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郝龍斌台南選「立委」是充滿政治藝術之舉

  自「太陽花學運」尤其是「九合一」選舉後就被打趴在地,毫無生氣更無戰鬥力的國民黨,在「小辣椒」洪秀柱「拋磚引玉」卻弄假成真,調動了國民黨支持者的熱情和士氣之後,國民黨內初步激發起一股敢於迎著困難上的拼搏精神。在此情緒感染下,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宣佈到南部的艱困選區拼選「區域立委」。這一義舉與洪秀柱的拼搏精神互相輝映,相得益彰,一掃國民黨內「竟無一人是男兒」的頹態!
   實際上,國民黨本來在「九合一」選舉遭遇慘敗之後,就士氣低到貼地,而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一眾「A咖」怯戰、避戰,更是導致全黨患上「藍色憂鬱症」,連累到「立委」選情也是慘兮兮,無人願到南部艱困選區去經營,甚至連現任「立委」也想打退堂鼓。郝龍斌在順利主持「總統」初選後,決定親身到南部的超級艱困選區去當「刺客」,而且據說還是到民進黨「大票倉」的台南市參選「區域立委」,這使得國民黨支持者尤其是南部已經憂鬱很久的支持者,精神一振,因而初步帶動了黨務主管到艱困選區參選的「小高潮」。據說,曾任嘉義市長的國民黨副主席黃敏惠,準備回到嘉義市重披戰袍,接受徵召參選「區域立委」。組發會主委蘇俊賓將挑戰基隆市「區域立委」,文傳會主委林奕華則回到家鄉彰化參選「區域立委」。國民黨中央黨部的主管幹部的以身作則精神,相信將能帶動國民黨南部「立委」的選情。
    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之時,正是已經連任兩任台北市長的郝龍斌卸任「等待分配」之際。由於過去曾有國民黨直轄市長「好(郝)立強」之說,台北市長郝龍斌,新北市長朱立倫,與台中市長胡志強三人的性格特質也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在已經卸任台中市長的胡志強轉換軌道到中時集團任職之後,已當選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就樂意於為郝龍斌尋找出路。而由於朱立倫平日要主持新北市政府市政事務,尤其是在「九合一」選舉中爭取連任時,應贏二十萬票卻僅只贏三萬票,嚇出一身冷汗,而不敢離開新北市,只是每逢星期三召開中常會時才前往國民黨中央,需要一位好兄弟為他看好國民黨這個「攤檔」,因而就邀請郝龍斌出任副主席,為他代理日常黨務工作。在國民黨「總統」初選結束領表登記階段,進入實質性初選階段之後,朱立倫以需要接受市議會市政總質詢的理由請假三次中常會(即三個星期),幾乎是全權授予郝龍斌主持「總統」初選工作。這也是誤打誤撞,正因為郝龍斌沒有「又騷又泊痛」的包袱,就較能出以公心地主持選務,才能讓洪秀柱能在較佳的初選環境中,抵擋各種干擾,順利出線。
   本來,馬英九應當充分利用「完全執政」的機會,刻意培養接班人。很遺憾,馬英九要從鏡子裡找人,與他自己學歷及經歷並不相同的優秀人才,全被摒除在外;而他要著意培養的接班人,一個計劃參選「立法院」副院長,隨時準備接替王金平的林益世,未能當選「立委」,而讓除王金平外,國民黨籍「立委」資歷最久的洪秀柱「冷手執個熱煎堆」。林益世在出任「行政院」秘書長後,又被爆貪腐而鋃鐺下獄。另一個刻意培養的接班人江宜樺,也因國民黨「九合一」選舉大敗而引咎辭去「行政院長」之職,做了「替罪羊」。至於吳敦義,本來是黨內外的資歷最為完備的,而且在「行政院長」任內的政績不賴,年度GDP增長還達到十一個百分點的近年最高值,但由於身上背有「馬英九原罪」,而致民望甚低。相反,其他有資質的中生代人士卻被馬英九排除在外。這也是導致國民黨「總統」初選「等無人」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郝龍斌卸任台北市長後,雖然出任國民黨副主席,但畢竟這並非政治公職,因而也面臨政治岀路問題。本來,他可循「不分區立委」途徑參選。但可能想到其一,自己本身就是國民黨「立委」輔選策略委員會和中央提名審核委員會的召集人,此舉將有「既當球員,又當裁判」之嫌;其二、自己的戰鬥力較強,卻去尋求參加「躺著選也可當選」的「不分區立委」並排在安全名單中的較前位置,太不像話;其三、國民黨本來在濁水溪以南就只有五席「立委」,「九合一」選舉後更是無人願意參戰,需要黨內高層人士去帶動。因此,郝龍斌既可能是有自己的政治生涯規劃,也可能是受到「紅辣椒炒空心菜」的鼓舞,因而毅然要到南部的「艱困沙漠選區」去參選,以身作則地起帶頭作用。
  據說,郝龍斌的參選目標是台南市。眾所周知,台南市是陳水扁的家鄉,當地選民有著「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亞扁」的傳統,因而全市五個選區全都是由民進黨候選人當選。而且,台南市也是「一邊一國連線」的基地。因此,郝龍斌到台南市參選「立委」,風險極大。
   但郝龍斌自有其政治智慧,那就是充分利用屬於「新潮流系」的台南市長賴清德,與「一邊一國連線」存在矛盾衝突的機會,見縫插針,分化瓦解,借助賴清德之力,向「一邊一國連線」大挖牆角。據說,他是計劃到台南市第五選區,挑戰已獲民進黨中央決定提名的王定宇,而王定宇是民進黨「一邊一國連線」的重要干將。
    台南市原本是民進黨「完全執政」的典型直轄市,亦即是市長與市議會議長都是民進黨人。由於市長與市議會議長均為同黨同志,因而市議會在審議市政府提請的各項議案,包括尤為重要的市政府年度預算案,均能在同黨籍議長的全力保駕護航之下而獲得通過,從而使得賴清德市長在推動市政建設中得心應手,這也正是賴清德在全台二十二個縣市行政首長的政績評鑑中,一直獲得全島第一的「秘訣」所在。因此,民進黨在獲得「九合一」選舉大勝,奪得十三個縣市的執政大權之後,深受鼓舞的蔡英文主席為了讓各執政縣市的施政更為暢順,進一步擦亮民進黨「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招牌」,以利於「地方包圍中央」戰略的實施,因而希望將台南市「完全執政」的經驗推廣到十三個民進黨掌政的縣市去。但縣市議會議長的選舉結果卻是令她大失所望,雖然有高雄市等三個縣市確實是實現了「完全執政」,但其他縣市都未能「達標」,與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所展現的「氣勢」相差十萬八千里。尤其是被視為「典範」的台南市,竟然陰溝裡翻船,台南市議會全數五十七席,民進黨就佔了過半的二十九席,還有台聯黨一席,而國民黨只有十六席,但偏偏卻是國民黨提名的市議長候選人李全教,在毫無實質優勢的情況下,竟然以二十九票對二十六票,擊敗民進黨提名的議長候選人賴美惠。而賴美惠與賴清德一樣,都是屬於「新潮流系」。後來在清查「跑票」的民進黨議員中,發現「跑票」者基本上是屬於「一邊一國連線」。
  郝龍斌倘能在台南市當選「立委」,就是立下顯赫戰功,完全有資格代表國民黨參選「立法院長」。倘輸了也是「非戰之罪」,如果是洪秀柱當選「總統」,可能會被委任為「行政院長」;倘洪秀柱落選,朱立倫引咎辭職後,他就有機會接任國民黨主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16 04:59: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