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呼喚郭台銘出選是因為厭惡政黨惡鬥

  美國總統大選,「政治素人」及「大咀巴」特朗普勝選,讓台灣朝野大為震驚。蔡英文為四年來一直押寶在希拉莉身上而懊惱,立即派人到美國去與特朗普團隊拉關係,意圖做出補救;洪秀柱也不甘蔡後,也準備派人到美國去與特朗普團隊聯絡,以爭取未來白宮主人的支持。
  其實,「政治素人」及「大咀巴」參選並當選,在台灣地區並非是新鮮事,因為就在藍綠兩黨黨魁的身旁,兩年前柯文哲的勝選台北市長,就已經向台灣地區的政治人物提供了一個樣板。不過,柯文哲的情況與特朗普相比,又有所不同。柯文哲在投票日前已經被看好,主流民調一直上揚,因而人們有了心理準備;而特朗普則是主流媒體和城市精英並不看好,因而他當選時的「震撼效應」是空前的。但倘主流媒體能夠放下身段,跑到郊區村鎮轉一圈,甚至是能夠瀏覽他們所不屑的社交媒體,看到基層白人幾乎是一面倒地支持特朗普,就不會犯下這個空前而可能不是絕後的錯誤。
  蔡英文的押錯寶,特朗普的勝選,現在更被台灣地區的政治人物和媒體有機地結合起來,並延伸其內涵意義,衍生出一個過去沒有人想過的話題:由於同是政治和法律精英,也同是女性的希拉莉與蔡英文,一個是「大熱倒灶」落選,一個是「熱開冷收」,民意支持度從當選時的高位一路下跌,跌到目前的「死亡交叉」,這就使人對精英參政的政治學規律產生懷疑,因而也憧憬著,何妨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台灣地區也跳出一位「政治素人」和「大咀巴」出來參選,以顛覆台灣地區的政治常態,或許將能打破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再到蔡英文,三位法律學的精英(後二人還是法學博士)都未能治理好的悶局?
  那麼,這位「政治素人」和「大咀巴」將會是誰?倘是在一年多前提出這個命題,可能會有很多人說是柯文哲。實際上,當時多數人都認為柯文哲是蔡英文的「剋星」,而柯文哲自己也「自我感覺良好」地相信了,因而才作出了高強度地騎單車從高雄到台北的行動,既是要測試自己在台北市以外的「人氣度」,也是要展示自己的「肌肉」。在當時,選情被看好的蔡英文,確實是被嚇了一大跳,並作出了防避應對措施的。
  但是,柯文哲卻把管理醫院手術室的模式,運用到了治理首府市政府們,被證實是失敗了。不要說是要挑戰蔡英文,就說是能否成功連任,也並不樂觀。即使是國民黨無法收復失地,民進黨也將不會禮讓,曾經被看好的姚文智必定會正式落場參選。
  然而,蔡英文卻也不能為自己消除了一個重大威脅而沾沾自喜,因為自己的施政滿意度一直拉抬不起來,而且比馬英九更糟糕。從國道收費員事件到觀光業者抗議,從公務員上凱道遊行到勞工抗議「一例一休」,從「雄三導彈誤射」到近日本核災食品的紛擾,蔡英文沒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不要說是民眾怨聲載道了,就連她的恩師李登輝,也忍不住質疑蔡英文「沒有決斷力與勇氣」推動內政改革,「新南向政策」「不知要做什麼」,兩岸「維持現狀」的主張背離民心,所以得不到支持。他更是預測蔡英文的支持度還會繼續下探。
  這就給從美國傳過來的「特朗普效應」,加溫了熱度。人們厭倦政黨惡鬥,希望由「政治素人」當家的情緒更為強烈。在這種心理的投射下,與特朗普有許多相同之處的郭台銘,就被一些好事者抬了出來,因而就有了郭台銘二零二零年參加「總統」大選之說。
  最先帶出這個議題,是前「立委」沈富雄在自家臉書發了一篇題為《梟雄當道,舍「郭」其誰》的小短文,在分析了普京、習近平、特朗普的特質分別如同「梟雄性質的領導特質」、「業績卓著的CEO」、「走遍天下的國際觀」之後,指出臺灣藍綠惡鬥當道,內耗數十年,唯有「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能夠領導臺灣。
  意想不到的是,這篇小短文引發了熱烈的討論。有周刊繪影繪色地報導在特朗普勝選當夜,「鴻海」舉行董事會,郭台銘深受特朗普商人參政成功的鼓舞,決定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也有媒體進行民意調查,得出郭台銘的民意支持度遠高於蔡英文,而且當選可能性也遠高於蔡英文的。值得注意的是,作出這些報導及民意調查的媒體,其政治立場都不是親國民黨的,反而是長期支持民進黨,包括被視為「民進黨機關報」的《自由時報》。由此可見,雖然《自由時報》有其支持蘇貞昌的特殊背景,但就連民進黨的支持者,都程度不同地並不認同蔡英文的管治方法,而且也都對政黨惡鬥有所厭倦,希望未來的管治者是「政治素人」,最好是有魄力,有能力,認清形勢,判斷精準,決策果斷的成功商人,不要拼政治,而是集中精力拼經濟,以帶領台灣走出目前的亂象,重新振興經濟,讓民眾過上好日子。
  但郭台銘的反應,卻是對向他求證的老友說:「老兄,不要害我了!」不過,這反被視為避免被「槍打出頭鳥」的防範手法。這確實是有其道理,但倘真的是要落場參選,就不能扭扭捏捏了,因為參選「總統」是要爭取吸引到最多的選票的,越遲表態吸票效應及能力就越弱。或許,是他還尚未準備好,還需徵求各「利害相關方」的意見,尤其是投放了巨量資金,擁有大量事業的大陸方面。否則,倘果然當選,在大陸的這些資產將如何處置?
  但以邏輯推理分析,相信北京倒是歡迎他參選,尤其是在國民黨不爭氣,在此後一段較長時間內都將無法實現再次政黨輪替的前景之下。而由於郭台銘的原籍在大陸,及因在大陸地區有龐大投資事業而與北京的關係互動良好,互信程度較高,而且郭台銘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反對「台獨」,相信他倘能當選,兩岸關係又將回到二零零八至二零一四年時的好年景,甚至是有所超越,吸取馬英九的教訓,實行「政經並舉」,創造有利條例推動兩岸政治對話。
  但洪秀柱根本就不理解「郭台銘現象」中的人們厭惡藍綠惡鬥的因素,說甚麼郭台銘如要參選「總統」,就歡迎他加入國民黨,並經過國民黨初選後獲得提名。
  其實,即使郭台銘已經是國民黨員,也不應由國民黨提名並代表國民黨參選。難道國民黨的招牌很「香」嗎?倘郭台銘是由國民黨提名參選的話,就將揹上了國民黨的「包袱」,所有優勢都將會失去。因此,郭台銘倘真的有參選的意願,就應是由個人參選,循「選民連署」方式參選。以郭台銘的實力和知名度,要拿下幾十萬名選民的連署,並不困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18 05:36: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