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是恨鐵不成鋼,還是其他私人恩怨?

  明日就是蔡英文登台半週年,蔡英文正在為如何在民調低宕之下進行慶祝而發愁之際,她的恩師兼「慈父」李登輝卻來「贈慶」,日前在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向蔡英文一連串開炮,有的用語還相當尖刻。李登輝不但質疑蔡英文「沒有決斷力與勇氣推動內政改革」,而且還批評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不知要做什麼」,兩岸「維持現況」的主張也背離民心,所以得不到支持。因此,他預測蔡英文的支持度還會繼續下探。而蔡英文和民進黨中央則相當克制,僅回應是「時代不同了」,亦即不能以二十年前的標準來要求現在的蔡英文。一向對蔡英文愛護有加,悉心提攜的李登輝,今次卻對蔡英文發那麼大的火,究竟是「恨鐵不成鋼」,還是有著其他的甚麼個人恩怨?真是令人霧煞煞。
  李登輝的確是蔡英文的恩師。當年蔡英文從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學成歸來,還是政治大學國貿系的教授時,適逢「GATT」理事會分別與海峽兩岸進行「入關」談判。李登輝即邀請蔡英文出任台灣當局「入關」談判小組的顧問,為其出謀獻策。蔡英文也確實不負李登輝的期望,充分運用其在倫敦政經學院學來的專業知識(她的博土論文就是有關全球化自由貿易的法律問題),幫助台灣代表團闖過道道難關,讓台灣地區順利獲得「入關」資格。據說,那個針對「GATT」理事會作出的決議—即使以「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名義的台灣地區的「入關」條件已經成熟,也必須等待中國的「入關」條件成熟才能「入關」,而且還需在中國之後「入關」—的「冷笑話」:學習成績優秀的學生,要等待學習成續不好的同學補考合格後,才能跟在差生的後面領取畢業證書,就是蔡英文的「傑作」,並成為台灣官員向所有訪問台灣的外賓介紹「台灣入關」情況的「標準說詞」。
   此後,李登輝益發重視蔡英文。當「九七」、「九九」日益臨近之際,台灣當局作出了「不放棄港澳」的決策,並將港澳地區定位為「有別於大陸地區的第三地」之後,就委托她率領一個專責小組,負責《港澳關係條例》法案的研擬工作。蔡英文曾先後三次率領這個小組到港澳地區調查研究,後兩次還攜帶了《港澳關係條例》法案的初稿第一稿或修改稿,徵求港澳人士的意見。應當說,此時的蔡英文,還是能夠正確認知以《國統綱領》及「國統會」《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的主軸的「一中各表」的,因而在《港澳關係條例》草案中,也能體現這個原則,而且在呈交給「行政院」的法案中,還參考《兩岸關係條例》首句「國家統一前」,列入了此句。但在「立法院」審議時,卻被民進黨黨團以《港澳關係條例》的位階是屬於「地方」層級,不像《兩岸關係條例》那樣是「國家」層級,沒有必要提及「國家統一」為由,將之刪掉了。
  一九九八年十月,在因李登輝訪問美國發表「台獨」言論而導致「停擺」三年多的海峽兩會,恢復接觸交流活動,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率團訪問北京。本來,時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的蔡英文,在海基會沒有任何職務,因而海基會呈報給李登輝的訪問團名單,並沒有她的名字,但李登輝卻將之加進去。顯然,李登輝是把她當作是這個代表團的「監軍」,是直接代表李登輝監察及幕後指導辜振甫的軸心人物。不過,正因為蔡英文並非海基會的人員,因而在整個訪問行程中,她都極為低調,不但是台灣的隨訪記者不將她當作是一回事,可能連大陸的接待單位以至是情報系統,也沒有注意到這個羞澀到「默不出聲」、躲在代表團成員後面的女生,竟然才是整個代表團的「靈魂」,而且在十多年後,成為兩岸分裂分治的其中一方的領袖!
