻擾搗亂,結果是害人又害己,眼看快要為己所用的法案,掐滅在自己的手中,這個教訓極為深刻。現在即使是後悔到腸子都青了,也無濟於事;倘再啟動立法,除了是因為「立法院」已經換屆,此前尚未完成的法案全部成為「廢案」,必須「從頭來過」,費時失事之外,大陸方面卻也是「東方不與小英便」了。
   實際上,雖然因為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聯絡及談判機制「停擺」,不可能進行新的協議談判及簽署,但對已經簽署的二十三項協議,還是有效的,因而還是繼續執行的。就此而言,如果不是民進黨黨團極力阻撓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查,因此而導致希望能盡快實施的馬英九下令國民黨黨團必須強力「護航」,迫使國民黨籍「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採取技術手段倉促宣布通過,從而導致爆發「太陽花學運」,就應可在蔡英文上台之前獲得「立法院」審查通過,現在就已在生效執行中。這份協議,雖然台灣方面也有「讓利」,但大陸方面「讓利」的幅度更大,項目更多,台灣經濟就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半死不活」。這就是蔡英文及其領導的民進黨自尋煩惱的最佳例子。
  更讓蔡英文後悔的是,民進黨黨團阻撓《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的立法。據說,蔡英文也曾希望能在趕在「總統」大選之前完成立法,好讓她能在當選並就職之後享受此成果,並避免在此後不能再與對岸洽簽《兩岸互設辦事處協議》。甚至蔡英文的兩岸政策智囊、現任陸委會副主委的邱垂正還建議,應先簽署《兩岸互設辦事處協議》後,再 配合修法。他指出,否則兩岸沒有取得協議之前,台方就進行相關立法,與之前的「協議為本」自相矛盾,而且「立法院」如同「盲目授權」,形同自廢武功。而民進黨內也不少人都認為兩岸關係發展至今,確實需要透過互設機構,來為兩岸人民提供服務。尤其是這個議題涉及到人道關懷亦即人權的問題,民進黨如果反對,恐怕會自砸「爭人權」的「神主牌」。因此,不少民進黨人都主張,民進黨團能夠做的,並非是反對兩岸互設辦事機構這個議題的本身,而是爭取在辦事機構的性質、定位及內容上,灌入民進黨的意志,並加強監督而已。
  但是,民進黨黨團卻盲目阻擾。先是為了反制「院版」法案,提出了「空白授權」的理論,即兩岸尚未就互設辦事機構議題進行協商並簽署協議,台灣就單方制定法例。後是針對「行政院」提請的符合《兩岸關係條例》的《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提交了《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處理人民往來事務機構設置條例(草案)》。這個法案在標題上就將兩岸互設辦事機構定位為「國與國關係」,充滿了「兩國論」的意味,而且在條文內容上也是處處凸顯「兩國論」,比如,比照《維也納領事關係條約》,使兩岸互設的辦事處具有領事權,尤其是可以懸挂「國旗」,享有領事探視權及證照頒發權,館舍和人員享有領事豁免權等。
  對此,國民黨黨團當然予以阻擋,這又導致民進黨黨團反過來阻撓「院版」法案,結果僵持不下,包括台聯黨黨團提交的也是凸顯「兩國論」的法案,誰都不能獲得通過。
  現在,應該是輪到蔡英文和民進黨黨團後悔不及了。因為當時倘是接受邱垂正的建議,在兩岸先洽簽《兩岸互設辦事處協議》後,台灣方面再配合修法,而民進黨黨團也不反對「院版」的法案,即使是台聯黨黨團抵制「院版」法案,在經過黨團協商等程序之後,早就已經獲得通過;而大陸方面認可「院版」法案,並在此基礎上,進行海峽兩會的「兩會互設辦事機構」談判並簽署協議。倘是能趕及「總統」大選前在大陸設立海基會派駐辦事處,即使大陸方面出於多種考量而遲遲不啟動,也就成為「既成事實」。在海基會到大陸設處後,即使由於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海協會對海基會的傳真是「只讀不同」,兩岸聯絡機制完全「停擺」,但由於海基會設有辦事處在大陸,這個「停擺」也就成為形式上的,而不是實質上的,因為海基會在大陸的辦事處工作人員,還可到大陸各個部委「趴趴走」,遞交海基會的信函,甚至經常「登門拜訪」海協會。即使當場被拒絕,但也不能算是「全停擺」,而是「半停擺」,海協會杯葛海基會的力度就無法做到今日這樣的幹脆利落。
  正因為民進黨缺乏戰略眼光,只看到鼻尖下的利益,沒有想到國民黨「行政院」提請的法案,在政黨輪替後他們也可「繼承」並繼續享受,而予以阻擾及反制,結果導致兩頭落空。否則,如果能夠接納邱垂正的建議,即使是沒有接受其建議,民進黨黨團能夠乖乖地接受「院版」法案,並按慣例和程序予以通過,海峽兩會可能早就已經簽署了《兩會互設辦事機構協議》,其成果現在就可由蔡英文和民進黨享受了。因此,現在要後悔,也來不及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07 05:41: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