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可能會加緊對美遊說工作

  面對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不利於力挺希拉莉的蔡英文的議論,「老藍男」的「外交部長」李大維比誰都更忠心,當即跳出來聲明,幾個星期前特朗普曾經派陣營中的重要顧問來台,並與蔡英文見面。李大維還聲稱,台灣是美國重要資產,是在亞太戰略上不可或缺的要角。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則在受訪時證實,李大維所指的人士,就是美國傳統基金會創辦人佛訥。他說,蔡英文是在十月十三日接見佛訥一行的。當時,蔡英文感謝該基金會長年以來給予台灣最堅定的支持,並期許未來台美關係與互動能更加深化。蔡英文還提到,佛訥是台灣長期以來的摯友,今年一月台灣的總統選舉結果公布後,她也接到佛訥的問候,這次見面,感覺格外親切。當時在談到美國總統大選時,蔡英文當時表示,無論選舉結果如何,都期盼能與美國下任政府密切合作,持續深化台美情誼與提升兩國各領域的交流和合作,並盼未來能與佛訥共同努力,為兩國夥伴關係開啟嶄新的一頁。
  但是,佛訥訪問台灣的目的是什麼?李大維和黃重諺都沒有提及。這才是問題的關鍵。當然,不排除佛的訪台是例常的訪問活動,順道提起當時已經「殺得沙塵滾滾」的美國大選。實際上,按照人情慣例,當時外訪的美國各重要團體,到了他國不可能不談起自己國內的這屆戰況激烈卻又充滿弔詭意味的總統大選,而接待主人也不可能不對來訪者表達對其所支持的對象的關切之情。但其實,更可能是特朗普尋求「平衡」之舉。因為在過去四年來,蔡英文已經做足了支持希拉莉的功夫,經常指派吳燮釗等人經營好希拉莉這條路線。一方面是為了當下,爭取美國政府改變對民進黨及她的態度不要像四年前那樣「一邊倒」地站到了馬英九的一邊,令到她頗為難堪;另一方面是在得悉希拉莉準備再次披掛上陣參選總統,而且也在初選中首拔頭籌之後,蔡英文對希拉莉的關注度就更高,今年七月出訪經過美國時,還打電話給希拉莉,祝賀她能順利當選。這並非如「外交部」所說,台灣不會在美國總統大選中事先押寶。可能正是這個原因,特朗普才派特使佛訥來見蔡英文,希望她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即使是支持希拉莉,也應在表面上維持「中立」的形象。
  而現在,蔡英文所支持的希拉莉落選了,她所寄望的「亞太再平衡」及「TPP」的「雙重保護罩」也即將被撤走了,美國人叫喊了幾十年的「協防台灣」也可能會淪落為一句空話。要說蔡英文不感到失望,那並非是老實話。
  不過,昨日流傳的一份可能是特朗普的「內閣名單」,卻讓蔡英文重燃希望。這份「內閣名單」大致上如下:國務卿的可能人選包括川普主要支持者、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及現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寇爾克,另外還有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波頓。財政部長可能是特朗普的選舉陣營財務長穆欽。國防部長可能是特朗普的親密顧問、參議員塞申斯,其他可能人選為前國家安全顧問海德里和前參議員泰倫特。司法部長的主要人選為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特朗普另一名大力支持者,新澤西州長克里斯蒂也有意爭取司法部長職位。內政部長或為盧卡斯油品公司的共同創辦人盧卡斯,也或為創投資本家葛瑞第,更可能是特朗普的兒子小唐納.特朗普。農業部長有可能是現任德州農業廳長米勒。商務部長或是 特朗普的經濟顧問、億萬富翁羅斯,而特朗普的貿易顧問、鋼鐵製造商前執行長迪米可則是另一可能人選。國土安全部長可能是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郡保守派警長克拉克,而克里斯蒂則是另一可能人選。白宮幕僚長的人選可能是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
  其中的金里奇和波頓,是著名的「親台」人物。金里奇曾於九十年代表示支持美國與台灣恢復「正式外交關係」。當時出任眾議院議長的金里奇曾於訪華期間,向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以及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明言,如果台灣受到攻擊,美國將保衛台灣,作出軍事干預;而江澤民則促請金里奇小心處理台灣問題。
  波頓於二零一二年六月訪問台灣時,曾對當時的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表示,臺灣具有完整的「國家定位」,應該有資格參與聯合國,他樂見臺灣未來加入聯合國以及其他聯合國架構下的組織。今年四月間波頓又建議美國採取重大步驟提升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倘此二人中的任何一人出任國務卿,對蔡英文來說,其「親台友蔡」的態度,將不輸於希拉莉。倘果如此,蔡英文就不啻於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但有疑問,因為無論是金里奇,還是波頓,在說「親台」話時的時空背景不同。金里奇當時是眾議院議長,並非政府閣員,亦即沒有決策權和執行權,是屬於「講多無謂,食多濕滯」之語。何況,當時中國的實力尚未崛起,美國佬並不把中國放在眼裡。而在一旦做了政務官,就必須「屁股指揮腦袋」。波頓也是在卸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處於在野身後,才作如此表達的,儘管過去他在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任內,確曾有過「親台」言論,但卻是在非政權性質的問題上。他一旦做了政務官,相信也是「屁股指揮腦袋」。否則,與必須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大老闆」相扞格,可能會遭「炒魷」。實際上,特朗普在宣誓就職後,作為總統,就必須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和《與台灣關係法》。
  總的來說,特朗普與希拉莉在台海政策上,可能各有擅長。希拉莉是在整個國際戰略格局上要圍遏中國,但對台灣的態度,基本上還是遵守「一個中國」政策及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定位的。她對蔡英文的支持,是為了配合其「亞太再平衡」戰略而「利用」蔡英文,而不是單獨的「親台友蔡」。
  而特朗普則基本上沒有國際戰略,反而是「孤立主義」,不願為擔任「世界警察」而揮霍國內納稅人的金錢。倘此,那蔡英文對他來說,就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不過,出於其保守背景,可能將會在口頭上表達對蔡英文的支持,但將不會有實質性的行動,因為特朗普似乎是不會就此而與中國撕破臉。
  但不管如何,估計蔡英文很快就會派出專門人員到美國活動,分別求見特朗普、金里奇及波頓等人,提前「拜碼頭」,企圖挽回因她公開支持希拉莉而攪僵了的與特朗普的關係。或許,將會加強駐美人員,因而不排除吳燮釗將會重回舊地,出任駐美國經濟文化代表處處長,以便於就地加強聯繫。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11 03:26: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