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麗島》批田弘茂一為神功二為自己

  「五二零」後,因為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而成為「冷衝門」的海基會,近日又再熱鬧起來。只不過這並非是好新聞,而是其董事長田弘茂被揭發,兼任康舒科技公司、台亞衛星通訊公司、中華票券金融公司的獨立董事,及復興航空公司的監察人,還有中興保全的持股董事,股份市值一千二百四十五萬元。尤其是其中的康舒科技公司在大陸地區發展電動車零組件,甚至要擴大市場。消息曝光後引發外界議論,受到藍綠「立委」和媒體的批評,指出田弘茂若要任海基會董事長,就該懂得利益迴避,辭去私人企業職務,否則就該去職。雖然在輿論壓力下,田弘茂當即請辭復興航空公司的監察人及康舒科技公司的獨立董事職務,但仍然無法平息人們的質疑,因為他所辭去兼職的公司,只是在大陸地區有業務的公司,固然是可以達成利益迴避的目的,而其餘三家公司雖然目前尚未查出是否與大陸存在著商業關係,但既然是出任公職,就不能兼任任何公私商業機構的職務。對此,可能田弘茂現在正在嘆息,為何要趕時髦,出任既因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致不能有所作為的海基會董事長,又因為自己已經表態,出任海基會董事長職務不收取薪酬,現在卻連在此前已擁有的商業利益也要被剝奪,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並落得藍綠齊轟、聲譽受損的下場。早知如此,還不如留在「中央研究院」,繼續做好自己的學者好了。
  實際上,《公務人員服務法》明訂,公務員非依法不得兼公營事業或公司代表官股董事、監察人,規範有受俸文武職的公務員。海基會雖是民間組織,但其業務、指導機關為陸委會,外界多半視為半官方機構,因而以高道德標準來看,田弘茂兼職企業的獨董並不適當。尤其是海基會是唯一獲「政府」授權與對岸進行協商談判的特殊機構,倘所兼職的商業機構在大陸有業務,就更是犯忌。雖然田弘茂出任海基會董事長自願無給職,但有沒有領薪不是重點,畢竟海基會是兩岸重要溝通橋樑,擁有實質影響力。過去國民黨的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林中森,因為兼任私人企業的職務,民進黨都以高道德標準要求進行批判,民進黨執政,就更應標準一致,否則人民的觀感更不佳。就連民進黨「立委」鄭運鵬、莊瑞雄也批評,海基會董事長雖不是公職,但受「政府」實質控制,若有與對岸接洽業務時,更不適合任私人企業職位,「難免有利益迴避問題」,且過去民進黨在野時批評海基會淪為「買辦」,「為特定企業遊走兩岸」,因而田弘茂應當趕快處理掉自己所兼任的財團公司職務。而已被視為民進黨「機關報」的《自由時報》更是不假辭色,炮火四射地猛K田弘茂。
  既然連綠委綠媒都「冇面俾」,國民黨「立委」及親藍媒體就更不客氣了,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自動送上門來的好機會,進行猛烈炮轟,以報過去民進黨人攻擊海基會董事長江炳坤、林中森是「買辦」的一箭之仇。實際上,過去江炳坤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時,雖然在國共兩黨主導之下,恢復兩會談判並接連簽署多項協議,促成兩岸直航及陸客赴台旅遊,兩岸合作打擊跨境犯罪活動,勞苦功高,但因其子在大陸經商,本人也與大陸台商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被民進黨批判為「買辦」,連馬英九也相信了這些流言,而草率地革除了其職務。林中森雖然不存在這些問題,但為了彌補自己過去從來未有到過大陸的遺憾,以「探訪台商」為由經常往大陸跑,除了西藏等邊遠地方外,幾乎所有省區都到過,因而被民進黨人批評為「旅遊董事長」。而且,還首開董事長受薪制,而且薪資標準還不低,高過與之相對應的內閣部長級官員很多,又若來批評。尤其是實行董事長受薪制後,海基會的內部權力結構就由「秘書長制」轉為「董事長制」,掌握實權的董事長必須經常到「立法院」備詢,但自己又並非像秘書長那樣熟悉業務,因而經常被綠委們質問到「口啞啞」,成為民進黨人的「出氣筒」。因此,在政黨輪替後,「屁股指揮腦袋」的國民黨「立委」,得悉田弘茂同樣也有「買辦」之嫌,還不見獵心喜,「六月債,還得快」地修理田弘茂一番?  
  最值得注意的是,《美麗島電子報》連續發表幾篇炮轟田弘茂的文章,由於都是出自「名家」的手筆,「品質有保證」,因而影響力更大,而且其論據都是可能站得住腳的。其中《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實質上的出資者和經營者吳子嘉的文章還直接劍指蔡英文,指出蔡英文曾說,她決定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最重要條件,就是「台灣社會可以信賴而且感到敬重的人」。而蔡政府拔擢田弘茂出線,就是表明是要告別「買辦」。但如今他卻被抓到兼任上市公司的獨立董事,並被《自由時報》直接點名,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前夕,田弘茂威脅跳出來支持陳水扁的李遠哲,「若不保持中立,一家人就可能被殺光」。這兩件事,讓社會終於發現,原來蔡英文口中所謂「值得國家信賴、敬重的人」,是這種有嚴重人格瑕疵,又說謊成性的逐利政客。 
  其實,《美麗島電子報》批判田弘茂,只不過是「一為神功,二為自己」。「神功」當然是社會正義,《美麗島電子報》的批評確實是起到了這樣的目的,發揮了這樣的效果。而「自己」則是為該網媒的董事長許信良未能如願成為海基會董事長而抱打不平了。
  實際上, 曾任民進黨主席的許信良,在與陳水扁爭「總統」候選人失敗憤而退黨後,積極遊走兩岸,與北京關係極為良好,也在大陸擁有豐富人脈關係資源,因而曾被視為接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極佳人選。而許信良本人更有高度意願,因而他出任董事長的《美麗島電子報》,一直在幫蔡英文。也正因為許信良對海基會董事長抱有高度期待,因而當政壇傳說王金平將出任該職的時候,《美麗島電子報》當即發表長吳子嘉多篇猛烈炮打王金平,大揭他「黑金」的老底。最後雖然王金平也未能接任海基會董事長(據說是王金平不願淌這趟渾水),但許信良同樣也未獲蔡英文安排此職,是典型的「損人不利己」。
  後來,蔡英文安排許信良出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之職。這除了是安撫許信良之外,可能也是要利用許信良的長處,將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打造成「二軌」,在兩岸之間「牽線」。但許信良似是頗有顧忌,因為亞太基金會是「國安局」的外圍機構,而在「扁朝」期間,「程翔間諜案」的關鍵人物——亞太基金會的兩位副執行長,被大陸法院的「判決書」指認為「國安局」的人員。倘許信良去接該基金會董事長之職,說不好連當年受到台灣情治機構的迫害而流亡美國的許信良,也將被當作為「諜報密幹」。倘此,就是天大的笑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16 04:57: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