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角色衝突或將舊戲新演

  宋楚瑜在啟程前往秘魯利瑪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之前,藉著率領親民黨中央黨部幹部、「立法院」黨團和台北市議會議員到國父紀念館獻花致敬之機,宣稱親民黨對於「國家定位」及兩岸關係的立場始終不變,「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在一中屋頂概念下,尊重兩岸對等分治的政治現實,相互體諒、強化交流,實現「兩岸一家親」的信念,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的路線。
  宋楚瑜此舉,令人加深對其「變色龍」的印象。因為就在此前一天,當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發出「反台獨」的最強音之時,正是蔡英文接見他,向他提出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三點要求之際。在當時,他是作為受至今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堅持「台獨黨綱」的蔡英文之托,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領導人代表」的。盡管「領導人代表」與親民黨主席這兩者之間沒有直接的關聯,但畢竟他即將作為堅持「台獨黨綱」的蔡英文的代表,在某種意義上就是要代表蔡英文的全盤意志,包括其「台獨」理念在內;但宋楚瑜此刻卻又高唱「反對台獨」的調子,因而是與其「領導人代表」的身份相悖的,這就顯得頗為滑稽及諷刺。
  或許,宋楚瑜正是懷著「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既要在「總統夢」難圓之下,做一回「總統代表」,與「APEC」成員體的各位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手牽手,排排企」,過足「領導人癮」,一吐自己數次與「進駐總統府」擦肩而過的烏氣,又要與他所能獲得此終生奮鬥也不可而得的榮耀的政治基礎,只有作為蔡英文的代表才能站到「APEC」這個國際政治大舞台,但蔡英文的政治理念卻是「台獨」進行「劃清界限」的矛盾心態,而要藉著致祭孫中山先生之機,再次表露自己的心聲。畢竟,「兩岸一中」要比馬英九的「一中各表」要進步得多,與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差不多,卻又繞過了蔡英文最為忌諱的「九二共識」,卻又可以「反對台獨」來向大陸討好,再搭上一句由習近平揭櫫的「兩岸一家親」,就是要討好涉事的各方,政治分寸拿捏得十分精準,真不愧是被譽為「政治精算師」的「大內高手」。
  但從宋楚瑜「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及「兩岸一家親」的表態看,他還是傾斜於大陸方面多一些,甚至有著冒犯蔡英文之嫌,因為單是「反對台獨」這一句,就已經直戳民進黨的「神主牌」。不過,為了達到宋楚瑜可以在「APEC」峰會的場合與習近平握個手,寒喧幾句,從而「衝破」目前兩岸制度式聯絡機制「停擺」的悶局,蔡英文還是忍下來了。而宋楚瑜為了讓自己在「國際場合」與習近平會面,當然是希望能在出發前,極力擺脫自己「橘子變綠」的尷尬角色,爭取北京方面的諒解,只要能在「APEC」峰會的國際場合上,與習近平握個手,寒暄一下,就能充分展現他宋楚瑜的政治價值,並證明他是「懷才不遇」。當然,倘是能夠與習近平坐來交談,那就更好,完全開可以向其支持者交差了。
   宋楚瑜有此擔憂,並非是杞人憂天。他已經從幾個方面,得悉自己的尷尬身份。其一、北京對他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盡管在官方立場上只是強調必須符合「諒解備忘錄」,並未對他這個具體人選予以表態,但一句「必須是經貿領域的部長級官員」,就已經折射了北京對他的不信任,因為他並未出任過「經貿領域的部長級官員」。其二、大陸民間對他的異議甚至是非議頗為熱烈,並質疑他對待習近平「九三大閱兵」的前恭後踞態度。其三、今年的「國共論壇」,首次沒有邀請親民黨高層及普遍黨員參與,儘管已經改名為「兩岸和平論壇」,但其他的泛藍政黨仍有人獲得邀請,唯獨親民黨是「吃了白果」。因此,宋楚瑜的心中有數,北京已經不把他納歸為「藍軍」,因而必須搶在「APEC」峰會開幕之前,進行彌補。剛好就遇到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週年,正好可以充分利用之。
   但是,「船破偏遇頂頭風」,昨日「總統府」公佈「資政」的名單,又把宋楚瑜「打回原形」。因為蔡英文是把宋楚瑜與幾位老牌「台獨」分子吳澧培、姚嘉文、施朝暉、高俊明、辜寬敏等,及「台獨烈士」遺孀葉菊蘭同置於「資政」名單之內的,其他的泛藍政黨沒有任何一人。因而這個名單予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宋楚瑜居然與「台獨」份子為伍。當然,可能也是宋楚瑜已經得知此一情況,因而籍著向孫中山先生獻花之機,為自己提前「消獨」,與「資政」名單中的「台獨」份子「劃清界線」。否則,倘北京認真起來,說不好習近平為了表達反對「台獨」的態度,在「APEC」峰會的場合上,又怎能與宋楚瑜「相見歡」?那宋楚瑜「千年一遇」的難得機會,及蔡英文「打破悶局」的設計,豈不「竹籃打水一場空」?
