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上台半年面臨十面埋伏隱憂

  前日是蔡英文上台執政半周年。一向喜歡利用特定議題或焦點發布「權威民調」以凸顯其「權威」的藍綠民調機構,都在這個日子的前後發布民調她「算命」。結果當然是頗為不妙,那些民調結果無分政治或專業背景,甚至是民進黨的御用民調機構,都毫不客氣地直指蔡英文的民意不滿意度超過滿意度,亦即是蔡英文的民調已經陷入「死亡交叉點」。這是自從一九九六年實行民選「總統」之後,首位上台半年就民調陷於「死亡交叉點」的「總統」,連她在競選過程中,被她大肆批評而且確實是政績很糟糕的馬英九也遠不如。
  實際上,自一九九六年直選「總統」開始,歷任「總統」就職半週年時的民調情況,李登輝的高懸不墜自不待說,無論是得益於國民黨分裂參選,因而成為「少數總統」的陳水扁,還是得益於陳水扁在兩岸政策領域倒行逆施及家族貪腐導致天怒人怨而「時勢造英雄」的馬英九,在首次登台後的半週年都沒有遭遇這個慘況。至於陳水扁不久後的民調之所以下跌,只是單一事件而致,那就是陳水扁在「總統府」接見國民黨主席連戰,聲稱「續建核四」;但連戰前腳剛離開「總統府」,張俊雄院長即在「行政院」宣佈「停建核四」,激起在「總統」大選後雖然一直不服選舉結果,但也被迫承認並接受事實,不過卻是將不服心情強壓在心底的泛藍支持者,終於將此不服及不滿情緒爆發出來。而在此前,尚未有兩岸關係這個因素摻於其中,因為在更此前李登輝拋出「特殊兩國論」時,海峽兩會的聯絡機制就已經「停擺」,陳水扁才是真正的「維持現狀」——「維持」「停擺」的「現狀」,但由於他仍能堅持「四不一沒有」,尚未有後來的挑釁大陸事件,而大陸方面對他也只是停留於「聽其言,觀其行」的階段。
   蔡英文在上台前,最擔心的是兩岸關係,因而拋出了「維持現狀」的旆旗,但她的情況與陳水扁完全不同,因為在她的前面,是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不但是恢復了海峽兩會的聯絡機制,而且還進一步恢復了海峽兩會的談判,簽署了二十多項協議。因此,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要維持這個現狀是根本不可能的。不過,她也確實是認真地推行了「不對抗,不挑釁」的政策,沒有像陳水扁那樣推行各種刺激大陸以至美國的「台獨」措施,因而也沒有「授人以柄」地讓大陸抓到「辮子」。盡管大陸不斷施壓,要她承認「九二共識」,但也無法向她施以「暴力」式的壓力,也沒採取大陸某些涉台專家和台灣藍媒所警告的「雪崩式斷交潮」的高壓手段(其實,一直希望能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卻被蔡英文「截胡」的呂秀蓮,才是「雪崩式斷交潮」概念的首創者)。
   而蔡英文卻十分滿足及享受這種兩岸「冷和」的狀況,因而盡管目前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但她卻一副老神在在、好整以暇的樣子,認為只要兩岸關係不出亂子,也就無傷大雅,甚至反而可以凸顯她最希望達致的「即使沒有『九二共識』,日子還是過得可以」的效果,讓她得以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所為最大「合理化」和「正當化」。她只要能把台灣地區的內部事務處理好,在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最大競爭對手國民黨也已經一敗塗地的有利條件下,就可以安安穩穩過日子,在二零二零年時,就像二零一六年時那樣,「躺著選」也能順利爭取到連任。
