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希拉莉落選蔡英文不開心很失望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被美國媒體以至台灣「國安局長」形容為「瘋子」的特朗普勝出,當場不但令全球錯愕,而且也使得蔡英文昨日中午在走進民進黨中常會每週例會的會場時,一臉凝重,抿嘴不語。因為她一直公開力挺希拉莉,但這下卻押錯寶,套用一句曾經的段子「不開心,很憤怒」,就是「不開心,很失望」,其實是忐忑不安及懊惱不已才是真確的。實際上,前氣象主播李富城在臉書上提到,在一九四八年美國大選時,蔣介石公開支持共和黨的湯馬斯‧杜威,最後卻是民主黨的杜魯門當選,「導致杜魯門不支持蔣介石」,外界也稱蔣介石押錯寶才引來忌恨。此次蔡英文也公開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希拉莉,為此他相當擔心一九四八年的歷史會重現。相信李富城和包括民進黨「立委」在內的其他政學兩界人士法類似輿論,已經被政治觸角很靈敏、效率也很高的民進黨輿情部蒐集到並已送呈蔡英文參閱,她當然是憂慮萬分。
  其實,蔡英文也不必錯愕。因為類似特朗普的現象,早在兩年前就發生在她的身旁,同樣的「政治素人」及「大嘴巴」的柯文哲,就以高票當選台北市長,顛覆台北市的政治生態;而菲律賓的杜特爾特的特性也是如此,同樣得到多數選民的擁護和支持。就連民進黨自己,也還不是一群「草莽英雄」,而今「穿起龍袍唔似太子」?——彼此彼此而已!
  當然,不開心歸不開心,失望歸失望,應做的事情還是要做。她在向特朗普致發賀電的同時,也邀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蔡明彥到民進黨中常會作題為《美國總統大選觀察與評析》的專案報告,並作出了裁示,承認特朗普的當選,或許將來會為台灣帶來一些不確定性,因而針對選舉結果可能帶來的影響或變化,她已經指示行政部門機關都能做好所有因應的準備。隨後,又召集「國安高層會議,聽取「行政院三長及「國安會」秘書長報告,並指示維持股匯市等金融情勢穩定、對美各項經貿政策不變並持續強化推動、與新政府團隊保持密切聯繫。
    蔡英文將應急的對應舉措,定位為為股市匯市等「護盤」,這倒是對的,否則已跌至谷底的台灣經濟,就將如黃台之瓜,不堪再摘。問題是,更大的麻煩還將接踵而來。這就是本文開頭的蔡英文曾經公開支持希拉莉,是否會「得罪」特朗普?當然,即使是會引出此惡果,那還是明年一月初特朗普宣誓就職上任之後的事,而且她的「國安」智庫團隊也必然會利用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展開對與特朗普的關係的「止血停損」的公關工作,而搶救經濟則是目前刻下的事。
  為何精於選戰謀略的民進黨智囊團隊,今次卻向蔡英文提供了錯誤的資訊,導致她押錯寶呢?這可能是出於以下的兩個原因;其一是輕信了美國精英階層的預估及主流媒體的選擇歸邊,還有那些幾乎是「一邊倒」的民調。——其實,民進黨本身就是製造假民調以圖影響選情的專家,蔡英文卻連這個自己最熟悉的「規律」也忽略了,也就怪不得人了。其二是她去年在訪問美國的過程中,得到希拉莉團隊破格的接待禮遇,包括進入白宮與總統國安顧問對話,並對她作出保證支持她的承諾,後來果然就有美國在台協會理事薄瑞光支持她的言論出籠,與四年前美國在台協會的官員提醒警告她的情形並不一樣。這也是導致蔡英文得以過半選票當選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既然是希拉莉在蔡英文競選「總統」時公開給力支持,在到希拉莉參選美國總統時,蔡英文投桃報李,就是很自然的事。當然,蔡英文在潛心理中,更是希望希拉莉能夠勝出,「兩個女人好講悄悄話」,使自己得到美國政府更多的支持,也是人之常情。
  同是奧巴馬政府,為何對蔡英文參選「總統」的態度,在四年間出現了「前倨後恭」的變化?那是奧巴馬放手希拉莉推動「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需要。實際上,希拉莉本來就已擔心馬英九與大陸走得更近,而導致作為「亞太再平衡」戰略重要一環的「太平洋島鏈」在台灣被突破;而這時正在爭取國民黨「總統」參選人資格的洪秀柱,則比馬英九更「統」,希拉莉就坐不住了,決計不能讓民進黨繼續執政,以保證「亞太再平衡」戰略得以奏效。與此同時,也希望蔡英文能在南海、東海及釣魚島爭執中,「義助」美國一把。因此,也就轉而支持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讓她作自己在台灣海峽的「碉堡」,遏止中國大陸走向太平洋的進取戰略意圖。
  這正是蔡英文求之不得的事。何況,蔡英文對美國也有求助之處,那就是希望能加入「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以抗衡中國大陸對台商的吸引,及「一帶一路」戰略對台灣的「威脅」。希拉莉也有這樣的想法,實際上,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戰略,就是要反制將中國大陸剔除在外的「TPP」。如今有蔡英文在中國大陸的「家門外」做其「反看門」的「哈巴狗」,又何樂而不為?
  但如今希拉莉敗選,特朗普勝出,就使得這一切都成為「一枕黃粱」。實際上,特朗普曾在競選過程中多次表示,若他當選美國總統,將同歐洲和亞洲盟友重新啟動防衛費談判,若盟友不提高防衛費分攤比例,美軍將可能從這些國家撤離。他解釋稱,當前美國充當「世界警察」,付出的軍費遠大於其他國家,這並不是為了美國,而是為了保衛他國,所以這些國家應當承擔軍費。為此,特朗普還暗示若韓國不分攤更多軍費,駐韓美軍有可能撤離。特朗普還主張廢除「TPP」,及不介入南海、東海之爭。這些,均是蔡英文的夢魘,並使她不禁發問:如果特朗普上臺,對臺灣會有什麼影響?會出賣臺灣嗎?
  當然,蔡英文的智囊或許也認為,特朗普主張嚴厲反制中國大陸對美國的貿易,可能會導致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更加放緩,台商被迫出走,就正好由其「新南向政策」所承接。另外,特朗普廢除「TPP」,也可讓台灣減輕對美國牛肉及豬肉的壓力,蔡英文已經開始流失的中南部畜農0的支持可以回流,也並非完全是壞事。但兩者相比,當然是弊大於利。何況,善於將「壞事變好事」的中共領導人尤其是習近平,又何嘗不會趁著特朗普放棄「亞太再平衡」,在外部安全壓力減輕之下,全力發展經濟,反而讓台商擁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即使是特朗普對中國大陸實施召回高科技產業的措施,卻更令習近平奮發圖強,全力推動高科技的研發工作,需要大量的研發人才,以高待遇來吸引人才,說不好那些在台灣為沒有更好出路而發愁的高科技人才,就紛紛跑往對岸,從而形成台灣「高科技人才空洞化」的現象,蔡英文還能為特朗普的「經濟圍遏中國政策而叫好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10 04:09: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