  實際上,宋楚瑜前往秘魯利馬出席「APEC」峰會,是以蔡英文的代表的身份:而「總統府資政」,更是具有了「認同總統」的意涵。蔡英文至今仍未承認「九二共識」,更是抵制「凍獨」提案,因而宋楚瑜的「領導代表」,就是頂著「台獨」這個「國家定位」的。習近平在堅持「九二共識」的堅定立場下,即使是在「APEC」峰會的場合上,「避無可避」地不排除會與宋楚瑜握個手,寒喧幾句,但就不可能會有正式的「習宋會」。而且即使是寒喧也只是短短的幾句,而不會有太多的時間,更遑論是進行「習宋會」。倘果如此,並未能提高宋楚瑜的「政治地位」。畢竟,在「太陽花學運」之後,是曾在北京有過「習宋會」的。
  當然,在出任半年「總統」之後的蔡英文,終於知道「柴米貴」的現實,明白到宋楚瑜不可能會在「APEC」峰會上獲得太大的成果,因而只是向他交辦三項任務,均以經貿為主軸,並沒有提及任何涉及政治或兩岸對話的內容。而宋楚瑜在會後的記者會上也明確表示,此行未獲授權代表蔡英文在「APEC」峰會期間與大陸領導人進行兩岸談判。這只不過是「最低要求」,連「習宋會」也不敢「奢望」。
  既然是這三項任務,就無需勞師動眾地禮請宋楚瑜「出山」了,老老實實地按照「諒解備忘錄」的要求,派出主管經濟事務的的部長級官員就已足夠。但蔡英文卻仍然是找了宋楚瑜,顯見她還是有「習宋會」的期待。不過,倘果如此,蔡英文反而是提心吊膽,擔心他像二零零五年那樣,在接受陳水扁的委託到大陸進行「搭橋之旅」,當見到胡錦濤之後,就大談「兩岸一中」,氣得陳水扁立即在台北發表聲明,強調宋楚瑜並不代表他。倘宋楚瑜今次舊戲新演,將其在孫中山先生銅像前的政治表態再複述一次,蔡英文必會大發雷霆,拒絕承認宋楚瑜代表她。
  值得注意的是,在宋楚瑜所率領的代表團的名單中,有「外交部長」李大維。現在尚不知道,這究竟是已經獲得大會方面同意,還只是蔡英文的「B方案」,即李大維只是即管去利馬,但能否入得了會場,在到時再「執生」,隨機應變。倘能「突襲」成功,就將成為以後歷屆正式沖擊「諒解備忘錄」的「例證」。
  實際上,根據當年的韓國「諒解備忘錄」,「APEC」的雙部長會議,台灣只能由商務部長出席,「外交部長」不能出席。而「西雅圖模式」,也是「外交部長」不得成為代表團的成員,不能在會場內活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15 03:30: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