  然而,近日從四面八方突然冒出的種種危機,卻讓蔡英文大吃一驚,原來自己正躺在火山口上,而不是在「安樂椅」上,倘這些危機因素繼續惡化下去,不但是民進黨能否實現長期執政是未知數,而且連她本人能否順利爭取連任,也將是危危乎。因此,原來信心滿滿的她,竟然在她上台執政半週年的前夕,說出了一句從來連想也未曾想過的話來:未必能安穩做完這一屆。這是在蔡英文推定各項政策被批評為「髮夾彎」之後,她自己的心理也突發了「髮夾彎」式的變化。為何會如此?因為她已經確切地感受到了威脅她成功爭取連任的危機。
  本來,按照西方政治學上政黨輪替的原理,蔡英文最應感受到對她爭取連任的威脅的,應是來自最主要的競爭國民黨。然而,現在的國民黨,根本上不構成對她威脅。洪秀柱太弱,且在意識形態上過於「原教旨主義」,不利於爭取中間選民,因而根本不可能領導本已十分孱弱的國民黨去挑戰她;有意奪走國民黨主席大權的吳敦義,雖然確實是在治島理政方面的裡手行家,但在選戰中就未必是一位好的選將,因為他的致命傷是政壇孤鳥,缺乏對各派系及各種利益勢力的協調和統籌能力。正因為如此,才有人抬出了郭台銘。這出來是出於本欄日前所分析的人們厭倦藍綠惡鬥的心理之外,也是對國民黨內缺乏戰將,無人可能在二零二零年挑起大樑的無奈心情下的產物。然而,郭台銘並非是「台灣特朗普」,首先特朗普反對自由貿易主義,而郭台銘卻是全球自由貿易的得益者。而經「太陽花學運」後,反對自由貿易思潮正在日益增長。
  如果連郭台銘也威脅不到蔡英文,那麼,這種讓蔡英文感到嚴重不安的威脅,就是來來自民進黨內部的了。——蔡英文既是「總統」,又是「國安會」主委,「國安會」屬下的情報網絡十分發達,「國安局」每日呈報「國安日報」,也必然包括泛綠陣營內各種政治勢力的動向,因而她對自己陣營內部的「不滿聲音」,應是知之甚詳的。
  實際上,現在在泛綠陣營內部對蔡英文最大的威脅,來自兩個方向。其一是「獨派」勢力,其二是受到「獨派」支持的賴清德。 在前一個方面,曾經在「總統」大選過程中,以「先選上再說」的心態,儘管對蔡英文的種種言行嚴重不滿,但為「勝選優先」這個大局考量,而沒有嗆聲作亂,只是希望蔡英文在當選並就任後,「有所表現」。但蔡英文似乎是低估了「獨派」的實力,沒有予以重視,或是為了凸顯「維持現狀」策略,而刻意忽略之。在此情況下,「獨派」終於忍不住了,這幾天就連連公開向蔡英文「發難」,包括必須特赦陳水扁和懲治馬英九,否則民調將繼續跌;也包括催促蔡英文辭去民進黨主席,讓最能落實民進黨「台獨黨綱」的黨員取而代之;更包括不滿「維持現狀」,計劃在下月推出「獨立公投」等等。這其中最後一項將是最致命的,因為它將觸犯《反分裂國家法》的底線,將令台海陷於戰爭。不過,來自「獨派」的威脅,其實都是屬於較虛的,只要蔡英文能夠繼續在「總統府資政」等榮譽職務上滿足到他們的虛榮感,他們就或會「收聲」了。
  而最是務實的因而也是要命的是,就是賴清德覬覦「總統」職位的意圖仍未死心,甚至因為蔡英文的施政無能,民調「雪崩式下跌」而更為旺盛。實際上,蔡英文在競選過程中的取勝特技之一,就是大打「心理戰」,喊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訴求。但現在國民黨「倒」了,台灣好了嗎?因此,在心理上一直有著「民進黨的宋楚瑜」心結——「我的能力比她強,為何是她不是我」的賴清德,再也坐不穩了。再加上有「獨派」勢力的鼓勵及支持,他也就躍躍欲試了。因此,當人們問他在台南市長任滿後,是否參選台北市長或新北市長時,他都不予回應。因為他的眼光,早已緊盯在「總統」大位上,正在集結黨內不滿蔡英文的力量,準備在黨內初選時,將蔡英文踢出局,由自己代表民進黨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獨派」大佬辜寬敏的呼籲蔡英文「做四年就好」,應該讓給賴清德,將成為蔡英文的夢魘。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22 05:04:49
返回