  更令台灣記者和大陸官方以至是情報系統「走眼」的是,蔡英文隨團返台後,私下向李登輝反映的情況,與辜振甫的匯報完全不一樣:辜振甫是從促進兩岸關係發展的初心出發,正面評價此行及大陸方面提出的各種訴求;而蔡英文卻是敏銳地將江澤民會見辜振甫時,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訴求,與美國總統克林頓三個多月前訪問中國時,在上海發表的「對台三不政策」:「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加入任何必須以國家名義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聯繫起來,並向李登輝分析判斷,認為翌年十月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回訪台灣,在李登輝接見時,可能會向李登輝提出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訴求。為了應對汪道涵可能會提出的這個訴求,李登輝決定,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研擬回答汪道涵可能所提訴求的標準答案。李登輝委任蔡英文擔任組長,並為她配備了一批輔助人員,時任「國安會」副秘書長的林碧炤,就是其中一位,擔任該小組的顧問。這也是蔡英文在今年勝選後,將「老藍男」的林碧炤委任為「總統府秘書長」的淵源所在,因為當時還是蔡英文的直接頂頭上司的林碧炤,竟然「主僕易位」,無微不至地為蔡英文率領的小組提供服務。雖然他這樣做是奉行自己的「老闆」李登輝的命令,但也種下了他與蔡英文之間的深厚友情。這也是雖然一個多月前,蔡英文雖然「炒」掉他但卻仍然呵護住他的重要原因。
  蔡英文再次不負李登輝期待,整理好了一套簡稱為「特殊兩國論」的理論。本來,李登輝是打算在十月間接見汪道涵時,針對汪道涵提出「在一個中國前提下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訴求,實行「突然襲擊」拋出的。但可能是認為這個論述「太有才了」,就迫不及待,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在接受「德國之聲」總裁魏里希專訪時,提前「爆」了出來,從而驚爆了兩岸,更是震動了全球。大陸方面除了是抗議及批判之外,還決定停止汪道涵訪問台灣的計劃,而且海峽兩會的聯絡機制重新「停擺」。直到二零零八年五月馬英九上台後,兩會才恢復聯絡及談判。但到今年五月蔡英文上台,由於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海峽兩會的聯絡機制重新「停擺」。也就是說,海峽兩會的最近兩次「停擺」,都直接或間接與蔡英文有關。
  二零零零年三月陳水扁勝選後,李登輝主動向陳水扁推薦了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陳水扁在就職一周月時,於六月二十日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訪問團,明確表示扁政府願意接受台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於一九九二年達成的關於「一個中國」的共識。但在翌日,蔡英文卻以「陸委會」主委的身份發表「緊急澄清」新聞稿,明確表示兩岸從來沒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過共識,這等於是完全否定了陳水扁接受「九二共識」的可能性。蔡英文之所以敢於「以下犯上」,恐怕還是以她的身後有李登輝撐腰而有恃無恐。
  正因為蔡英文與李登輝的關係極為密切,因而才有「維基解密」爆料,說是楊甦棣曾經向美國國務院密報,蔡英文曾於一九九七至九八年間,先後兩次為李登輝「墮胎」的說法。這當然是無稽之談,但卻也折射了蔡英文與李登輝的關係非同一般。
  那麼,為何李登輝現在卻是這樣淒厲地批評蔡英文呢?估計,除了是出於「恨鐵不成鋼」的焦急心理之外,可能也與蔡英文近來「不鳥」李登輝有關。實際上,過去對李登輝為其站台助選無任歡迎,甚至兩人親熱地在台上抱成一團的情況,在今年初的「總統」大選中不再复見,蔡英文擔心將會嚇跑中間選民,拒絕李登輝為她助選,這讓李登輝老大不高興。今年九月二十四日,李登輝基金會舉行募款餐會,席開超過七十桌,頗為熱鬧。但蔡英文卻沒有出席。在連馬英九都有送花之下,「總統府」和民進黨中央連花都沒送,讓李登輝頗有感觸,因而指示基金會幹部,未來如有活動,不再邀請蔡英文。也就是在當晚的募款餐會後,李登輝因身體不適,沒有返家,直接到榮總住院,因而有人說是被蔡英文「氣病」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19 05:22: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