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要借船出海親自進行「新南向外交」? 

  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似乎推動得不順,前日在主持本周「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時,批評「行政院」及其各部會推行「新南向政策」只是「自滿於例行的工作措施」,因而強調「行政院」及其各要提出創新、有企圖心的計畫。這番話被媒體解讀為,蔡英文對於行政部門在「新南向政策」的規劃上「說重話」,並利用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再次聚焦「新南向政策」。「行政院長」林全昨日下午在受訪澄清,蔡英文沒有不滿意行政部門對於「新南向政策」的規劃,但因為是新開始的計畫,下個年度的預算也還沒通握,過程中,有很多方案需要分階段執行,因而蔡英文期待他們能夠落實。
  既然是「董事長」不滿「總經理」及其屬下各業務部門的工作,那就要由「董事長」親自出馬,推動「新南向政策」的工作量。實際上,「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在會後轉述蔡英文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第一年的四個工作重點,其第一個就是「推動密切的高層互訪」。蔡英文在會中強調,臺灣的國際處境特殊,對外關係道路並不好走,但這不會阻撓「政府」推動新南向的腳步。蔡英文希望未來加強臺灣和東盟國家的高層互訪,增進對於臺灣相關政策的瞭解。
  蔡英文口中的「高層」,當然是指她自己,不可能是其他人。因為一來按照按照蔡英文前日在會上所說,「新南向政策」由「總統府」與「國安會」確立政策綱領,並由「行政院」負責執行,而蔡英文則是「總統府」和「國安會」的「一把手」頭兒;二來「總統」是主管包括「外交」和兩岸事務的「國家安全會議」的主任委員,而「新南向政策」在對外聯絡方面,主要是由「外交部」承擔,陸委會儘管不直接執行「新南向政策」的業務,但曾長期在「外交部」任職的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可能是因為「新南向政策」主要是為了抗衡中國大陸的台商政策和「一帶一路」戰略,因而與陸委會的業務也就沾了那麼一點兒邊,這就使得她近來到台灣各縣市「趴趴走」,宣導「新南向政策」(這比馬英九朝代的主委賴幸媛要努力認真得多了,老實說,馬英九的兩岸政策「紅利」之所以讓台灣民眾「無感」,民進黨還得感激昔日的「戰友」--台聯黨「不分區立委」賴幸媛不作宣導,反而被宣傳技巧了得的民進黨的反宣傳淹沒掉了)。不過,「外交部長」和陸委會主委在台灣地區的「國家架構」內,並不屬於「高層」。因此,這個「高層」應當是蔡英文自己。
  向蔡英文「貢獻」這條「喬」的,可能是曾被稱為「新潮流戰略之神」的邱義仁,而且該計劃可能也是他在「扁朝」時提出的「烽火外交」戰役的翻版,但卻囿於蔡英文的「不挑釁,不刺激」政策,而「烽火」味可能會減弱一些,而「實質外交」的意況卻是要強一點。這是因為,東南亞和南亞諸國都與台灣當局沒有「邦交」關係,讓蔡英文籍著「推銷新南向政策」的名義,到這些國家「走透透」,可以起到提振民進黨士氣的作用,當然更是為了拉抬已經跌至谷底的蔡英文自己的民調。
  蔡英文親自出馬到東南亞和南亞國家走訪,最有可能的是哪幾個國家?或為了要在最短時間內「出成果」,可能會採取「先易後難」的策略。但距離台灣最近的菲律賓和馬來西亞,他們的總統才剛到中國大陸訪問,獲得豐厚回饋,可能是被歸類於「難」的名單內。尤其是菲律賓,連昔日「金主」美國也照罵不誤,而台灣已經不像當年李登輝那樣「錢淹眼目」可以隨意揮霍,要與中國大陸「打錢銀戰反」,底氣並不足。何況,台灣駐菲律賓人員即使是有心幹事,也使不上力。不要說是在菲律賓就南海歸屬問題打「國際官司」,而與中國大陸鬧翻之時(當然可能也與馬英九執政時奉行「外交休兵」政策有關)了,就說是「財大氣粗」的李登輝時代,菲律賓軍警拘捕台灣漁民,台灣駐菲人員就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還是靠中國大陸駐菲大使館出面,讓台灣漁民感激不盡。據說這一事例,是促成「江八條」中有「我們黨和政府各有關部門,包括駐外機構,要加強與臺灣同胞的聯繫,傾聽他們的意見和要求,關心、照顧他們的利益,盡可能幫助他們解決困難」之句的的「靈感」之一。而馬來西亞除了是在經濟上對中國大陸依賴較深之外,那架「馬航」MH370號班機上的一百五十四名中國冤魂,讓馬來西亞領導人心中有愧,不敢在事關中國核心利益的一個中國原則上「玩嘢」。因而這兩個在地裡距離上與台灣最近的國家,可能在心裡距離上與台灣最遠,蔡英文要在此「下手」,恐怕是事倍功半。
  在東南亞與南亞諸國中,與中國大陸有不愉快經歷的,有印尼、印度、越南諸國;而最近向中國大陸鬧情緒的,則有新加坡。其中印尼可能是最容易「下手」的國家。自「九三零事件」之後,尤其是在「文革」中,中國駐印尼大使館領事代辦姚登山的極「左」行為,而使印尼當局為反感,發動「反華排華」高潮,從而讓台灣當局鑽了空子。後來印尼雖然與中國大陸复交,但仍與台灣當局藕斷絲連。「副總統」呂秀蓮就曾到巴厘島進行「渡假旅遊」,並與印尼簽署天然氣合同。英政府既要「反核」,又要供電,就必然要尋找「清潔能源」,因而天然氣是最佳選擇,相信這筆大生意對印尼充滿吸引力。因此,印尼可能是蔡英文推銷「新南向政策」行程的「首站」或「次站」,以求「打響第一炮」。而且還有著更長遠的籌謀,就是為下一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印尼舉行時,蔡英文「親自出馬」出席打下基礎。
  印度與中國大陸關係並不穩定,其對一九六二年那一仗,至今仍存在怨氣,因而仍讓達賴喇嘛在此安營紮寨。但也奇怪,在「一個中國」政策上,卻是較為靠得住。最近習近平主席對印度進行國事訪問,應該可以在政治上進一步鞏固,經濟上「企穩」。在軍事上可能還不夠友誼,但偏偏就是在軍事上,台灣「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與「新南向政策」的「人文關懷」主軸有悖,不容易下手。新加坡過去與台灣關係密切,蔣介石接待過李光耀,新加坡的軍事人員也是在台灣受訓。最近李顯龍似乎對中國大陸要在泰國修建運河,將會對新加坡的港口和航運業務起到「截胡效應」,因而頗不高興,發表了反華言論。但台灣要與新加坡結盟,卻也是「牛頭不對馬咀」。不要說,「扁朝」的「外交部長」陳唐山,曾經口出狂言「新加坡是個鼻屎大的國家,「LP國家」,而讓新加坡記仇一世,因而即使是在與中國大陸不愉快的情況下,也要拒絕黃志芳「出使」了,就說是新加坡是高度城市化的國家,是「四小龍」之首,人才濟濟,自認為「高等民族」,又怎能接受台灣的「人才關懷」?這豈非等於上門「踢館」進行侮辱?
  越南倒是要注意,既然當年在越戰時可以在中蘇兩個敵國之間「食兩家茶禮」,越戰結束後又可以與有「血海之仇」的美國拉關係,卻對恩人中國「反面」,那就儘管現在的領導人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尚佳,也能奉行一個中國政策,但卻也可以與台灣眉來眼去。不過,最近對台商投資的河靜鋼鐵廠實施「天價罰金」,及年前「反華暴亂」實際上針對的多商企業,台商還是「怕怕」,蔡英文插不上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09 04:46: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